12月17日哥斯达黎加电:(龚梵 林莉 林娟)高潮了还继续啃花蒂

日期: 栏目:十大排行 浏览:66 评论:0

林莉当然要去问林娟,虽然她是不信,可也知道好的补习班和兴趣班,收费是不低的。

  因为她之前听林娟提过,本来是想让阳阳上另外一个补习班,可就是对方收费贵,也就只能无奈放弃。

  龚梵可不管那么多,对他而言,检查费啊还有啥月子中心,对了,还有尿不湿和奶粉,都让他晕了。

  每月存个四千还不够,等孩子上了幼儿园后,费用会更贵,指不定他忙活一个月赚的薪水,都不够这个孩子花的。

  虽然总归是要生个孩子,可如果这个孩子的开销,都要比他的收入高,龚梵不由得开始怂了。

  本来收入就不高,也不知道过几年,他是否可以升职,也不知道是否加薪水,可哪怕是加了薪水,难道他自己就不要用了?

  没有钱的日子,龚梵是一天都不想过,他爱的还是他自己。

  猛的他想起邹静曾经提过的一句话,“我记得你曾经提过,如果,如果我不掏钱,是不是孩子跟着你的姓就成。”

  邹静以为龚梵起码会努力下,不管是否有父爱,可没有几个男人会愿意让孩子跟着媳妇的姓。

  特别是龚梵也不是很爱她的前提下,不可能会这么做,结果没有想到刚和他提了下,养个孩子大概需要的钱后,就立马怂了。

  “对啊。”邹静嗯了一声,“签个协议就成。”

  “协议?”龚梵现在听到协议就头大,“怎么这个还要签协议啊。”

  “没有办法啊。”邹静也是很无奈,“这事不是你能决定的。”

  “而且你当初答应的事,还不是你父母都不知道。”

  “也多亏是现在当着我父母还有你父母的面,把生孩子这事提了出来,不然你.妈逼着我生孩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邹静是一脸的庆幸,而龚鑫对邹静那是一个不满,还有对龚梵的不满,真是一个废物。

  听到媳妇说养个孩子要这么多钱,都没有想着应该要努力一把,赚钱养孩子,反而是很干脆的说,孩子跟着邹静的姓。

  龚鑫都能想到一旦孩子生下来,跟着邹静的姓,到时候亲朋好友知道后,他们会如何想。

  特别是林家,这次出游,大小舅子他们两家知道邹静宁愿和娘家人出游,都不和龚梵出游,在私下已经是议论开了。

  多亏他们还不知道龚梵现在和邹静是分开住,不然指不定会引起多大轩然大波。

  可是等孩子出生后,跟邹静的姓,还是一通议论,想到这里,龚鑫的表情就耷拉下来,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林莉也是给龚梵的话给气的吐血,恨不得直接把不想为儿子花钱的龚梵给掐死。

  他们夫妻虽然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林莉相信,他们对龚梵那是真的做的够好,结果竟然养出这么一个没有担当的孩子。

  “这事还是再说,起码有两年多的时间。”林莉担心龚梵这个蠢货,又不知道说啥,忙不迭的表示这事过会再议。

  “对,是不急。”邹静怎么会急,反正她现在忙着赚钱,生孩子还是两年多之后的事。

  林莉就担心邹静会不停的追着龚梵签下这个协议,幸好没有追着。

  “反正在备孕前,总能达成一致。”

  “哪怕备孕时候没有达成一致,也不想掏钱,那也可以直接让孩子跟着我的姓。”邹静凉凉道。

  “也不要以为孩子上了户口,就不能改姓了,孩子的姓氏还是可以改的。”

  “至于等孩子大了,也能让她知道,她的父辈们是多么的无耻,又不想掏钱,又想孩子跟着他们的姓,那是各种的上下蹦哒。”

  不要以为孩子的户口上了后,就彻底的安稳了,对不起,那就是在做梦,孩子的姓氏还是可以改的。

  而且好好的,从孩子父亲的姓换成母亲的姓,这才会引起更大的轩然大波。

  知道林莉那个脑子未必会想通这点,可不是还有龚鑫在,他会想到的。

  龚鑫还真是想着,等孩子落了户口后,就不掏钱,看邹静是否舍得。

  “或者干脆点,直接把孩子留给龚家,我可以离婚再找个好的婆家。”

  “孩子反正姓龚,是龚家的子孙,她的父辈们舍不得花钱,反正以后出钱养孩子啊。”邹静凉凉道。

  龚鑫给邹静的这番话给说的那是一个心凉,这个丫头不大,怎么能堵住他全部的退路。

  林莉压根就不信邹静说的这番话,“小静,你不要这么说,女儿啊,一旦生了孩子,不能不为孩子考虑。”

  赌母爱吗?“她的父亲都不管孩子,只顾着自己,我还要各种上心吗?”

