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珠被舌头轻轻挑开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视频

日期: 栏目:十大排行 浏览:54 评论:0

乔玉芬也没多想,让孙女立刻现场吹奏古笛,可能确实会很紧张。


  到时候要真发挥失常,在谭老先生面前丢了脸,她更抬不起头来。


  想罢,冲着夏有容点头示意,让她播放录音。


  夏有容抿抿唇,也有些孤注一掷的意思。


  她在手机里翻了翻,找到语音备忘录,里面只有一条录音存稿,还是今年年初,学校开学礼结束后,她录的……


  乔玉芬见她准备好,就把手机听筒朝她伸了伸,许青帮着按了免提键。


  夏有容点击播放,一段音色丝滑柔顺,却又暗藏锋芒的笛音瞬间倾泻而出。


  动静相宜、激昂与沉敛交相辉映。


  颇有武侠经典配乐的即视感!


  许青之前还真没听女儿吹过这个旋律,也不知女儿是什么时候录的,但她不在乎这些,她只在乎,谭老先生听完后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隔着手机,谭老并不知这是录音,还以为真是夏有容现场演奏的。


  更何况,那古笛演奏的旋律,他从前未曾听过。


  说实话,他一开始只是想给乔老太太一个面子,纵使乔老太太将孙女说得天花乱坠,他也并没有信上几分。


  京都就这么大,古笛圈内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若真是出了那样有天资的晚辈,他不可能一点也没听说过。


  所以,他在提议之时就打算好了,听完之后,他可以给一些中肯的意见,然后以技术不达标为由,拒绝为她破例安排补考。


  但……这仅仅是他一开始的想法!


  听完电话里传来的那段笛音,他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虽然不成曲调,只是一段简单的旋律,但技巧之纯熟,一目了然。


  他手下得意弟子也有几名,但从未有人能将古笛驾驭得如此行云流水,他甚至觉得,这位学生的潜能、是有可能在他之上的……


  录音结束,夏有容及时收回手机,对着电话那头无缝连接道:“不好意思谭老先生,因为今天刚高考完,我气口还有些紧,可能表现的不是特别好……”


  “好”字不等她说完,谭老激动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哎呀,这还不好?你奶奶刚刚对你的评价真是一点儿也没夸张……”


  谭老确实极有原则、又不好相处,平时徒弟们见到他,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个。


  但同时,谭老又是极惜才、爱才之人,若真让他遇到心仪的学生,那么前面那些所谓的原则、通通可以抛到脑后!


  因为电话开了免提,谭老的声音其他人都能听到。


  许青上前一步,顺着谭老的话问:“谭老先生,既然您对小女的笛艺满意,那是不是就可以……”


  她话里是能听出明显期待的。


  谭老也并没有让她失望,不绕弯子,很痛快的就应了下来:“三天后,约在郊区、我的古笛工作室,我会把协会重要评委都一同约来,也不需要紧张,那天就按照刚刚这种水平发挥,8级证书是没问题的。”


  正常就算安排补考,也得慢慢安排,等所有评委都有时间才行,可谭老,实在是迫不及待地想早点见到这位明日的古笛新星!


  压根连问都没问其他评委,直接就把时间约了下来。


  他话说的相当敞亮,乔玉芬和许青对看一眼,均是高兴的合不拢嘴。


  三天后就能考试,这下20分的高考加成,绝对没问题了!


  谭老在挂电话前,还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乔老太太,那天最好有家长陪她一起来,等考试结束,谭某想跟你们说点别的事……”


  许青颇为震惊的看了眼乔玉芬,表情里的惊喜是不言而喻。


  谭老先生这意思……不会是想收她们小容当徒弟吧?!


  若非如此,他不会让家长也陪着去的,还说的如此郑重。


  电话还未挂断,许青不敢发出声音,只张着嘴、很夸张地对乔玉芬做着欣喜若狂的表情。


  谭老先生愿意帮小容安排补考,她们就已经觉得相当不容易了,她们怎么也没想到,只听了短短这么一小段演奏录音,竟然萌生了想收小容为徒弟的想法!


  京都古笛圈里,无人不知谭老先生收徒标准有多么严格。


  大佬们不管是一掷千金、还是三顾茅庐,均无法动摇他半分!


  这可真是因祸得福,未来不可限量啊!


  乔玉芬连忙答应,挂了电话,容光焕发地看向夏有容:“这几天你准备一下,三天后,奶奶和你妈亲自带你去谭老的工作室!”


