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浊白在紧致里律动:又黄又肉的叫床文

日期: 栏目:十大排行 浏览:97 评论:0

一刻钟前,已经鸣金收兵。


  李穆的营帐内,灯火通明如昼。


  热水、金创药等都准备好了,但军医没有被允许进来。


  营帐内,除了李穆,就只有两个人。


  唐小白,和负责拔箭治伤的莫急。


  因为屋里没有外人,唐小白摘去了他的面具。


  灯影恍惚,仿佛回到了第一次见时他的模样。


  苍白脆弱,精致易碎。


  但这一次,远比第一次见他时伤得重。


  箭簇完全没入皮肉,每一次呼吸,都会带动鲜血涌出,触目惊心。


  万幸的事,这一箭射的是右胸,否则……


  唐小白想都不敢深想。


  “我没事……”李穆低声说着,虚弱地握住她的手。


  听到这一声,正在用剪子箭开伤口的莫急瞥了一眼过来。


  唐小白正心乱如麻,没有留意莫急的眼神。


  她反手紧紧握住他的手,只觉远不如平日温热,便又加了一只手。


  双手一起,将他的手合握,轻声问:“冷不冷?”声音有些颤抖。


  李穆虚弱地牵了牵唇角,摇头,又安慰道:“别怕。”


  唐小白深吸一口气,露出笑容,安抚地摸了摸他的额头,柔声道:“你也别怕,没伤到要害,就是会疼。”


  李穆眼里浮现笑意,摇头:“不疼。”


  唐小白笑了笑。


  这哪有不疼的?


  “等会儿喝了麻沸散会好一些。”唐小白继续柔声安慰。


  “好。”他答得乖巧柔软。


  莫急默默将探向箭身的手收了回来。


  麻沸散还没送进来,外头却又喧哗起来。


  “听闻秦小郎负伤,晋王殿下特来探望。”


  唐小白心头一紧。


  小祖宗伤成这样,李枢要不趁机做点什么,都对不起他大反派的立场。


  “为何本王不能进去探望?”李枢的语气逐渐强硬。


  秦容还在试图阻拦。


  能拦得住吗?


  唐小白正紧张思索,忽然感觉手被捏了一下。


  低头,见他目光静淡沉着,已经没了刚才的脆弱易碎感。


  他安抚了她一眼后,看向莫急:“拔箭。”


 文学

  “麻沸汤还没送来!”唐小白忙道。


  没有麻醉就拔箭,是要疼死吗?


  “无妨,”李穆刚想说“不疼”,忽然目光动了动,改口道,“你同我说说话,也就没那么疼了。”


  唐小白听他语气又虚弱了下来,又心疼又紧张:“说、说什么——”


  才说了几个字,就听见他一声闷哼,脸色煞白。


  唐小白呆呆地抬头看。


  箭……已经拔出来了……


  莫急右手拿了箭随手丢开,左手在伤口附近点了一圈穴位,丢完箭的右手又顺便拿了纱布回来擦血,而点完穴的左手又去拿了药粉回来,跟大厨洒盐似的洒了几下药粉。


  动作一气呵成,而脸上始终波澜不惊。


  唐小白都看呆了。


  前面她还奇怪为什么小祖宗不让医毒双绝的秦容治伤,原来莫急也是个中高手啊!


  而且莫急胜在情绪稳定、动作利索。


  这要换了秦容在这里,少不得要说上几句话,还不一定是安抚的话。


  倒不如莫急这样一声不吭,三两下就结束了。


  真的是三两下就结束了。


  小祖宗都还没来得及疼痛呻吟一声,莫急已经面无表情地撕开了他的衣服。


  “嚓!”


  布料撕裂的声音,让营帐内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沉默。


  小祖宗不知疼似的,一声不吭地低垂着眼,耳尖红得似要滴血。


  唐小白本来没想这么多,被他这无声一提醒,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便扭开了脸。


  扭开之前,有瞄到一些。


  少年人的身材……其实没啥好看的。


  要说观感,就只有两个字:白,瘦。


  估计这几年光长个子没顾上长肉了。


  不过小祖宗毕竟习武,倒也没有过分的羸弱。


  还是得多吃点,唐小白想。


  “好了。”耳边传来他低低的声音。


  唐小白转回头时,李穆正在莫急的搀扶下一边掩衣襟,一边从床上坐起。


  苍白失血的面容上,染着一层不太正常的红晕,仍旧低着头没看她。


  “怎么起来了?”唐小白皱眉。


  “人都在外面了,总要见一见。”李穆道。


  话音刚落,外面又响起李枢的声音:“若再有敌袭,何人统兵?”


  这一问掷地有声,一时无人应答。


  李穆抬起头,朝着外面冷冷道:“不敢教晋王忧心,秦宵,还活着。”


  门外一静。


  唐小白沉默着将玄貂氅衣为他披上,目光掠过他尚嫌青涩单薄的肩膀时,心里疼了一下。


  “既然无事,为何晋王殿下亲自来探望却避而不见?”门外尚有人气势汹汹质问。


  李穆瞥见唐小白在屏风后藏好,才咳了一声,淡淡道:“阿姐,请晋王进来吧!”


  ……


  屏风后面是暗处。


  从暗处看明处,哪怕隔了屏风,人影轮廓也都很清晰。


  唐小白看着坐在榻上的小祖宗,眼前不时浮现出他不久前苍白虚弱、鲜血淋漓的模样。


  但此时,他的坐姿依旧挺拔雍雅,与李枢交谈的语气也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一点也不肯示弱。


  他越是如此,唐小白就越心疼。


  小祖宗也才刚满十六岁,在战场上中了一箭,才包扎好,就要若无其事、强打精神去应对敌人的试探。


  太辛苦了……


  唐小白心疼得眼睛发热,发酸,便低下头揉了揉眼睛。


  再抬起时,不经意对上了莫急的眼睛。


  她跟莫急很不熟,因为莫急很少出现在人前,出现的时候也几乎不说话,脸上更是少见表情。


  此刻,莫急也是面无表情,但眼里似乎有话。


  唐小白抬了抬眉梢,无声询问。


  莫急却转开了脸。


  唐小白只好自己琢磨他刚才那个眼神。


  好像……似乎是……怜悯?


  莫急为什么怜悯她?


  ……


  李穆没用多少时间就打发了李枢,之后唤进来秦容,叮嘱道:“你只管盯着李枢,营地布防和平时一样就行,阿史那咄咄这次突袭应该就是冲着抢夺粮草去的,撤军之急,连我中箭都没发现,多半不会回头再探。”


  “万一他回头探了呢?”秦容颇有一种不杠不舒服的精神。


  “我们有八万大军,”李穆淡淡道,“我还没死。”


  秦容瞥了一眼从屏风后走出的唐小姑娘,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道:“就刚刚回来时那架势,我还真以为你要死了呢!”


  李穆感觉后颈一凉,立即按住伤口,语气也弱了几分:“我还撑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