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粗大缓缓挤进去小说/公车上拨开少妇内裤进入小说

日期: 栏目:十大排行 浏览:8773 评论:0

肺都快要气炸了。

对杨刚越发不满。

非要让杨刚知道自己的厉害。

就不相信了,自己土生土长的青田村人,难不成还搞不过一个外来的杨刚。

“干嘛?”

王小兵走了过来,抹一把额上的热水,很是焦急的说道:“有事快说,我还有重要的事呢?”

“啥重要的事啊?走,我们去喝酒,今天狗哥我心情不好,陪我一醉解千愁。”

刘二狗眼下也想不出来整治杨刚的好办法。

明的肯定是不行。a (2).jpg

杨刚从来都是说干就干的家伙。

惹了他,自己挨了一顿打是跑不掉的。

暗算杨刚,又被杨刚的智商碾压。

唉!

可愁坏了刘二狗。

想着叫上王小兵,毕竟和王小兵有着共同的敌人。

喝上两杯小酒,说一堆心里对杨刚的不满,也算是解解心头之恨。

说着,刘二狗拽起王小兵就要去他家。

“酒菜都准备好了。”

“还是二锅头。”

“昨天你撞死的那头猪,我也收拾干净了,炖了一锅肉,兄弟你随便吃。”

“不是我吹牛皮,在青田村不是有头有脸的人,根本就吃不到狗哥我的肉,更喝不到我的酒。”

刘二狗唾沫星子乱飞。

他那只大黑手,脏不拉叽,好像几年没洗过似的,知道的是人手,不知道的乍一看,还以为是熊掌呢。

而王小兵就不一样了。

这家伙家里有钱,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小手细白,比一般女人的手都要嫩。

“你起开。”

王小兵没有忘了自己的使命。

诊所里还有个孩子在等着杨刚去救命呢。

时间就是生命,片刻不敢耽误。

再说了,王小兵昨天也着实是被杨刚打晕了,才和刘二狗喝了半醉。

现在清醉着呢,看着脏兮兮的刘二狗,再闻到他身的刺鼻气味,视觉与嗅觉的双重刺激之下,王小兵没有当场呕吐,算是给够了刘二儿面子。

“咋啦兄弟?”

刘二狗看着王小兵,一脸的不解。

“看你这么着急,是不是真的发生什么大事了?”

刘二狗拍着胸口,牛皮吹得震天响,说道:“兄弟,不管你有啥事,直接和狗哥我说,在青田村就没有狗可我摆不平的事。”

“我要去找杨刚叔。”王小兵不想和刘二狗扯犊子。

刘二狗也不想放过王小兵。

找个志同道合的兄弟,简直比登天还要难。

再说了,他刘二狗与王小兵还有着共同强大的敌人,那就是杨刚。

有了这一层关系,刘二狗就天然认为,他与王小兵的相识,就是老天爷开了眼。

“找杨刚干嘛?”

刘二狗必须问个明白。

事情要不是搞清楚,他回去吃肉都不香。

“你别管啦。”王小兵已经有些烦了。

刘二狗才不管王小兵是不是烦了,他就好比是一块狗皮膏药,死死粘在王小兵身上。

“兄弟,见外啦。”刘二狗摆出一脸义气模样,说道:“我可是拿你当兄弟,你有事就说,狗哥我为你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真是无语。

这孙子还装英雄。

就是个无赖。

王小兵为了摆脱刘二狗,也就直接对他说了。

“今天我在杨刚叔的诊所里打杂……”

王小兵刚说到一半,刘二狗就吃惊的跳起来,拍着大腿直骂娘,他吼道:“妈的,杨刚那混蛋也太欺负人了吧,兄弟你可是人中之龙,他居然让你去打杂。”

越骂越来劲。

刘二狗叫嚣着,再吼道:“兄弟,狗哥知道你受委屈了。”

“走,咱不给他干了。”

王小兵把眼睛一瞪,又说道:“刘二狗,你是个傻叉吧,小爷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你他娘的打什么岔。”

“刚才诊所来了个小孩子,病的不省人事。”

“我去找杨刚叔,快点救人。”

“你让开。”

王小兵说完,以为刘二狗就会放他离开。

刘二狗把眼珠子一转,歪主意就出来了。

“哎兄弟,你不用去找杨刚了。”刘二狗阴恻恻笑了。

王小兵不解其意,看着刘二狗,真的想要打他了。

“人命关天,你给我让开,再挡着我,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

刘二狗摇摇手指,半仙儿似的说道:“小兵兄弟,你刚来青田村,有可能不知道,我刘二狗可是医门世家。”

“你滚蛋吧。”王小兵才不相信刘二狗的话。

“嘿嘿……”刘二狗干笑两声,掰着手指数道:“我高爷爷,我太爷爷,我爷爷……都是摇铃人。”

“什么吊摇铃人?”王小兵表示听都没听说过。

刘二狗满是自豪的说道:“摇铃人,就是以前走街串巷的游医,悬壶济世,救死扶伤!遇到有钱人家,给他元宝笑纳,遇到穷人家给个窝头也不嫌弃。”

“如果医学有等级,那我祖上就是散仙。”

王小兵懒得听他吹牛皮。

这时,刘二狗又说道:“小兵兄弟,虽然我家的医术,到我爸这一辈就断了,但我告诉你,我家里还有一本古旧的《百草药方》,我小时候时常钻研,也深得其理。”

“你说你懂医术?”王小兵难以置信,又听刘二狗说的头头是道,他便以为刘二狗所说应该有八分真话。

“当然!”

刘二狗吐出一口痰,伸手脑袋,双手插兜说道:“你和我说说那孩子的症状,我给你现场开个方子,你回去给那个苏苏小妞,一方下去,保证药到病除。”

王小兵也着实心里着急,便把那孩子的病状简单描述了一下。

听完王小兵的话,刘二狗擤出一坨大鼻涕,甩在地上,又在墙上抹了抹手指,说道:“噫,这你可是真的找对人了,那孩子是得了内热,你只需要用车甘草、藏青草、云灵花三味草药各三钱,熬一碗热中药,让孩子喝下去,我保管药到病除。”

“管用吗?”王小兵也不知道,到底应不应该相信刘二狗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