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12月17日苏里南最新消息:(李晓萱 褚一诺)李老汉又粗又下面

日期: 栏目:十大排行 浏览:74 评论:0

苍莽的森林之中,巨树参天,阳光透过浓密的枝叶落下斑驳的日光,森林里依旧显得阴森森的,只是偶尔枯树、落叶之间点缀的小东西,惹人怜爱的很。

  “咔咔……”腐败的枯叶厚厚的,踩在上面发出意味难明的声音。

  一头秀发随意的绑了一个马尾飘扬在身后,少女背上背着一个大背篓,腰上还挂着箭矢,手里还提着一个弓箭,她这幅模样,也不知道要做什么。

  少女目光凌厉,眯着眼睛望向远处,从背后箭喽里取出利箭,“嗖”的一声破空声响起,远处一声闷哼,少女随即躲在巨树之后。

  森林里阴森可怖的,许久之后才有嘶嘶的声音,那是爬行动物经过的动静。

  少女沉沉的吐了口气,突然轻笑一声道:“还不出来呀!”声音清脆,可是那张俊俏的不似凡间的脸蛋上,依旧心有余悸。

  一颗巨树后面,缩成一团的少年满身狼狈,眸子里却亮晶晶的,仿佛带着光。

  “本想逗逗你的,到底是技不如人!”手中提着一根箭矢,少年想到刚刚若不是躲得快,这一根箭矢就要给自己来一个透心凉,也是吓得不起。

  李晓萱看着眼前这个一走又是小半年的人,当即没好气道:“让你胡乱跟踪人,怎么没射中你啊!”恶狠狠的抢了他手里的箭矢,却下意识的打量他。见少年虽然衣裳狼狈,却是精神不错,就松了口气。“你且等着吧,先生说了,等你回来要扒了裤子揍,还要让小五在旁边观刑。”

  嘴上凶巴巴的,小姑娘的脸上却是隐藏不住的笑意,见到他平安归来,这些年似乎早就习惯了。

  褚一诺看着面前窈窕的少女,恨不得拥她入怀。六年了,一晃才六年过去,也太不容易了,当年那个头发黄黄的小丫头,如今终于长成大姑娘了。

  只是,十三岁的大姑娘,还是有点儿小啊。

  艾玛,要什么时候才能把媳妇娶进家门呢。

  褚一诺突然上前,从侧面一把抱住了心心念着的人儿,“我想你了!”他直言不讳的,死死的抱紧挣扎的小姑娘,“这一次出去遇到了一些风险.......”果然,他这样一说,怀里的姑娘就不再挣扎了。

  褚一诺挑挑眉。

  果然啊,过了这么多年,当初那个小丫头最在意的是自己的身体,如今长成大姑娘了,还不是最心疼自己吗。

  这样一想,他就觉得这么年的等候都是值得的。

  李晓萱不由自主的紧张,这些年哪怕褚一诺不说,她也猜到了,这小子肯定是在为朝廷中某个大势力在做事儿。每一次长久的外出回来几乎都是弄得一身伤,惹得她是又气又心疼的,她不好动手,可是后来褚元白再收拾儿子,她也就不管了。

  这小子,她算是看出来了,也就褚元白那些让人羞愧的家法能让他安生几天。

  本以为又会听到一个惊心动魄,结果等了半天,反而是这人轻微的鼾声,李晓萱动了动,褚一诺都没有醒来,只是下意识的抱紧了她。

  待在她的身边,褚一诺仿佛卸掉了所有的防备,只是当初那个山野间冲她莞尔一笑的邻家少年。

  轻轻戳了戳褚一诺的眉眼,嗯,不得不承认,这美人儿就是美人儿,六年过去了,褚一诺这模样好像愈发的标致了。

  哎呀,好想咬一口怎么破?

  不过看了看褚一诺那张脏兮兮的小脸,李晓萱还真有点儿下不去嘴了。

  暗暗叹了口气,卸掉身上的大背篓随意扔在大树上,果然就卡在了树枝上。李晓萱的小手轻轻一送,昏睡的小少年就稳稳的、轻轻的落在了她的后背上。

  还挺沉的!

  李晓萱稳了稳步伐,背着小少年一步一步的往家走。

  少女不知道的是,后背上的少年此时闭着眼睛却勾起了唇角,那紧闭的眼角仿佛都透着一股子得意。就是故意不洗澡,就是故意这幅狼狈的模样,就是.......自家媳妇,自己什么狼狈的模样她没见过啊,自己就是要这幅最真实的样子让她看。

  嘿嘿,自家媳妇这都不嫌弃自己,想来当年那个懵懂的小丫头,如今总算是该明白自己的心意了吧?

