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扒开我的胸罩吮我的奶 在自己卧室被王总干

日期: 栏目:十大排行 浏览:67 评论:0

唐小白脸一红,忙摇头摆手拒绝:“我不行,我不懂,我还是个孩子……”


  光提点小祖宗小心美人计是没什么,但要是换个懂的男性去,还可以展开科普一下。


  这点她就做不到了。


  “你还是个孩子哈哈哈……”莫缓哈哈直笑:“二小姐不说,我还真差点忘了哈哈哈……”


  唐小白还想再说几句,忽然瞥见小祖宗的营帐门被掀开,有人要从里面出来,莫名心虚了一下,匆匆丢给莫缓一句:“那就拜托你了!”


  然后跑了。


  翌日启程,队形发生了细微的改变。


  小祖宗他……跑来与她同行了……


  唐小白觑了他一眼,忍不住心虚。


  昨晚莫缓“提点”他了没?“提点”了什么?“提点”完是不是顺手把她卖了?


  不然小祖宗为什么今天突然要跟她一起走?是不是有话要跟她说?


  可是从面上,她一点儿也看不出端倪。


  首先,戴了面具之后,表情就遮了一大半。


  而且,小祖宗在人前的表情管理一直很可以。


  真的是完全看不出来……


  就在她忍不住觑了一眼又一眼的时候,小祖宗突然转过脸,露出询问的眼神。


  唐小白尴尬地笑了笑,若无其事地问:“昨晚怎么没看到你?”


  昨晚她走后,小祖宗没再来找她。


  这也不对劲,他平时晚上无论多忙,睡前都会来跟她说两句。


  “昨晚有点事,后来去看你,你已经睡下了。”李穆道。


  原来来过啊……


  唐小白心里高兴了一下,继续若无其事地问:“有事?有什么事?”


  李穆没有回答,而是有一种类似“你知道的”的眼神看着她。


  唐小白扭开脸缓了缓,又转回,还是若无其事地问:“是行军计划有变吗?我们要改变路线?”


  “不是,”他看起来也若无其事,“是莫缓找我有事。”


  唐小白脸腾地红了。


  这该死的易红脸体质!


  “我都知道了——”他说。


 文学

  唐小白假装看天,心里却在嘤嘤嘤。


  小祖宗他果然知道是她了……


  “兵强者,攻其将,将智者,伐其情——我知道这个。”李穆道。


  兵法三十六策,其中就有美人计。


  “啊……唔……”唐小白随口应着,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我怎么会上这种当?”他说。


  语气淡淡,但不难听出自负。


  唐小白终于结束了看天,改为看他:“莫缓到底跟你说了什么?”她听着怎么觉得仿佛没说到重点呢?


  李穆唇角微微一弯,道:“他说你心有忧虑——”


  唐小白撇了撇嘴。


  果然把她卖了。


  “怕我被那伪哑女使美人计迷惑,”他眼中露出笑意,语声低柔,“你放心,我不会。”


  唐小白又看了看天,有点无力。


  她真不是争风吃醋啊!


  是莫缓教偏了,还是小祖宗理解偏了?


  “你还记得不记得,上回你审问那姑娘之后,我说了一句可以用刑,她便向你求救的事?”唐小白问。


  李穆想了想,摇头:“没有留意。”


  “那她日后要是再这样可怜兮兮向你求救呢?”


  “我岂会理会?”李穆毫不犹豫答道,又低声补了一句,“我不会对别的女子好的。”


  唐小白红了红脸,转开又去望天。


  莫缓到底有没有教到重点啊……


  ……


  唐小白觉得,重点还是在鉴婊能力上。


  只要一眼识破对方的目的,就先赢了一半。


  所以,莫缓到底有没有同小祖宗分析讲解一下女人勾引男人的诸般手段?


  抱着这个疑问,于是,唐小白在撞见那个至今没名字的奇怪姑娘奔向小祖宗时,选择了猥琐走位,躲起来偷窥。


  想看看小祖宗会怎么处理。


  那姑娘看起来仿佛受了什么委屈,也不知有意无意地,撞见了小祖宗,便如离弦的箭、脱缰的野马一般,朝着小祖宗冲了过去。


  当然,没能冲进小祖宗周边一定范围内。


  在被拦下的一瞬,那姑娘身段极为柔软地一跪。


  从唐小白的角度来看,很有一种被亲兵粗暴推倒的感觉,显得格外身娇体柔易推倒。


  但跪倒之后,她并没有哭唧唧,而是仰起脸,奶绵绵软糯糯地喊了一声:“秦宵哥哥——”


  唐小白一个激灵,鸡皮疙瘩抖落一地。


  然而,这一声,却将原本对她视而不见的李穆喊停了脚步。


  他转过脸,朝她这边看过来。


  眼里不似平常漆黑冷沉,依稀掠过一道异样的光。


  唐小白心里仿佛被狠揉了一下,哪儿哪儿都不舒服起来。


  不是吧?


  不是说好不理会的吗?


  喊声哥哥就把他拿住了?


  那姑娘见李穆停步,振奋极了:“秦宵哥哥,我——”


  话没说完,突然被尖哨声打断。


  “敌袭!敌袭!”


  ……


  这还是他们出关以来第一次遇到敌人突袭。


  因为要紧急集合,场面难免奔走混乱,唐小白第一时间退回了自己营帐内。


  走的时候也想带上那个姑娘,但看见她被小祖宗身边的亲兵先一步带走了,也就没多事,自己默默退下了。


  在她将一本《吴子兵法》默到一半时,外面忽然喧哗。


  她刚蘸起墨,下笔时手一抖,晕了一团。


  笔尖仍停在墨团上,唐小白凝神听外面动静。


  虽然没有抬头,也能感觉到外面火光倏然亮起,急剧晃动。


  吵吵嚷嚷的声音里,终于被她捕捉到三个字——


  “……秦公子……”


  “啪!”唐小白丢了笔,朝外面奔去。


  外面人很多,从四面八方围过来,但都被一一甩下。


  所以唐小白没跑几步,就看到了将众人甩下的李穆。


  他今天没耍帅,穿着玄衣黑甲,和他的黑甲骑兵差不多的装扮。


  装扮差不多,但是人的差距很大。


  他穿得再暗沉,站在那里也会发光。


  看到唐小白的一瞬,他停了脚步,眸中光彩熠熠。


  但下一刻,光芒敛尽,人也无力地一歪,靠在了一直半扶着他的莫缓身上。


  “阿宵!”唐小白惊叫着跑上去。


  到了他面前,抬起手,颤抖着,不敢碰他。


  只死死盯着他身上那支箭,和伤口汩汩流出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