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车一晃一晃进入@口述玩丰满少妇过程

日期: 栏目:官网大全 浏览:159 评论:0

“你……不是,这话从你一个大师嘴里说出来,怎么那么别扭呢,真有点像老头儿的语气。”

    唐洛撇撇嘴。

    “哦?看来你也难逃被催婚这一劫了。”

    宏远笑笑。

    “……”

    唐洛无语,这大师,太不地道了。

    “时间不早了,走了。”

    “你不休息一下吗?”

    宏远不再玩笑。

    “不了,万一老头儿回来了,在等我,那估计也得挨骂,呵呵。”

    唐洛摇头。

    “好,那我送你。”

    宏远点头。

    随后,唐洛被宏远几人从寺里送了出来。

    至于女人那边,他特意叮嘱不要打扰,让母子二人好好休息就是。

    寺院内外的众香客,全都停止了动作,看向唐洛这边,同时双手合十,恭敬躬身。

    虽然他们对唐洛的身份还有议论和困惑,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他们心中,这青年就是位菩萨……

    唐洛也没什么架子,笑着跟众人回应着。

    要是让他知道,香客们心中对他的极高赞誉,估计他会笑。

    他的手上,沾满杀戮,哪怕都是一些该死之人……他从没自诩是什么好人,就更别说是什么菩萨了。

    很快,唐洛上车,跟宏远打过招呼,开车离开。

    一路上,他抽着烟,也没开的太快,当然了,这路况也不允许。

    回来一趟,他本有意想做点什么,现在来看,也算是如愿了。

    半个多小时后,唐洛开车回到山下。

    这里,是上山的唯一位置。

    唐洛下车,不禁开始专注起山上的阵法,毕竟他已经算入门了。

    不过,看了半天,他也没看明白什么,更找不到所谓阵眼的位置。

    唐洛观察了一会,随即笑笑。

    他也猜到了他肯定看不透,但他确实没想到,竟然一点都看不明白。

    这样以来,他还是不能靠他自己上山,依然需要领路者。

    “小洛,想什么呢?”

    一个声音传来,不多时,宁老的身影便出现了。

    “宁老,呵呵,我就是在想,我靠自己能不能上山。”

    唐洛笑了笑。

    “哦?呵呵,其实也不怪徐老任老没教给你,就是他们,都难以深刻理解此山的阵法……除了老爷子跟我,没人能自由出入……”

    宁老缓缓道。

    “呵呵,走吧。”

    “好……宁老,老头儿回来了吗?”

    唐洛问道。

    “没,老爷子应该得傍晚。”

    宁老应道。

    唐洛点点头,跟上了宁老的步伐。

    上山后,唐洛也没闲着,又找了几个合适的场地,继续巩固了他前两天所学。

    当然了,也是准备随时接受老头子‘检查作业’。

    时间很快来到晚上,宁老仍旧没来找他。

    唐洛也没多想,继续着,他如此用心,自然也是为了日后能应对真正的战斗。

    再者,如果明天真的下山,那他确实也该把握眼前有利的学习环境。

    此时的唐洛,并不清楚,他所做的一切,都被老头子看在了眼里。

    “老爷子,小洛天赋果然是逆天的,短短几天时间就能将这些术法运用的如此娴熟,实在难得。”

    宁老站在老头子身旁,称赞道。

    “是不错,只是,还不够……老宁,他在这个年龄要面对的,可远比我们当年复杂的多,不是吗?”

    老头子微眯着眼睛,意味深长道。

    “您说的没错,小洛也只有越来越强,才能足以应对更多的危机和挑战。”

    宁老应声,十分赞同。

    接着,两人谁也没再多说什么,就那样看着唐洛。

    此时的唐洛,仍然沉浸在自我学习状态中,这种感觉让他颇为享受。

    就这样过去半个小时,他身后传来动静。

    唐洛回头去看,老头子和宁老的身影,出现了。

    “怎么,这么刻苦吗?”

    老头子悠悠地来了一句。

    “那是,不能只靠天赋嘛,也得勤奋些。”

    唐洛一脸认真,知道老头子在打趣他。

    “小子,别的我没看出来,脸皮厚的天赋我倒是看到了。“

    老头子淡淡道。

    “……”

    唐洛没法接了。

    “那您要不要检查一下?”

    “小洛,刚才老爷子跟我,已经看你半天了。”

    宁老道。

    “哦?怎么样,老头儿,是不是还不错啊?”