  “孩子又不跟我的姓,然后我要投入全部的精力,还有全部的金钱,我真的是傻了。”

  “妈,我相信你不信我的话,你可以试试。”邹静笑眯眯的看向林莉。

  林莉很想说你可以试试,可是这番话她不敢说,这个女人真的不能用常理去衡量。

  林莉本来想说,让夫妻考虑把钱合在一起用,不要再AA制,可是看邹静今天的样子,知道这话压根就不要提。

  林莉想起今天出来吃一顿饭,竟然吃了一肚子的气,恨不得直接起身走人。

  扫了眼一直都安静待在边上的邹钢夫妻,“亲家,你说这事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们可是新婚夫妻啊。”没有办法压制邹静,就准备搬出邹钢夫妻。

  “是新婚夫妻,不同家庭长大,总归有点磨合。”

  “我知道亲家母你对小静有很大的意见,可我觉得她说的话也对。”

  “小梵进入单位也三年了吧,还是一个小职员。”哼,难道就只有龚家对邹静不满,其实姜琪他们对龚梵也有很大的不满。

  林莉对龚梵工作几年还是一个小职员有很大的意见,可没有办法,当着邹钢夫妻的面,不能不给龚梵面子。

  “亲家母,你要知道公务员的升职不是那么容易的。”林莉没有办法高声,谁让龚梵的工作比以前更差。

  “我知道啊,可我也知道每年龚梵的工作评定分数都不高啊。”

  “打分不高,想要升职更加的有难度。”

  “而且,从你们进入包厢后,龚梵除了刚开始喊人,其余时候就低着头玩游戏。”

  “这个样子,如何当父亲,小静这么说,也是希望他能上进。”

  “家庭家庭,需要夫妻双方努力。”

  “如果一方压根就不努力,这段婚姻又能持续多久。”

  “我一直都觉得夫妻双方一起在进步,那是最好的,如果一方跑步前进,一方就待在原地不动,你觉得能般配吗?”

  “希望小梵能努力工作,不求他养家糊口,起码可以养他自己和出一半孩子的费用。”

  姜琪对龚梵是真的不看好,一个就知道玩游戏的小子,能有啥出息。

 文学

龚梵这些日子,可以说公事私事各种的不顺,虽然他没有说,可他心里没有感触,不生气吗?

  他也生气啊,他不懂了,明明他可是名校毕业生,为何会落到这么一个田地。

  他真的不懂,也不知道该找说吐槽,大学同学都知道邹静很优秀,拿着一份高薪,而他是公务员,虽然工资不高,可胜在稳定。

  很多同学都说他们夫妻是最佳工作搭配,如果让他们知道他现在的工作是这么的糟糕,邹静是各种嫌弃他,他不要混了。

  龚梵咬紧嘴唇,“不就是养孩子么,我会努力的。”

  “我一定可以的。”哼,邹静这个女人能做到的,没有道理他做不到。

  “你是否做到,用你的收入去证明吧。”邹静对龚梵说的会努力这话,她也就是听听。

  婚前龚梵都不知道保证多少次,说等他们结婚后,一定会很努力,会好好工作,争取升职加薪,会想办法去找兼职赚钱。

  这样的保证,不说有个十次,起码五次都有的,结果他做到了吗?

  邹静笑笑,如果龚梵是真的可以做到这点,那也是好的,毕竟有个有出息的爸爸,总比整天混日子的爸爸强多了。

  邹静看着刚才出去的邹哲进入包厢,“结账多少钱。”

  邹哲报了一个数字,邹静哦了一声,拍了一个图片发到家族群,“发票在群里,然后你们付三个人的钱。”

  “发票给爸爸。”邹静把发票递给龚鑫,示意就是这么多钱。

  按照他们原来的计划,这顿饭是他们请客,结果今天的一番话,可是把龚家上下给气的半死,压根就不想请邹家人吃饭。

  林莉一看吃了一顿饭,人均花了三百,直接转了九百给邹静。

  “饭吃了,我们出去玩几天,今天刚到家,家里还乱糟糟的。”林莉给了钱后,直接撤退走人,再不走,真的是气的吐血。

  当然走之前不忘把剩菜打包打走,换成以前,她还会谦虚的问下是否要分分。

  邹静对剩菜没有好感,“走吧,去超市采购点东西,家里啥都没有。”

  本来冰箱里就没有啥东西,可为了出游,彻底的把吃的喝的都耗光了。

  邹静到了超市后,买了不少东西,邹哲看着这多东西,都惊呆了,“姐,你要买这么多东西?”

