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一步故意深深地撞楼梯:看了下面有感觉的文字有水

日期: 栏目:十大排行 浏览:59 评论:0

夙晨感觉自己三观受到了再度的重塑,她很明显的重生了,来到了一个落后低等的蓝系星球。


    并且她所在的世界出现了一个名叫国运系统的东西。


    有点像星际时空机器的主端,能够以一种机械控制的力量主宰机体的走向,只不过这个系统更加高级,能够控制世界的走向而已。


    她,在星际的另外一端,一个全新的世界,重生了!


    听起来十分不可思议吧!可是,这就是事实。


    说来倒是很有缘分,她在这个世界的名字也叫做夙晨,姓兰,名夙晨。


    国运系统出现在世界之巅,兰夙晨她并不想要理会这些东西,现在她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孩童,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可是打脸来的猝不及防,在国运系统开启的第三天,世界频道上响起了一道声音:


    夏国兰夙暝,成功入选成为第73位国运大赛参赛人选。


    天空之上的那道巨大的光屏,显现出了第73个名字——兰夙暝。


    兰夙晨:如此猝不及防!


    没错,兰夙暝此人就是那天的那个说她丑的小男孩,也就是她名义上的哥哥。


    兰夙晨刚开始还觉得这个国运系统再怎么没下限,也不可能叫什么未成年的就去参加了神劳子比赛,星际保护法中还有对孩童进行保护的法律呢。


    没想到,这国运系统这般不要脸,压榨未成年儿童。


    她虽然重生来到新的家庭中,但是确实因为前世的事情,她无法放下自己的戒备心,全心的依靠家人。


    她在这个新生的家庭中,他已经不是那个孤军奋战的将军,从现在开始,她拥有了新的人生!


    如果可以的话,兰夙晨她很想说一些什么话来表达自己的感想的,奈何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婴儿。


    “啊,小夙晨,你看你哥哥厉不厉害呀?小小年纪就被国运系统选中了。”


    母亲是一个温柔大方的女子,屋里的人都想尽力为她带来欢乐,没有任何人向他提他哥哥,接下来要接受的严酷挑战,极力地向她展现出阳光。


    这个时候,兰夙暝从门外推门进来,手中抱着一个小洋娃娃,她走在他的面前,在她的眼睛边晃了晃,也不知道是不是婴儿的本能,她的眼珠子明晃晃的盯着他看,少年的脸上带着几分笑意:


    “嘿嘿,我今天带来这个洋娃娃,好看吧?”


    兰夙晨她觉得自己的手痒痒的,想抓。


    不过她绝对不会承认,这是她自己想要的,不对,这是婴儿的本能,本将军不会喜欢这么幼稚的玩意。


    紧接着,她的小手拉上了洋娃娃的小手。


    很多人从她认定为sss等级精神力以后,在星耀帝国所有的人都认为她是不需要情感,不需要任何外来的物质,只需要永无止境的训练。


    玩具这种东西,她从小的时候她的玩具就是刀枪和机甲,洋娃娃这种东西更是一种奢望。


    睁眼看到这个世界亲人的第一天,她,感觉到阳光从她的手掌心里穿过,让她愣了愣神。


    ……


 文学

    兰夙晨以为自己身为一个婴儿,应该是没什么大事,会涉及到自己的身上的。


    结果……她低估了事情的严重性。


    当母亲在旁边抱着她闭目养神休息之时,耳边传来推门的声音。


    身为将军,她时刻警惕着,四周发生的一切,逃不过她的耳朵。


    紧接着,她就听到了尖锐的叹息声,很轻很轻,却带着深深的恶意:


    “安茹啊安茹,你可真是让人嫉妒呢!你看看你如今的生活,是多么的美好,有个乖巧的儿子,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儿女双全,多么的美好!”


    那人面露凶恶,原本美丽的容颜因为这样阴冷的表情而显得丑陋,那恶狠狠的神情仿佛要将面前人给拖下地狱。


    “都是因为你安茹,你夺走了我所拥有的一切!现在我要好好让你尝尝我的滋味!”


    她的声音带着满满的怨恨,让睡在母亲怀中的兰夙晨感受到狠狠的杀意,可是面前人不知道使用了什么物品,母亲大人居然睡得昏沉!


    这个不知名的疯子,将她罪恶的双手朝着兰夙晨的方向袭过来,她的目标并非是母亲,而是他这个无知的婴儿!


    ——兰夙晨!


    可是她并没有办法,她也就只是一个婴儿而已,喉咙里发不出声音,几天的时间,甚至连眼睛都睁不开。


    原来,叱咤风云的大将军,在变成一个婴儿以后,竟然没有丝毫的力量。


    这样的无力感,只有她在星际法院中被判处死刑的时候出现过。


    她,到底该怎么办?


