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弱地承受他的索取 两片肥厚乌黑的肉唇

日期: 栏目:十大排行 浏览:70 评论:0

“好硬的床。”骆墨躺在木板床上,在心中道。


    此时此刻的他,四肢无法动弹,连眼睛都无法睁开,大脑却极度清醒。


    有点像是鬼压床。


    这样的感觉,他不知道已经持续多久了,因此此时的他,几乎没有时间概念。


    很多人或许都有过这样的体验,你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然后醒来一看,时间才过去了十分钟。


    而有的时候,你感觉自己只是眯了会眼,我就睡一会,可睁眼后,一个小时已悄然溜走。


    骆墨的这一次体验,则更离奇。


    他梦到了一个24岁年轻人的人生。


    一个同样叫骆墨的年轻人。


    甚至于,他此刻都不确定——是我梦到了他,还是他梦到了我?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


    他只觉得两段人生记忆,就这样莫名其妙重合了,而且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


    他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里至少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地球。


    因为地球上的自己,已经死了。


    “我穿越了?”骆墨想着。


    “而且还可能成了植物人。”他又想。


    毕竟如果始终无法动弹,连睁眼都做不到的话,可不就和植物人无异嘛。


    在接受了这个穿越的现实后,他的第一个念头是:“我猫咋办?”


    他养了一只白猫,是矮脚猫,腿非常短的那种。


    由于这只小母猫通体雪白,外加他懒得取名,便直接叫作【白白白】。


    产生这个念头后,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哦,我猫也没了。”


    地球上的他,是触电死的。


    嗯,和猫一起触电。


    一人一猫最后的记忆,估计就是对方抽搐地正欢。


    除此之外,骆墨倒是没什么牵挂了。


    反正暂时也无法动弹,他便整理了一下两段人生的记忆。


    这种感觉格外奇妙。


    地球上的骆墨,死于三十岁,职业是——明星。


    确切的说,是个爱豆。


 文学

    少年时期由于太穷,一气之下,便出道当了偶像。


    只不过,他的星途有些坎坷。


    一开始,他只想混口饭吃。


    一家公司正在招练习生,虽然条件严格,训练也苦,待遇也一般,但至少衣食住行能有保障。


    骆墨以最后一名的成绩顺利通过了公司的选拔,然后又在一众练习生中,在公司内部的赛制下,以最后一名的成绩成功博得了出道位,顺利出道。


    一开始,他最后一名,是因为菜。


    而后来,他最后一名,是因为丑。


    参加练习生选拔的时候,他对于唱、跳、rap,可以说几乎是一窍不通。


    但篮球打得确实好。


    这主要归功于他183的身高,以及过硬的身体素质,还有运动天赋。


    事实上,在成为一名练习生后,他发现自己在唱跳方面,同样天赋极佳。


    再加上他是穷孩子出身,愿意努力,所以在那几年的练习生生涯中,进步迅猛。在一开始几乎零基础的情况下,在整批练习生里,最终业务能力也拔得头筹。


    只不过,在整个团体里,他的长相的确是极大的短板。


    这也是为什么公司高层最后在给他进行未来评估时,总分数不高。


    在偶像这一行,长相的确很重要。


    有的人或许什么事都不做,在镜头前拍出一张神级动图,便可圈粉数十万。


    而骆墨呢?


    用他后来粉丝们的话说——“骆墨如果不丑的话,其实还挺帅的。”


    事实证明,作为团体里的【唱跳担当】,他虽然业务能力很能打,但从出道开始,在整个团里便一直属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当然,这也和他的公司有关。


    公司不愿意把资源往他身上倾斜,因为回报率不如别人。


    再加上整个男团本身也热度不高,只能算三流男团,资源方面就更加紧缺了。


    说来可笑的是,骆墨在出道几年后,事业起色最大的一次,正是他的经纪人争破头,为他争来了一个参加《蒙面舞王》的机会。


    一米八三的身高,比例惊人的大长腿,抬臂时衣服下若隐若现的八块腹肌,在没有脸的情况下,的确让屏幕前的女人们馋了。


    他的星途,也是在这一刻得到了转折。


    事实上,一个人的魅力,其实不全看一张脸。


    只是在没有资源,没有镜头,自己长相也不过关的情况下,很多人根本没有兴趣来了解你的舞台魅力。


    这一点骆墨也是知晓的。


    所以他死命抓住了这一次机会。


    娱乐圈里,就这样又多了一名典型的“丑帅干将”。


    很奇妙,有的人就是能又丑又帅。


    虽然从未爆火过,而且因为娱乐圈内的尔虞我诈,导致骆墨后来又起起落落了几番,团体最终也解散了,但仔细回顾一下,对于自己为这份事业做出的努力,他是能给自己打个高分的。


    可是现在仔细回忆起来,还是有着太多太多的遗憾与妥协。


    娱乐圈,凉透了的很自由——出道半生,归来仍是素人。


    红透了的,也有一定程度的自由——能有极高的话语权,不会随意被公司和资本等摆布。


    骆墨二者都不是,他活得很不自由。


    “新的人生,要不换个活法?”他想。


    不如肆意点,大不了玩崩了就退圈,直接退休!


    要么红到自由,要么退休自由!


    说来吧,老天爷似乎真的是来给他弥补遗憾的。


    他现在所拥有的这具身体,长相绝佳。


    身高一米八二,比地球上的他矮一厘米,但换来的却是几乎无可挑剔的脸庞。


    虽然男人对于厘米这个单位都很敏感,但骆墨也不得不说:“这一厘米少得值啊!”


    “这长相,干什么不香?”


    而根据他所获得的记忆,这个在与地球极其相似的世界长大的骆墨,小时候是学唱戏的,后来大学期间学的是古典舞。


    实际上,这二者是有极大的共通性的。


    像地球上,华夏的古典舞创立于50年代,曾一度被一些人称为“戏曲舞蹈”。


    只不过随着后来的发展,又有了更多的转变。


    而他的戏曲老师,和古典舞老师,都是知名的大佬。


    “在一定程度上算是命好的人。”骆墨做出了评价。


    只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近三年的记忆有些模糊,导致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此刻身处何方,又在做着什么事情。


    而就在此时,他发现自己逐渐可以掌控身体了。


    鬼压床的感觉彻底消失,他猛地睁开双眸。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昏暗,只有微弱的光,让人能勉强视物。


    恢复听觉后,他还听到了此起彼伏的呼吸声与呼噜声。


    “这得住了多少人啊?”骆墨从很硬的床上坐起。


    是在军训么?


    他发现自己的床铺位于最角落,他借着微弱的光环视了周围一眼,然后数了一下人数后,整个人陷入了短暂的呆滞中。


    “好家伙,一百个大男人齐睡一堂。”


    记忆逐渐清晰,骆墨开始明白自己身处何地。


    “笑死,真是造化弄人啊。”他忍不住在心中感慨。


    “怪不得,这个一看就是由厂房改造的屋子里还有这么多机器在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