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闺蜜的男人cao翻了求饶 长公主PO四个男主

日期: 栏目:十大排行 浏览:62 评论:0

一叶落而知天下秋。


    在萧瑟的秋风中,片片黄叶飘飘悠悠,在空中打着旋儿,归于苍茫大地。


    落日的余晖倾泻而下,将芜州市人医肾脏科住院部走廊染成红色。


    办公室里,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小伙局促的坐在身着白大褂的医生对面,满脸紧张的神色。


    小伙身旁是一年过半百的老妇,沟壑纵横的老脸上满是悲凉,双手紧握在一起,指节被勒的惨白。


    “小宋,你妹妹的急性肾衰竭进展很快,现在已引起其他器官衰竭。”


    医生一脸严肃的说,“要想救她的命,必须换肾,否则,不超过一个月!”


    “哇——,呜,呜呜……”


    老妇发出呼天抢地的哭嚎。


    “郭主任,不好意思,我妈她……”


    宋青云抱歉的说。


    “没事,理解!”


    郭乐山是肾脏科的主任医师,不但医术精湛,而且为人谦和。


    “妈,您先出去,我和郭主任谈!”


    宋青云低声说。


    老妇缓缓站起身,一脸木然的向前走去,走到门口时,脚下一崴,差点摔倒。


    宋青云见母亲抓住了门框,这才放下心来,转头问:


    “郭主任,请问换肾要多……多少钱?”


    为了帮妹妹治病,宋青云先后花了十多万。


    他虽不是医生,但也知道换肾的费用不是小数,询问时,说话都不利索了。


    “现在,有个肾源和你妹妹配型成功,至于费用,保守估计,三十万左右。”


    郭乐山沉声说。


    在2000年的当下,三十万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


    宋青云幼年丧父,母亲一人将他们兄妹拉扯大。


    去年,宋青云大学毕业后,以总成绩第一考上了云都县公务员。


    他报考的是云都县财政局,但最终却去了气象局。


    年初,妹妹宋青荷突然得了急性肾衰竭,急需十多万元救命。


    为了供他上大学,母亲倾尽所有,妹妹也早早辍学打工。


    宋青云刚上班半年,虽省吃俭用,但也只余了几千块钱。


    为了救妹妹的命,宋青云入赘方家,从而获得了十五万救命钱。


    钱虽花了,但治疗效果并不好,换肾是唯一的办法。


    “小宋,你们家换不换?如果不换,我就将肾源给其他病人了。”


    郭乐山一脸凝重的问。


    “换,换,我们肯定换!”宋青云急声说。


    “行,明天一早你把钱交了,下午做检查,争取后天动手术。”


    郭乐山沉声说。


 文学

    “谢谢郭主任,我先走了!”


    宋青云站起身来,满脸阴沉之色。


    郭乐山跟着站起身,出声道:


    “小宋,凡是能减免的费用,我一定帮你减掉,但有些费用是必须要交的,我也无能为力!”


    “郭主任,谢谢,您是个好医生!”


    宋青云后退一步,恭敬的鞠了一躬,转身出门而去。


    郭乐山长叹一声,无奈的在椅子上坐定。


    宋青云走出医生办公室,见老妈站在走廊上伤心的哭泣,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滴落下来。


    “妈,别哭了,一切有我!”


    宋青云装作没事人一般,劝慰道。


    听到儿子的话,吕秀兰哭的更厉害了,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妈,您别哭了,如果让妹妹听见,那可就坏事了!”


    宋青云压低声音道。


    这话果然管用,吕秀兰强忍住悲痛,伸手用力擦拭双眼,但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


    “儿呀,三……三十万,我们去哪儿凑这么多钱?”


    吕秀兰说到这,重又呜呜哭了起来。


    宋青云沉声道:


    “妈,您别哭,钱的事我来想办法!”


    “就算砸锅卖铁,我也要救妹妹的命!”


    咣当——


    病房门口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个漂亮的少女,手中搪瓷缸掉落在地,发出刺耳的声响。


    少女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转身向病房里走去。


    宋青云见状,连忙快步追上去。


    少女走进病房,立即蹲下身子收拾行李。


    “青荷,你干什么?”


    宋青云伸手抓住妹妹的双臂,急声问。


    “哥,我不治了,我们回……回家!”


    女孩边说,边哭。


    “青荷,有哥在,我一定要治好你!”


    宋青云满脸急色。


    “哥,我真不治了,我要回家,呜呜!”


    宋青荷哭嚎道。


    “妹妹,你听哥的话,别任性,积极配合医生治疗!”


    宋青云轻抚着妹妹的秀发,“等病治好了,我们再回家!”


    吕秀兰听到兄妹俩的对话,早已泣不成声。


    宋青荷挣脱哥哥,拖拽住母亲的手臂,急声说:


    “妈,你和哥说,我不治了,我要回家!”


    听到女儿声嘶力竭的话语,吕秀兰泪如泉涌,伸手将她搂进怀里:


    “闺女,我们怎么这么命苦?老天爷,你睁开眼,帮帮我们这些苦命的人吧!”


    母女俩抱头痛哭,嘶哑的哭声直往人的心里钻。


    宋青云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泪水夺眶而出,顺着脸颊流下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同病房的病友看到这一幕后,纷纷上前劝慰,过了好一会,母女俩的情绪才稍稍稳定下来。


    “妈,你照顾好妹妹,我去筹钱,后天做手术!”


    宋青云斩钉截铁的说。


    “哥,我不……”


    宋青荷刚一开口,宋青云便打断了她的话:


    “这事你说了不算,听我的!”


    说完,转身出门而去。


    “哥,你小心点,注意安……安全!”


    宋青荷用几近颤抖的声音,冲着哥哥的背影喊道。


    宋青云没有回头,将右手高高竖起,做了个OK的手势。


    这一刻,宋青云不敢转头,怕妹妹看见他泪流满面的样子。


    从住院楼下来后,宋青云从墙角推出那辆二八自行车,一跃而上,猛踩脚蹬,迅速向前骑行。


    芜州下辖两区四县,云都县是其中之一,两地之间相距十五公里。


    宋青云将自行车蹬的飞快,他要在六点半前赶到方家大宅。


    今天是方家老爷子七十三岁生日,宋青云作为孙女婿,必须去为老爷子祝寿。


    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接自己去。


    在江南省,如果家里有老人过七十三、八十四岁生日时,儿孙们都要为他们热闹一番。


    操办这两个生日与整十岁的生日不同,虽要做寿,但只能有嫡系子孙参加,不得宴请亲朋好友。


    这当中也有例外,如果是有权有势的宾客前来祝寿,非但无妨,反倒有利于老人延年益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