    那个疯女人,似乎在打量着她,虽然兰夙晨睁不开眼睛,但是能够感觉到浓浓的杀意。


    罪恶的双手掐住了她的喉咙,如恶魔般的低语:“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呀,可惜怪就怪在你出身不好,是她的孩子,现在……你就给我安静的死去吧!”


    落后古老的蓝星球,杀人是违反法律的,这个疯女人既然想要这样残忍的方式,将她活活掐死!


    兰夙晨的小短手根本就无力抬起,来对抗她的庞然大力。


    难道…她刚刚获得新生就要就此死亡吗?


    不,星耀帝国,心中的仇恨还未消散,她绝对不会这样毫无意义的死去!


    “咔嚓~”


    一声,病房的门被打开,露出一张严肃冷酷的面容,少年冷冷的看着面前凶残的疯女人,展露出一个残忍的笑意:


    “谢阿姨,我看你的手是不想要了!”


    少年的手里把弄着一把水果刀,旋转跳跃,刀工熟练,配上他冷酷无情的表情,显得十分的让人恐惧,仿佛从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魔,带着森森的寒意,要将面前的东西给咬碎。


    疯女人抬头对上的是少年,这样的眼神,惊恐呆滞地看着面前的一切,紧接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在医院中响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疯女人就是个疯子,被少年轻轻地一吓,彻底疯狂!


    兰夙晨对于哥哥的表现也很满意,有她的风骨!配得上做她这个女将军的哥哥。兰夙晨在心中满意地想。


    还好,她只是一个婴儿而已,刚才也没有做出过多的动作,可以装作继续熟睡的模样。


    之后的日子里,她享受着24小时专人服务的贴身照料。


    屋子里的人都很关心她,前来看望她的人,也很有很多,有父亲的战友兄弟,有家族里面的七大姑八大姨,亲切和蔼的爷爷,时尚潮流的奶奶……


    虽然这具身体还小,但是他能够从中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他们的喜爱。


    这是不同于前世的温暖,她对此感到有些迷茫。


    兰家三代人都是男孩,就这一辈出了一个女孩,自然是宠在骨子里。


    兰夙晨有时候会在母亲怀里胡思乱想,也会感到不适。


    他们对待她如此亲切亲密,像微风一样滋润着她的心。


    每个人都在她的耳边洗脑,我是他们的心肝宝贝。


    可爱的珍宝。


    不可或缺的珍宝。


    亲朋眼里的唯一。


    兰夙晨。


    所有的遗憾终将逝去,阳光普照大地朝阳从此处升起,带来新的希望。


    ……


    而那天的意外,也仿佛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在她的人生中,没有造成丝毫的波澜。


    ……


    再说国运系统,这玩意她从未听说过,但是好像打破了规则的束缚,出现于某种神秘的力量,超越在时空之上。


    兰夙晨敢笃定这个星球拥有了这样一个超乎常理的系统,恐怕不过数百年,他们的水平可能能够达到星际联盟的标准。


    在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兰夙晨正在抱着一个奶瓶在喝奶。


    没错!如今的女大将军作为一个奶娃娃,牙齿还没有长齐,只能羞耻地由别人拿着奶瓶在那里吸奶。


    兰夙晨看着面前的奶嘴,陷入了深深的哀思之中。


    她家哥哥兰夙暝成为了夏国第一位入选参加国运大赛的参赛者,这是她千算万算,没有想到的,估计是这个比赛也没啥难度吧!


    她在心里面默默地想。


    星际联盟上的系统光脑,对于系统内部结构的把控者,也是拥有超级大数据进行预算,选择最佳人选进行的。


    如果难度大的话,也不会选择这样一个未成年的小少年去参加比赛吧!


    应该…吧……


    不过,作为小婴儿,她始终保持着理性的态度,她只是一个旁观者而已。


    接下来,国运系统的世界频道不断出现各种各样的参赛者人员跳动。


    当真真是亮瞎了她的狗眼!


    【全球通告!接盘国松上川崎成为国运大赛第23位参赛人选,为接盘国第一位参加比赛选手。】


    松上川崎,这名字听着也没什么,就是兰•吃瓜群众•外来星际人士•夙晨听着有点别扭而已。


    哪里想到,全球直播的画面上显现出的是一副苍老的面容,松上川崎,以九十七岁高龄登上全球热搜!


    面前的老人脸颊已经下凹满满,充满了皱纹,甚至腿也动不了,只能依靠轮椅生活。


    这玩意……参加国运大赛,这不就是坑人吗这?


    莫非这是传说中的宝刀未老?


    兰夙晨表示,国运系统这玩意估计没有依靠大数据,选择人真的就像抽签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