  “对啊,不然冰箱里都是空的。”

  “虽然我是可以在单位吃喝,可是也不能太空,万一我想吃点东西,也不至于打开冰箱空荡荡的。”

  “而且我不喜欢打开冰箱,看到是一个空荡荡的冰箱,我会觉得不是滋味。”

  邹静买了一些速冻东西,“公司没有夜宵提供。”

  “有时候晚上到家,我肚子饿,还要在小区门口买吃的,要么就是喊外卖。”

  “大半夜的喊外面不合适。”以前公司有夜宵,可是不知道为何,现在公司的餐饮从早上八点提供到晚上八点,也就是不能和以前一样,吃顿夜宵回去。

  晚饭吃饱,忙了半天,回到家里半夜的话,肚子早就饿了,虽然半夜吃东西会容易发胖,可是总比肚子咕咕叫来的强。

  “这样啊,不要光买馄饨,买点馄饨,还有披萨啥的,这样进入烤箱一转就成。”姜琪知道邹静不差这么几个钱,帮她选了不少款式的速冻食品。

  “还有馒头也是,对了,汤圆也不错。”

  没有一会功夫,他们推的推车都已经是放满了,邹静顺道还买了点零食,四人打车回家。

  到了家里,把冰箱全部都塞满,看着慢慢的冰箱,邹静看着就觉得舒服,“心情真的是太好了。”

  “明天我要好好的休息下,然后后天上班。”邹静打了一个哈欠,准备回房休息。

  “我和你.妈明天要也要回去了。”离家有半个月了,也不知道家里有多少灰尘了。

  “请人打扫吧。”邹静知道邹钢夫妻回去后,指不定会自己动手打扫卫生。

  邹钢这次出去,也想通了很多,“成。”虽然请人打扫是要花钱,可他们又不是不能赚钱。

  邹静以为要好好劝劝邹钢,没有想到他竟然会一口同意。

  “这些日子,我想通了很多,能用小钱解决的事,没有必要太辛苦。”邹钢看向姜琪。

  “媳妇,以后我们也请人每周两次打扫卫生,你看如何。”平时姜琪又要上班,要上辅导课,要备课,哪怕家里只有他们两人,可是该做的卫生还是要的。

  姜琪都给邹钢这么大方的举动给镇住了,真的是太大方有没有。

  姜琪真的担心邹钢也就是在这里说,等到家后,就会反悔,“你没有哄我开心?”

  “你这话说的,我答应你的事,我啥时候没有做到。”邹钢气呼呼道。

  “咱家孩子有出息,咱也没有必要各种扣扣索索的。”虽然邹哲出国留学的费用是一笔不小的钱,可邹钢相信,依着他们的能力,想要赚到这么一笔钱,那也就是时间的问题。

  “对。”姜琪认同这点,“家里你的那些旧衣服,我看也没有必要留着了。”

  姜琪早就对邹钢的那些衣服看不顺眼,每次提出要扔了,结果他来句没有必要扔,真是不懂,这都啥年代了,谁还穿补过的衣服。

  邹静不住点头,“对,爸,我妈说的话很对,那些衣服,你都扔了吧。”

  “改明等季节打折的时候,我给你买点品牌的衣服。”邹静之前给邹钢买的衣服,他都舍不得穿,说要在隆重的场合穿。

  明明也不是啥多好的衣服,愣是让邹钢当成高定的衣服。

  “不用不用。”对于邹静说不贵的衣服,邹钢那是压根就不信。

  “反正我买了,你穿不穿你的事。”原主听到邹钢说不要,就不会买衣服,可换了一个芯子的邹静,可不会管这么多,反正衣服买的多了,就不信邹钢不穿衣服。

  “对,爸,你就不要和我姐客气。”邹哲知道邹静说买就是真的买。

  也知道邹静是真的不差钱,邹静用他名义买的基金,真的是赚了不少钱。

  “你如果觉得不好意思,那就等我大外甥出生后,你到时候给他包个大红包。”邹哲知道邹钢他们赚了钱后,一定不会对邹静小气。

  “那是必须的。”邹钢还真的不会对邹静小气,“你也要努力赚钱,你姐对你这么好,等你当了舅舅,也要给外甥一个大红包。”

  “那是必须的,我承包孩子的读书费用。”邹哲对自己的赚钱能力那是一个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