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女炕上交换玩,人妻丰满熟妇邻居无套中出

日期: 栏目:十大排行 浏览:51 评论:0

思及此,萧明炀那颗认祖之心又蠢蠢欲动了:“昭昭,你看,我像不像咱爹失散多年的儿子?”


  唐昭昭:“……”


  唐昭昭:“齐王殿下,我爹有儿子了。”


  萧明炀扇柄在手掌敲了一下,一本正经道:“这便对了!令兄今年贵庚?”


  唐昭昭随口回道:“二十。”


  萧明炀面容严肃:“本王今年也二十岁!”


  唐昭昭:“……”


  她可是看过小说的人,白纸黑字上面写的明明白白,萧明炀今年十八岁。


  他搁这坑谁呢?


  唐昭昭假装惊呼:“喔!民女方才记错了,我哥哥今年二十有二!”


  萧明炀:“……”


  一时不知谁在坑谁。


  他厚着脸皮开口:“本王细细一算,方才本王也记错了,本王今年也二十有二。”


  唐昭昭笑不露齿。


  行,您说几岁就几岁。


  萧明炀继续方才的话题,他低下头,用扇子挡着脸,神神叨叨,用气声说道:“你可听闻狸猫换太子这一传闻?”


  唐昭昭很配合地点点头:“听过。”


  下一瞬,面前男子又开口了:“实不相瞒,其实,你爹如今的儿子本是齐王殿下,而我,才应该是你哥哥。”


  唐昭昭:“……”


  这就有点胡扯了。


  萧明炀煞有介事道:“当年一阵兵荒马乱刀光剑影霹雳乓啷,月黑风高夜,孩子抱错时。”


  “一阵啼哭声中,我俩就阴差阳错,换了身份。”


 文学

  “自此,我与咱爹,南北相隔,再无相见。”


  唐昭昭无语凝噎。


  她不理解。


  一个在江南水乡出生,一个在深宫六院中出生。


  是有多大的几率,才让两个相距千里的婴儿抱错。


  且萧明炀出生的时候,唐烨都会跑了。


  萧明炀其实想说的,不是他同唐国富南北相隔,而是他与唐家的银子南北相隔吧。


  唐昭昭看着面前跟二傻子似的萧明炀,语重心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齐王殿下,你应该知道,穷病,也是一种病。”


  将日子过成这般模样的王爷,全大炎王朝,也找不出第二个。


  唐昭昭见萧明炀一副怀疑人生的模样,也不打搅他,转头去找淮策。


  *


  淮策什么都不缺。


  云庆人不怎么聪明,是他全部下属里面最无用的一个。


  许是他已经也察觉出这一点,怕有朝一日被赶出国师府。


  便在生活上,将一切打点的很妥帖。


  笔墨纸砚国师府里一应俱全。


  淮策本想什么都不拿,临走之际,还是停下脚步,随意从架子上取下一只上等狼毫,走向柜台。


  少年一袭月白锦衣,笔挺地站在柜台前,听到身后的动静,他从容转身。


  唐昭昭正小跑着奔向他,月白色衣裙向后飞舞。


  她身后是大片大片的亮堂堂的阳光,眼眸半弯,笑容很甜。


  淮策突然有种想将她接入怀中的冲动,他手指微动,将手背到身后。


  唐昭昭在距离淮策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站定,她仰着头,期待得看向淮策:“选好了吗?选了什么?”


  淮策颔首,将狼毫举起来。


  唐昭昭刚准备掏出大把银子去付款时,险些被淮策手中的一只狼毫惊得闪了腰。


  她张着嘴,半响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您就只选了一只毛笔吗?其余的东西,您一件都没瞧上吗?”


  想给淮策花点钱,怎么这么难?


  淮策淡声如玉,回答的很直接:“没有。”


  不经意间瞥到柜台后的博古架上的一方砚台,淮策视线凝住,“可否看一下那方砚台?”


  跟着跑过来的萧明炀顺着淮策的视线看过去。


  便看到博古架上正中央摆放着的墨色砚台。


  萧明炀震惊,不是吧?


  不会真的让他猜中,淮策看上了古董砚台,要唐昭昭买回去?!


  柜台里除了账房先生在拨弄算盘,里面还坐着一个穿着藏青色长袍的老者,是紫林斋的老板。


  老者正坐在太师椅上看书,听到淮策的声音,他缓缓抬头。


  清明的一双眼睛看着淮策。


  淮策身上有一种很干净的书卷气息,却不似文人那般柔弱。


  举手投足皆是雍容文雅,年纪看着不大,但给人一种成熟稳重之意。


  是合眼缘的人。


  老者从太师椅上起身,将书放在椅子上,慢悠悠走到博古架前,将那方砚台拿下来,放到柜台上。


  淮策拿起砚台看。


  砚台是歙石质地,布着一层罗纹。


  上面雕工精美,刻着一圈松竹。


  老者见淮策爱不释手,开口道:“此歙砚乃祖上传下之物。据悉是当初家主所赠,祖上念其情,一直将此物流传下来。”


  “奈何老朽膝下无子,便想将这些卖与有缘之人。”


  “尊客可是相中了?”


  淮策将歙砚放在柜台上,薄唇微启:“开价。”


  ***


  唐昭昭心满意足地给淮策花了一大笔银子,将歙砚给他买回来。


  顺带将萧明炀的账也给结了。


  一行人刚出紫林斋,便碰上拿着烧饼回来的格桑和云庆。


  格桑笑嘻嘻道:“奴婢就猜小姐会来紫林斋,买了烧饼便往这走。”


  唐昭昭很爱她同格桑的心有灵犀,接过手中的烧饼,同格桑比了个心:“爱你哦!”


  格桑是后来才从唐昭昭那里知道比心的意思,她接受了唐昭昭的对她的爱,嘿嘿笑着。


  她目光落在唐昭昭的广袖流仙裙上:“这是小姐新买的衣裙吗?”


  这条裙子就是唐昭昭近期的心头肉,“怎么样,好看吧!”


  “好看。”格桑对裙子不是很感兴趣,“奴婢不再您身边,谁帮您系的带子啊?”


  她印象中,成衣铺里,是没有女伙计的。


  唐昭昭差点被口水呛住,她忙道:“就…恰巧碰到一个好心肠的姐姐,她帮我系的。”


  话音刚落,唐昭昭便感受到一道冰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唐昭昭不敢抬头,生怕格桑再问出一些她难以回答的问题,忙拉着她先行离开了。


  *


  晋王府的马车还在春喜居附近停着,唐昭昭同格桑往回走。


  烧饼还是温热的,将手中的糖人递给格桑,抱着烧饼开始吃。


  格桑看着金灿灿的糖人,歪了下头:“小姐,这是画的是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