  最近孙女的表现连连翻车,乔玉芬已经好久没在孙女身上找到这种自豪感了。


  特别之前打电话的时候,谭老先生那骄傲的态度,都快从手机里溢出来,她肯定是不满的,但碍于有求于人,又不敢表现出来。


  这下可好,那么骄傲的谭老先生,在听完孙女的演奏录音后,态度竟直接180度大转变,不但主动为她安排补考,甚至还想收她为徒。


  这就是传说中的反转大戏?苏爽打脸?


  许青和乔玉芬都高兴极了,唯有夏有容,笑的有些很表面。


  她用当时夏夜演奏的那段录音糊弄谭老先生,竟然能让谭老先生如此满意!!!


  没错,这段录音根本不是她的,而是夏夜的!


  那天开学礼结束后,她跟夏夜和唐天骄在教学楼前碰上,夏夜“啪啪啪”指出她古笛演奏时的几条缺点,她不服气,就激夏夜现场吹一个给她听听。


  这段录音就是那时候录的,她本来想录下来以后,放在学校贴吧里公之于众,让同学们都笑话她。


  结果后来,夏夜吹的竟是出奇意料的好,夏有容便没有公布录音,她一直放在手机里,没想到今天竟然用上了。


 文学

  她觉得自己最近疏于练习,现场演奏怕出纰漏,所以才临时想到这个方法,可谭老先生对夏夜笛艺的赞许,也有点太夸张了吧?!


  夏有容捏了捏手机,得到了这次宝贵的补考机会,但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接下来的三天,夏有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日没夜的练习,就怕补考的时候,谭老先生听出来,那段录音并不是她吹的。


  除了练习自己平时最擅长的那几个曲子,她甚至还尝试吹了几遍夏夜录音里的旋律。


  然后她发现……听着很简单的几段旋律,却十分难吹!


  音阶变化极为复杂,她吹的手忙脚乱,几次尝试失败,最后只好放弃。


  这个虽然吹不来,但她平时最拿手的那几首曲子,却是练得极有信心。


  到时让谭老先生听听,什么才是真正的古笛!


  补考当天。


  乔玉芬和许青,各自打扮了一番,穿的光鲜亮丽,坐在车子后排,将夏有容众星捧月般的夹在中间,由司机带着,浩浩荡荡的往郊区去了。


  高速收费站,这边司机正排队等着通行,夏有容高昂着脖颈,心情不错地看向窗外风景。


  忽然,她看到隔壁那条通道,有辆略显眼熟的车子飞驰而过。


  她抻着脖子,跟着车子行驶的方向往前看。


  但那车子还是很快就开走不见了。


  许青见她这样,奇怪问道:“看什么呢这么专心?”


  夏有容愣了愣,随即微笑回答:“没什么妈妈,应该是我看错了。”


  那辆车子,怎么看着有点像江叔叔的……


  其实她一点都没看错,刚刚开过去的车子,就是江玄的。


  如果她再仔细一点就能看到,副驾驶上坐着的,还是她今天最怕见到的人——夏夜!


  江玄在郊区有个私人酒庄,知道的人不多。


  今天,他便是带夏夜来他酒庄玩的。


  夏夜其实是个不怎么喜欢坐车长途跋涉的人。


  当你会用法术瞬移后,谁还会有耐心坐几个小时的车去什么地方吗?


  不过还好,今天他们要去的是酒庄,这种好地方,还是值得她折腾一番的。


  夏夜昨晚熬夜了,这会儿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打开江玄给她准备的、路上吃的小便当。


  放假了,现在时间十分自由,夏夜这三天待在家里,一直是按照狐狸昼伏夜出的作息。


  昨天她几乎一晚上没睡,把答应三哥、嫁接新品种花卉的任务完成了。


  过两天,等嫁接好的新牙长实,就可以让三哥带回边境了。


  看着眼前的便当,夏夜觉得江叔叔做事还挺讲究的,特别对于落难于人间的耳山老乡。


  不仅喂吃喂喝、还喂灵气,甚至还愿意当她人间的道友。


  可能是觉得以前罚自己罚的太多,良心受到谴责,进化了。


  打开便单盒,右边是浇了汁儿的白米饭,左边是两排整整齐齐的小鸡腿,旁边用绿菜点缀上,又香又精致。


  夏夜歪头看他:“这不是godear做的,你在哪儿买的?不会是……你亲手做的吧???”


  可就道友那力气,不得折断好几个铁铲子?


  江玄弯唇笑了笑:“是李妈给你做的。”


  夏夜眼神里露出挺惊喜的神色:“那我可得好好尝尝。”


  每只小鸡腿手握的地方都包上了很精致的金箔纸,很方便拿取。


  现在两个人互相已经表明身份,江玄说话便也没什么顾忌,手扶着方向盘,直截了当的问:“记不记得是谁绑架你的?或者,哪怕有一些蛛丝马迹?”