  褚一诺下意识的勾着双手环住少女的脖子。

  什么外面威风凛凛的暗卫首领啊,如今他只是一个想要抱着自家媳妇一生一世的小少年罢了。

  少年看不到的角落里,此时少女也露出宠溺的笑容。

  一天天的,就知道玩心眼,当谁不知道他是装的似的。

  不过很快,少年的呼吸均匀了,李晓萱也松了口气。每次都是这样,累的死狗一样回来,都不如他们家崽崽的日子过得潇洒。

  这小子啊,也不知道在外面整日里忙活些什么。

  渐渐地走出山林,红霞满天,仿佛在迎客。

  李晓萱歪头看着背上安静的少年,恬淡而美好。

  吸了吸鼻子,嗯嗯,就是这味道不大好闻就对了。

  不过美人儿就是美人儿,哪怕这味道不好闻,可依旧是赏心悦目的。

  李晓萱轻轻的把褚一诺放到一块干燥的草地上,小少年下意识的去抓什么,李晓萱就把小手伸了过去,果然,那小子瞬间就睡得安稳了,还把她那只手抱在了胸口。

  又要忍不住心疼这小子了。

  自从当年把他从山林里捡出来,外人只看到他运筹帷幄的一面,只有李晓萱知道,褚一诺其实是个特别没有安全感的人,睡着的时候容易惊醒,身边有人如果不是信得过的人,也睡不踏实。

  轻轻摸了摸他的眉毛,果然眼睛下面一片乌青,也不知道这小半年他是怎么过来的。

  “睡吧,我就在这呢。”少女轻轻的开口,清脆的声音仿佛一剂良药,抚平了少年心底深深埋藏起来的那些不安和痛苦。

  褚一诺只觉得这一觉睡得特别踏实,小少年嘴边挂着笑意,梦里的少女一系大红的嫁衣,正含情脉脉的坐在炕边看着他。

  要入洞房啦!

  小少年猛地吸了口气,就准备来一个饿虎扑食。

  终于能够拱到这颗小白菜啦!

  耳边仿佛有其他女人的声音,褚一诺嫌弃的拨弄着耳朵。

  李晓萱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就听到小堂妹李倩楠气鼓鼓道:“晓萱你还在这里陪着他,你不知道,他带回来一个女人,如今村里都传开了!”

  褚一诺只觉得身在云端一般,睡得踏实,突然身体像是被一阵风吹了起来,他下意识的去抓住那让他安稳的所在,下一刻猛地睁大眼睛。

  砰!

  头顶一个恼怒的声音。

  “褚一诺,我要退亲!”这个混账东西,竟然敢带着其他女人回家,他还想三妻四妾不成?

 文学

褚家的院门口围着不少人,院墙上更是有那淘气的小子爬了上去,众人也不大声儿说话,只是在看到院子里那美丽的姑娘的时候,说话下意识的都是细声细气的。

  好家伙,褚先生的儿子竟然真的带了一个女人回来。

  众人忍不住面面相觑。

  褚一诺与李晓萱定亲的事儿,这几年在某个“不安好心”的少年的刻意渲染之下,大柳树屯就没有人不知道的。眼瞅着俩孩子一天天的年纪大了,大家伙还想着用不了两年这俩孩子就成亲了,结果褚一诺这次出门回来竟然带了一个少女回来,还是看起来模样这样标志的,难免不让人多想。

  隔壁李家的院子里,如今已经长成少年模样的李晓枫冷着一张脸,眉宇间带着煞气,说出的话更是让人心底发寒。

  “我看褚一诺这小子出去两天是飘起来了,他若是嫌这日子过得太舒坦,那我就打断他的双腿。”他瞥了一眼身边欲言又止的弟弟,“我知道你在意褚先生,可褚一诺要是敢伤了小妹,我就不光光是打断他的双腿这么简单了。”

  已经十岁的小五如今也长高了,都快赶上小哥李晓枫了。听到这话,小家伙顿时急了。

  “小哥你说啥呢,我咋能是那种人呢,要是一诺哥哥伤害了我姐,不用小哥动手,我就亲自收拾他。”别看他年纪不大,可说出这话的时候却也是气势十足。才十岁就已经明劲巅峰的小正太,有这样的资本。

  李晓枫的表情这才缓和了几分。

  “我就怕你跟褚一诺那小子走的太近了,分不清里外了。”这几年的时间,弟弟经常跟在褚先生身边,有时候李晓枫都觉得,褚一诺是褚先生的长子,而自家弟弟,反而是褚元白最贴心的小儿子。这小子有时候与褚一诺亲近的,让他这个当哥哥都吃醋。

  “小哥你这话说的,我是那种人吗?”小五从小就聪明,如今更是机智的要命,谁不知道自家姐姐那是小哥哥的眼珠子,别说褚一诺敢带女人回来了,就算是俩人拌嘴,小哥哥都是一副随时要打上门的架势。好家伙,这会儿要是站队错了,只怕小哥哥要把他逐出李家了。

