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穿内裤被男同桌摸下面好爽*纯肉高H高辣黄粗暴

日期: 栏目:官网大全 浏览:190 评论:0

毕竟那也是唯一击败红巾军的男人。

    所有名将也罢,新秀也罢,玩旧式战术的也罢,玩新式战术的也罢,统统在红巾军面前折戟沉沙。

    麻贵都兵败身死啊!

    但这场已经可以用旷日持久来形容的战争中,也就他居然还在正面交战中击败了红巾军,当年的宿松大捷是所有抵抗杨丰的忠臣义士们心中,可以说最后的精神寄托,支撑他们战斗下去的信念所在。毕竟战斗下去首先要有赢得胜利的希望,哪怕是一点蜡烛一样的希望之光,那也是实实在在的希望之光。

    如果连这都没有,完全一片乌漆嘛黑,那真得会让人绝望的。

    之所以现在忠义蜂起,大半个大明都依然在高举反抗的旗帜,就是因为他的宿松大捷,让忠义们看到了希望之光。

    红巾军可以被打败。

    红巾军不是永远不会被打败的。

    他们的反抗不是没有任何希望,只要他们努力,他们就一定会胜利。

    同样熊廷弼也成了被神话的,俨然大明的战神一般,尤其是他的身份又是那么的完美……

    解元。

    以解元身份,为了匡扶社稷,宁可弃文从武,然后以一儒生力挽狂澜。

    这身份在士绅中简直无比的政治正确。

    另外他还是湖广江夏籍,但祖籍却是南昌,他曾祖辈上才移居江夏,这个身份可以说身兼湖广江西,正好覆盖弘光朝两大核心区。

    简直就是完美。

    “可是去了,就是与贼会盟,于陛下身份有损。”

    邹元标说道。

    “如今这种时候,还管这些作甚?咱们其实也都清楚,在杨丰面前能自保就是最好,恐怕他自己不生内乱,咱们恢复应天是毫无希望,但以之前京城之变可见,杨丰部下终究也会贪腐,这与太祖当年没什么区别,太祖靠着屠刀杀了一茬又一茬,也仅仅是保住他生前。

    而杨丰更甚于太祖。

    太祖至少还知道养着勋贵,让武将得到好处,看他手下连个勋贵都没有。

    那些手下将领,早晚还是要学会贪腐,他想要人人做圣贤,但圣贤岂是人人可做。

    凡人终究是凡人,大明两百多年也不过出了一个海刚峰而已。

    咱们要做的就是自保,然后等,耐下心来等,咱们这一代等不到,那就让咱们的儿孙等,九十九年,不战而胜!”

    梅国桢说道。

    邹元标脸色有些复杂……

    他可是以道德楷模自居,虽然梅国桢说的也对,可作为一个以道德楷模自居的人,居然指望敌人的腐化堕落来赢得胜利,这未免有些太尴尬,这意思就是之所以打不过杨丰,完全是因为后者道德更高尚,更加清正廉明。

    这,这,这的确让人很羞耻。

    “杨丰若食言又如何对付?”

    赵南星说道。

    他们后面御座上的皇帝陛下昏昏欲睡……

    他就是个摆设,除了昏昏欲睡还能干什么?不过皇帝陛下这些年过的也不算差。

    做摆设也很好啊!

    本来就比较喜欢俏佳人,而且传说在封地搞过某种特权的弘光陛下,这些年在承天皇宫,主要工作就是造人。

    不过成功率很低,老朱家这一脉一直人丁不旺,朱元璋的强大繁殖能力基本上就没遗传下来,所以努力了这么多年,也就才造了两个皇子四个皇女,而且还夭折了两个。但无所事事的他,依然还在不断努力当中,很显然昨晚他努力累着了,对于这场关乎自己帝国命运的讨论,他没什么参与的兴趣。

    “应该不会,再说咱们就算在应天较量输了,难道还真照着他说的,就此放弃抵抗?去是要和他打,去输了也是要和他打,但去之后赢了,他若食言咱们就占据道义,而他遵守承诺,那咱们当然是好事。”

    耿定力说道。

    至于输了他们食言这种事情的道义问题就不讨论了。

    “他应该不会食言,杨丰已经拿下南直隶与浙江,可以说天下最富庶之地已然到手,此时突然召集会盟,似乎真有停战之心,毕竟京城事变应该已经让他清楚自己部下并不一定按照他设想的。他一直口口声声以太祖为尊,虽然自己装做不学无术,但实际上所知甚多,那他不可能不知道太祖晚年,是因何一次次兴起大狱。

    太祖遭遇的一切,他也在开始遭遇。

    这种时候见好就收,先停战,处理他内部才是最重要的。

    此人生性虽然狡诈,但其本性却过于幼稚,一心想着搞出个清清白白的世道,却不想世道如何能清清白白,一样米养百养人,人人皆有私心,百样人百样私心,人人皆求私利,百样人求百样利,纷杂如此又如何能清清白白?

    太祖一次杀几万人都杀不出个清清白白,他这种连农忙时候都不敢打仗的,连太祖的气魄都没有,还想搞出个清清白白世道?

    笑话!”

    梅国桢说道。

    “清清白白世道,有时候真不知咱们抵抗是为了什么?”