  夏夜没想到他会突然问到这件事,就故意逗他:“这不是你故意给我安排的、让我历的劫?”


  江玄淡淡睨她一眼:“跟你说认真的。”


  夏夜耸了耸肩,将软嫩脱骨的小鸡腿送到嘴边,只轻轻一撸,肉肉便系数进她口中,汁水充盈,美味极了。


  关于被绑架的那段日子,她脑子里依然只有那几个很零碎的片段:“戴了黑色面罩,还用了变声器,似乎还有……”


  江玄问她:“还有什么?”


  夏夜实在是想不清楚,只有个极模糊的印象:“好像……还有轮子在地上滚动的声音……”


  轮子在地上滚动的声音?


  这确实让人一时间没什么思路。


  江玄目视前方,脑海里静静思索着,不知过了多久,才又问道:“是哪种轮子?木质还是金属?”


  可他后面的问题均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偏过头看过去,见那小女孩竟然睡着了。


  江玄顿了顿,不觉失笑。


  车子平稳的开着,大约又过了半小时的车程,远处渐渐能看见一座占地面积不小的酒庄。


  江玄没直接开进去,而是先把车子停在路边,观赏了一会儿那小女孩的睡姿。


  她头斜斜的靠在椅背靠窗的那边,眼眸阖着,呼吸声细腻而均匀,睡的很安静,睡相也很好。


  除了嘴角处、因为吃了小鸡腿而留下的一点点亮亮的油星。


  以前她就是这样,白天的时候总是没什么精神,一到晚上,一双媚眼亮晶晶的。


  小皮狐的天性是刻在骨子里的。


  前段时间是被上学约束住了,这会儿该是要彻底放飞自我的时候。


  江玄视线落向她纤细的指尖,见她指尖竟还很倔强地捏了只小鸡腿。


  他看着她这可可爱爱的小模样,不由得唇角上扬一抹弧度。


  握起夏夜捏着鸡腿的手,用她的手,将那只鸡腿……送到了自己嘴里。


  夏夜梦里如果知道自己竟然做出、亲手把最喜欢的鸡腿放到别人嘴里的行为,一定会气得掀桌子!


  江玄嚼了嚼,略一点头。


  还真是挺香的……


  他又让她睡了十几分钟,见时间差不多了,才温声叫她起来。


  一进酒庄,夏夜就能闻到葡萄的浓香和酒的芬芳。


  特别现在还是夏日,香气经过空气的发酵,就更加浓郁了。


  往里走,能看到很多穿着制服的工人在忙碌着,见江玄进来,纷纷停下手中的活,恭恭敬敬地道一句:“江总好。”


  他们都注意到了跟江总并肩进来的女孩。


  但谁也不敢多看一眼,更不敢问这女孩是谁。


  总之他们江总带来的人,那都是他们惹不起的爸爸!


  夏夜认真参观着酒庄,时不时还会跟江玄问上两句,颇有点要偷学他技术,回头自己再建一个酒庄的意思。


  能同时乘下几十个人的巨大箩筐里,密密麻麻全是刚洗完的葡萄粒,都是今早从f国运来的。


  那些葡萄粒在夏日的阳光下,璀璨如宝石一般。


  再往里走,是一间很大的酒窖。


  墙上挂着自动化的机器,严格控制着酒窖内的温度、湿度、以及其他很多专业数据。


  里面一排排摞在一起的木酒桶。


  酒桶光看材质也不一般,标签上还记载着年份、用料等等。


  夏夜舔了舔唇角,挨个酒桶上的标签看了看,本以为会看到很多“82年的拉菲”,可结果比她想象的还要令人欣喜。


  这些酒的年份,甚至超过了一个世纪!


  其实大部分的葡萄酒2~10年左右就会过期,只有少部分极优质的葡萄酒才具有陈年能力。


  而能保存至一个世纪都不变质的葡萄酒,那更是极品中的极品。


  夏夜终于知道,那天在江叔叔家喝到的酒,为什么这么甘甜了。


  她老爸夏禹政也算是爱酒之人,这样极品的酒,能得到一瓶他就会高兴的跟什么似的,可江玄这……有整整一酒窖!