    唐洛问道。

    他刚才太投入,根本没在意其他,当然了,以他的实力境界,还察觉不到老头子和宁老的存在。

    “也就只能算凑合,还说的过去,我以为真的会给我惊喜,看来也就那样。”

    老头子一脸淡然,不过心中当然不是这样想的。

    “我……那也行吧,嘿嘿,您能说句凑合,那就是不错。”

    唐洛憨笑道,这老头儿,明显又在口是心非了。

    “我说你小子,真是对自己一点要求都没有,毫无下限了。”

    老头子看着唐洛的表情,忍不住道。

    “……”

    唐洛彻底无语了,也是一点脾气没有。

    “得了,走吧,陪我去吃饭。”

    老头子道。

    “嘿嘿,得嘞。”

    唐洛点点头,快步跟了上去。

    同时,宁老跟唐洛递了个眼神。

    唐洛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老头子当着宁老的面,肯定是称赞他了。

    “老头儿,您怎么这么忙,您说我好不容易回来几天,您也不想多看看我啊。”

    唐洛动作略显夸张地搀着老头子。

    “我闲的没事干了,你有什么好看的?”

    老头子随口道。

    “……”

    唐洛真是有种自讨没趣的感觉了。

    “小洛,老爷子可是为了你才连夜赶回来的,明天一早就要离开。”

    宁老小声道。

    “胡说,我是为了回来取些东西。”

    老头子站定,回头道。

    “是,是……”

    宁老应道,又对唐洛眨了眨眼。

    唐洛笑着耸耸肩,自然也就明白了。

    很快,唐洛和老头子来到饭厅。

    “老头儿,您那么着急又要走啊?”

    唐洛边说边恭敬为老头子倒上酒。

    “嗯,外面还有很多事要处理。”

    老头子点头道。

    “既然学的差不多,那你也准备下山吧。”

    “怎么,您还撵我走,不想管我饭了呗。”

    唐洛笑笑。

    “臭小子,你敢说你不惦记你未婚妻?”

    老头子撇撇嘴。

    “我……好吧,逃不过您的法眼,既然您要忙,那我明天也准备返程吧。”

    唐洛说着,端起酒杯。

    “老头儿,这杯酒,敬您。”

    老头子缓缓点头,将杯中酒干掉。

“小子,还记得你前段时间打电话,说的那个面具男的事吗?”

    老头子放下酒杯,看向唐洛。

    “面具男?那个懂灵符术的术士,怎么,您是查到什么了吗?”

    唐洛问道。

    “下面的人查到,最近金羽盟有些异动,也在染指俗世,似乎有什么动作,这在以往,是极其少见的。”

    老头子缓声道。

    “金羽盟?那是什么组织?面具男是来自那里吗?”

    唐洛问道。

 文学


    “金羽盟表面上只是古武界中一个顶级势力,但其实很复杂也极其隐秘……除了武道,其所擅长的,就是运用各种术法,远不是一些小门派所能比的……”

    “至于你杀的那个面具男人,现在倒也不能完全确定就是金羽盟的人。”

    “他们异动的原因,我会继续让人查,如果面具男人真的来自金羽盟,他突然在中海消失,那倒是能理解其眼下突然有动静是为何……”

    “嗯,您说的是……”

    唐洛缓缓点头。

    “如果真是这样,你回中海一定要有所提防,估计金羽盟的人势必会查,不会善罢甘休……”

    老头子又道。

    “好。”

    唐洛点点头。

    在他看来,就算金羽盟牛逼,短时间内应该也查不到他的头上。

    他那晚见方鸿轩,跟面具男碰上纯粹只是意外,杀人的事也极为隐秘。

    至于方鸿轩,方世宇曾告诉过他,已经被软禁了,几乎就等于人间消失了。

    不过,至于金羽盟的人后期会不会直接找到方家,他现在还真就有点不好说。

    随后,两人边吃边聊,唐洛不时地敬着老头子酒。

    毕竟,回山上这几日,老头子那么忙,两人根本没能多待,而明天就要离开了,他心中也有不舍。

    “小子,我听说,你这两天在南泽寺还做了点好事是吗?”

    老头子想到什么,问道。

    “啊?哦,呵呵,您消息可够快的啊。”

    唐洛反应过来,端坐了一下,甚至还挺了挺胸。

    “是,力所能及嘛,您不要夸奖,我会膨胀的。”

    “呵呵,你想多了,我就是随口一说。”

    老头子笑笑。

    “……”

    唐洛无语,也觉得好像是有点想多了。

    吃过饭,时间尚早,唐洛和老头子继续喝着茶。

    “小子,还有一个事,你临走前,我还要交待你几句。”

    老头子想到什么,道。

    “嗯,您说。”

    唐洛点点头。

    “你之前跟我提到关于血玉的事,你怎么想?”

    老头子问道。

    “血玉?被您给说着了,最近我又在开始钓鱼了,怎么说也得把四块血玉在我的手上凑齐才是。”

    唐洛道。

    “钓鱼?”

    老头子不解。

    “呵呵,没错,我不是还雕刻了四块假血玉嘛,假玄武和白虎都已经抛出去了……”

    唐洛简单说了说。

    “那你现在的手上,真血玉是有两块吗?”

    老头子问道。

    “没错。”

    唐洛应声,将血玉朱雀和玄武从骨牌空间取出,放在老头子面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