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销魂欲仙欲死 扒开她的内裤戳进她的蜜匀处

日期: 栏目:十大排行 浏览:57 评论:0

苗青有些懵,木婉青干净利落地转身就走,带起一阵疾风。


  这是有什么急事啊?药坊里能有什么急事啊?


  但很快,眼前迎过来的女子说的话,就让他猜到了什么。


  木婉柔,木婉青,这么像的两个名字,傻子也猜得到这两人必然是亲戚了。


  只是看木婉青的反应,似乎并不想让眼前的这位木婉柔发觉她在这里的事情。


  这没什么,想来刚刚木婉柔也没看清什么,即便看到有所怀疑他帮着隐瞒几句也就行了,要真是笃定了那就没办法了。


  苗青理清了思路,对木婉柔说道,“谈生意请随我来。”


  ……


  木婉柔脸上的笑越来越僵硬,心里也越来越烦躁。


  这个苗掌柜,真是软硬不吃,油盐不进,一点君子风度都没有,任凭她如何暗示都不曾上钩,不给她一丝拉感情的机会。


  眼中只看得到生意,不留下一丝破绽,也精明到没有一丝破绽能瞒过他去。


  明明这个年纪的男人,她应付起来是最为轻松的,但这苗青给她的感觉,却像是那些四五十岁人老成精的老商人一样。


  不好对付。


  木婉柔微微蹙起双眉,半低垂下头,露出一副为难且在苦苦思索的模样。


  这幅姿态能让对方看到她的如云般的乌发和看似淡雅实则暗藏心机的钗环,美貌自来是她手中的利器。


  且这般既能让对方看到她的弱势无助,又能表现出她的坚韧不屈。


  通常走到这一步,她的愿望也就达成了。


  少有人不被色相吸引,也少有成功的商人会故意欺压一介弱女子。


  如果前两者都不起作用,那她表现出来的潜力也会打动那些暂时看不上她的老家伙,引得老家伙们愿意付出一点小小的利益来投资她。


  但苗青显然是个例外,他不属于这三个分类中的任何一类。


  他不会被美色吸引。


 文学

  他不欺压人但也绝不让自己的利益受损。


  他更不是什么事业有成的老家伙,投资木婉柔?那还不如投资他自己。


  “药坊确实在收购草药,只是具体的价格和收购的量,我要在见到草药之后才会给出。”


  苗青干脆了断地做了总结,这番谈话就到此为止了。


  木婉柔向来无往不利的大招没起到一丝效果不说,还遭到这般惨烈的无视,心中气愤不已,但面上却依旧娇娇柔柔。


  “那便只能这般了。


  不知道苗掌柜现在有时间没有,婉柔请苗掌柜吃过午饭,再去查看草药,如何?”


  她还没死心,从没输的这么惨过,她不甘心,这是在做最后的挣扎。


  苗青丝毫察觉不到木婉柔心中的纠结,他果断起身,道,“吃饭就不必了,现在就去查看草药好了。”


  正常来讲,查看完草药之后也耽搁不了吃饭。


  木婉柔勉强一笑,“那婉柔这就带着苗掌柜去查看草药。”


  “稍等,我去将药坊里鉴别草药的大夫带上。”


  这话一说完,苗青已经进了后院,而木婉柔站在原地,连勉强的笑容都维持不住了。


  从见面之后苗青的种种反应来看,她的算盘已经落空了大半,剩下的那一点,也会在苗青见过草药之后落空。


  她得快些想好解决办法,否则那些草药就真的会砸在她的手中。


  先前她计划借着治疗疫病的名头给她拉一波名声,大肆收购药农手中的草药,甚至不惜加价从别人出买回那些草药。


  只凭她自己能动用的钱财当然做不到这些,所以她联合了镇上的几个商人一起来做。


  但事后却发现,那些草药并没有治疗疫病的作用!


  在找她师傅瞧过之后,发现济民医馆所用的草药并没有什么奇特的药效,只是品质格外好,药性显著而已。


  这说明她之前为之做的一切都是白费力气,她并不能借着这一点获得什么名声,而且,因为收购的价格过高,甚至还存在亏损的风险。


  好在那段时间,草药的价格正高的离谱,她当即将手中大部分的草药出手,把本钱收了回来,小部分的草药留作观望。


  只是那些和她合作的商人们,却被她当时所描述的巨大利益吸引,并不情愿忙活一阵,却赚不到钱,出手慢了些,导致积压了不少的草药。


  品质好的草药可以拿去温家医馆,品质一般或是差的草药就没办法了。


  温家医馆不收,但凡有些眼力见的人也不会收,品质不行,价格也不便宜多少,谁也不傻,除了那些缺药又缺钱的小医馆或者赤脚大夫,没人会去买这些陈年的、徒长的、发霉的、药效流失的劣质草药。


  但只靠这些人根本消耗不了多少,绝大多数的草药都堆在了仓库里无人问津,足有上千斤之多。


  那几个商人要她出来处理这个烂摊子。


  呵,明明是他们贪婪无度,先是不肯及时出手,后来又不肯降价销售,如今砸手里了,倒是想起她来了。


  但她没办法,必须出面收拾这个烂摊子。


  一来这事确实是由她起头,虽然后面是几个商人自主主张大肆收购。


  二来她不能失去这些商人的帮助,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


  不管她如何聪慧过人,她的力量还是太小,不借助外力很难撬动更大的利益,这些商人就是她眼下需要借助的外力。


  现在她与商人们相处处在劣势,但等她嫁入温家,一切就会逆转过来。


  不过那是以后的事,她继续思索眼前的困境。


  八百多斤的劣质草药,这些天已经陆陆续续出手了三百多斤,且是以市价出手的,这一波就算是赚到了商人们当初买这些草药的成本。


  理论上,剩下的那五百斤卖出多少都行。


  但实际不然,她在其中耗费的时间精力和人情,也是一大笔付出,她必须把这些也赚回来。


  苗青不好糊弄,丝毫不受她的影响,只注重利益。


  那么,就只能诱之以利了。


  五百斤草药,当初加价收购的成本该在二百两出头,若是实打实论价值,那也不少于一百五十两。


  卖到二百两最后,一百五十两是底线,这是她一开始的想法。


  但现在,苗青没有被她糊弄住,这个价格苗青是绝对不会买的。


  她这段时间为这些草药奔走付出的时间精力和人情,算起来至多五六十两,也即是说,只要她卖出五六十两的价格,她就不算亏本。


  至于苗青,用远低于草药实际价值的价格买到这些草药,绝对是血赚的。


  就算草药品质次了些,但也是草药不是吗?


  低价买进,只要正常价格卖出,就能赚到足足一倍,几十两银子的利润。


  作为商人,谁会不心动呢?


  至于能不能卖出去,什么时候能卖出去,那就不是她要操心的事情了。


  苗青不被她的色相和手段诱惑,一心计较利益得失,没关系,她割肉让渡这么多真金白银的利益,就不信苗情不上钩。


  青野药坊前,木婉柔看着从后院走出来的苗青,得意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