  毕竟如今大哥和大姐不在家,他可不敢招惹自家小哥哥。

  “到了啥时候,我肯定都站在我姐这头。”若说小五拿褚元白当成父辈一般敬重,那对于李晓萱这个姐姐,小五某种程度上就像是有了母亲一般,若说亲近,那肯定是自家姐姐更亲近。

  “我就瞅着吧,那个女人也没有我姐好看,我刚才还偷偷问了一句,她都十九岁了,一诺哥哥才多大啊,不会真的娶她的。”小五也怕褚一诺真的娶了那女人伤了姐姐的心,可是小家伙也是理智的。“一诺哥哥平日里对我姐咋样,小哥你也是知道的,我总觉得不会。”小五从小就在俩人身边,是亲眼看着俩人一路走过来的,不提每次褚一诺都把自家姐姐放在心上宠着,只说这些年的几次危险,哪次不是一诺哥哥自己拼着受伤也要保护姐姐的,他觉得不至于。

  李晓枫其实心里也明白这些,只是褚一诺出去一趟,然后就带了个漂亮的女人回来,总让小少年心里不舒服。

  “他最好不要犯浑,不然我妹妹又不是嫁不出去,可不会上赶着嫁给他。”李晓枫冷笑,“旁人三妻四妾啥的我不管,可是他褚一诺,既然想娶我妹妹,要是敢朝三暮四的,我就剁了他!”

  小五嘴角抽了抽,都为褚一诺捏了一把汗。哪怕明知道褚一诺不会这样,他也是忧心忡忡的。“反正我姐早就说过,不会跟别的女人抢男人,我想一诺哥哥不会犯这种错误的。”他们家人都知道李晓萱的坚持,褚一诺自然也是知道的。

  李晓枫就哼了一声,“谁知道呢,那小子这些年神神秘秘的,考中了秀才也不继续考取功名,反而整日里往外跑,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他干啥我也不管,也不想管,反正他别欺负我妹妹就行。”想到隔壁院子里那个女人,他就一肚子的气。

  “扔下人一声不吭就走,你瞅瞅这院子外面的人,不知道的以为咱们两家咋地了呢。”想想就生气。

  李晓枫是被气的不行,倒是小五,有些冷静。

  “我总觉得这个女人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会不会是一诺哥哥的亲戚?”小家伙蹙眉,想着刚刚见到的那女人,总觉得似曾相识的。

  “褚一诺啥来路别人不清楚,你我还不清楚吗,他能有个屁的亲戚!”李晓枫这会儿都开始飙脏话了,明显心气不顺。

  小五托着腮帮子坐在炕边,小家伙有些婴儿肥,脸蛋肉嘟嘟的。

  “我就是没想起来,不过我肯定是见过这样的人的。”小五的记忆力向来好,学什么都快,可是这会儿就是想不起来。

  而此时一墙之隔的褚家院子里,的确站在一个漂亮的姑娘,也不怪他们兄弟意难平。

  白白净净的一张脸,少女聘聘婷婷的站在那,一身纯棉绣着碎花的长裙将她玲珑的曲线勾勒的愈发有致,那皮肤更是跟剥了壳的鸡蛋清似的,白白嫩嫩的仿佛透着光,少女五官清秀,模样虽然没有多惊艳,可那副恬淡的模样,硬是让人升不起丝毫暴虐的情绪来。

  白淑婉安安静静的站在院子里,迎接着各种目光的审视,她随身只有一个小包裹,显然行李不多。身上更是没有过多的首饰装扮,只在头上戴了一根木头的发簪,手腕上是一只同样材质的木头做成的镯子。

  “好家伙,那姑娘长得可真俊啊,咱们屯子里可少有这样好看的姑娘,我瞅着也就比李家大姐稍微差那么一点点。”

  “艾玛,那大姑娘的手都白嫩嫩的,我刚才假装走错了院子,进去看了一眼,那皮肤白的呦。一看就不是咱们干活的人,咱们屯子里,也就晓萱他们姐俩跟这人有的一比。”

  “胡说,可心那小丫头也好看,我瞧着不比她差。”

  “哎呀,可心那丫头才多大啊,你是没看到啊,院子里那姑娘胸脯鼓鼓囊囊的,屁股也大,肯定是能生儿子的料!”

  ........

  周围的议论一下子涌入耳朵,刚刚赶回来的李晓萱面色平静,心里却燃起了一团火。

  好你个褚一诺,还喜欢胸大屁股翘的了!

  咋地,嫌弃本姑娘发育慢呗!

  呵呵.......褚一诺,你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