  难怪那天,佣人跟他确认是不是真的要打开另一瓶酒时,他表现得毫不在意。


  活得久就这点好,这间酒窖,是江玄隔三差五来人间时打理的。


  工作人员和酒窖的负责人,他每隔十年就会固定换一波新的。


  倒不是他们干的不好,只是如果他不换新的,这帮人就会发现,这间酒庄的所有人过了100多年,竟然都没有变老……


  虽然麻烦了些,但好在这些年代悠长的酒都存了下来。


  江玄垂眸,看了看站在自己身旁的女孩。


  嗯,暂时应该是够她喝了。


  酒庄负责人听说江总来了,赶紧从办公室过来。


  这会儿已经满脸谄媚地跟在一旁,陪了半天笑。


  负责人叫老丁,人是不坏的,工作也挺认真,就是爱拍马屁,对自己的衣食父母过于热情。


  他弯身站在一旁,都打量江总半天了,就想起个话头跟江总拉拢感情,可无奈于江总实在太不好相处,感觉对什么都很不感兴趣的样子。


  非常高冷!


  最后,老丁视线落在江总手里、那只颜色挺粉嫩的保温杯上,吸一口气:“江总这水杯的颜色好别致啊,我也特别喜欢,不知江总是在哪儿买的……啊?”


  江玄垂眸看一眼手上的水杯,表情挺奇怪的挑眉:“你喜欢?”


  老丁见他搭话高兴的不行,连连点头:“是啊是啊!特别喜欢!”


  江玄冷笑一声,朝那边正在专心研究木酒桶的夏夜抬了抬下巴巴:“这是女士的,你可以问问她是在哪儿买的,因为,这是她的水杯。”


  老丁:??


  夏夜听到动静,注意到这边,反应过来江叔叔刚刚说的是什么,特别大方地回复老丁:“网上拼的,回头我把链接发给你,你顺便帮我再砍一刀。”


  老丁:???


  他这才注意到,江总今天可不是一个人来的,竟然是跟一位小姑娘一起来的。


  而且更神奇的是,江总不仅手里的保温杯是女式的,就连他胳膊上挂的外套,仔细一看、也是女式的!


  会帮着拿水杯拿外套,相处还这么自然,这位小姑娘……难道就是他们酒庄未来的老板娘???


  参观完酒窖,夏夜跟着江玄回了他的办公室。


  这里的办公室,应该是没有江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大。


  但看起来依然很气派。


  因为江玄不怎么来,所以陈设比较简单,夏夜大概扫了一圈,注意到一把被仔细罩在防尘盒里的笛子。


  夏夜一眼便知,那不是普通的笛子,而是她所创造的古笛。


  她站在那防尘罩前,回头看向江玄:“你会吹?”


  江玄摇了摇头:“道友做的东西,买来支持一下。”


  这小祖宗随手创造的东西,他都有收藏,不过因为这支古笛并不是这小祖宗亲手做的,只是他从手工匠人手里收到的,虽然价值不菲,但在他看来,收藏价值只有两颗星,所以他就暂存放在这边的办公室里。


  江玄见她今天兴致不错,微抬了抬下巴:“这里环境挺好,跟你的古笛还算搭配,要不要……吹首曲子来听听?”


  夏夜挑一下眉,偏过头看他,要说江叔叔的酒庄,还真是依山傍海,环境优美。


  若能站在这山林间吹一首曲子,倒也算是闲情雅致。


  想罢,她略点一下头,动作干脆利索的从防尘罩里拿出那把笛子,抬脚便往外走:“行,找个好地方,吹个曲儿给你听听~”


  这样的好地段,不可能只有江玄看上,就在离他酒窖不远的半山腰处,矗立着一栋很古色古香的建筑物。


  那里,正是谭老的古笛工作室。


  一间摆着实木家具,装修很有古风的会议室里,一身灰月长袍的谭老、手背在身后,门口来回踱了几步。


  在他身后的会议桌旁,已坐好三位评级考核的评委。


  三人都是被谭老临时叫来的,不过他们还真没见谭老对哪位学生这么上心,搞得他们都好奇起来,一会儿要来的学生,到底会有多么优秀。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助理就将人带来了。


  走在前面的,是一身富贵打扮的乔玉芬,谭老挺热情的跟她握了手。


  紧随其后出现在门口的,是一身大红裙的夏有容,和一身大紫旗袍的许青。


  评委们不约而同地撑了下眉心,不得不说,他们这么风雅的地方,包括谭老在内,都是很素净的长袍大褂,忽然进来这两朵大红大紫,看着确实有点扎眼……


  不过人不可貌相,只要技术过硬,别的都不是事儿。


  谭老显然也是这么想的,看这夏有容的眼神里全都是喜欢,恨不得立刻就收她为徒。


  他鲜有耐性地跟她介绍了评委,似乎觉得这种8级考试对她来说太小菜一碟,也没怎么当回事,只按流程的问了她一下:“夏有容同学,准备好了吗?”


  夏有容信心满满道:“准备好了!”


  谭老点头笑笑:“那咱们的评级考核,现在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