    熊廷弼苦笑着说道。

    “飞白,你可别被他蛊惑,无论他是为了什么,他都是一个欲篡夺大明江山之逆贼,我等皆大明之臣,大义不可废!”

    耿定力警惕的说道。

    “叔台公,晚辈终究还是读圣贤书的,大义面前知道该如何。”

    熊廷弼说道。

    耿定力很严肃的点了点头。

    熊廷弼可是他们的全部希望,不能动摇,他现在的身份已经是弘光朝右副都御史经略应天。

    然后常驻湖口,

    而梅国桢以兵部尚书督师,常驻九江充当他的后援,另外还有江西巡抚汪可受防御南昌。

    但精锐基本上都在熊廷弼手中。

    他的定胜军目前总兵力已经扩充到了十万,而且全部新式铠甲新式鸟铳再加上新式火炮,战术上他不敢玩杨丰那套,毕竟那样对士兵要求太高,但西班牙方阵对他来说又太呆板。所以他选择了一种很超前的战术,抛开长矛手,然后清一色的火枪手,火枪配刺刀,火枪手额外携带短兵器,临阵十轮射,同时大量使用野战炮。

    他的每个步兵营都有炮队。

    不是两斤半炮弹的。

    这种野战炮对于山地作战还是沉重了。

    所以定胜军的野战炮只有三百斤,可以打一斤半的炮弹……

    好吧,这是提前诞生的我大清劈山炮。

    然后这种大炮可以用马驮着机动,一个营就配备了十二门,一旦交战什么花样也不搞,就是摆上拒马,然后架好野战炮不停的轰,管你红巾军士兵糊脸一枪多么凶猛,我们就是火炮输出。上次的宿松之战,让熊廷弼完全成了炮党,山地营级单位作战,劈山炮轰击,火枪十轮射,打到差不多上刺刀,平原交战直接摆开阵势,然后上真正的重炮。

    定胜军以旅营编制。

    但他们的旅不是定额的,而是根据情况不同组队。

    营才是他们的基础。

    所有的营全都是士绅子弟带领,然后以宗族为纽带组成,也就是说一个营的绝大多数人,很可能都是一个宗族或者宗族姻亲,而营长基本上就是族长的儿子或者孙子,以这种方式确保忠诚度。

    实际上就是湘军化,这也是士绅军队的必然。

    大规模战役以旅为单位,旅指挥就是大的世家豪门子弟,然后根据需要调动一个个营组成,而旅直属有固定的骑兵和重炮部队。

    前者就不用说了,都是目前标准的火枪骑兵。

    后者大量使用大致七斤炮弹的重炮,也就是相当于欧洲的九磅炮。

    至于定胜军的都指挥,也就是熊廷弼自己,直辖的则是更大的十二磅和二十四磅级别火炮,也就是攻城重炮。

    另外他手中还有一个最精锐的骑兵旅。

    这支军团的火炮比例甚至达到了京营的两倍,话说他也算是明末少有懂军事的文人。

    所以他的原则就一个。

    拼士兵勇敢与忠诚的确我拼不过杨丰,那我就是玩火力至上,定胜军的士兵的确打不过红巾军,那我就用大炮堆死你。

    反正我就不缺铜铁。

    这时候德兴铜矿正在大规模开采。

    整个矿区已经涌入十几万人,而且汤显祖亲自带领军队驻守,就是拼尽全力开采,然后不断铸造出更多的野战炮。

    所以现在弘光朝抵抗杨丰的底气,就是他们手中有超过杨丰的矿产资源。

    不过这种疯狂的发展,倒是让大明的工业实力急剧增长,估计今年全世界其他国家生产的铁和铜加起来,都比不上大明,光是德兴铜矿,这一年就生产了一千多万斤。

    而云南的滇铜也超过一千万斤。

    后者的这个产量,已经达到了咱大清巅峰时候的产量。

    同样这个产量,也是目前瑞典**铜矿的年产量,但大明是两个这样的矿区。

    这还不算其他地方的铜矿,比如杨丰手中的铜官山,后者因为开采难度高,虽然和这些露天矿没法比,但也一样达到了百万斤

承天朝廷的选择,也决定了北方五省联盟的选择。

    实际上他们比承天做出决定还早。

 文学

    田乐等人才是真正面对红巾军压力的,如果不同意参加,那么今年冬天就是他们的决战之时了。

    至于决战……

    他们心里真没底啊!

    这时候五省联盟属于四面受敌。

    北方京城红巾军,南方不用说,西边是西征的张世爵和尤继先,赵梦麟和祁秉忠两家也不稳当,这时候贾待问已经在陕西组建新军,以便这两家倒戈时候能有个自保,之前他们完全依赖刘綎,可他们真没想到刘綎会卖他们,结果现在仓促之间连自保的兵力都不足。

    而一旦张世爵东进或者尤继先从延安南下,那陕西士绅还真就抓瞎了。

    另外还有东边的杜松,他那里同样直接威胁山东,另外红巾军的舰队也同样可以登陆胶州。

    山东已经很危险了。

    更重要的是……

    他们是个联盟,这种联盟就没有个齐心的。

    北直隶要山东增援他们,山东要河南增援他们,河南要陕西出兵帮忙,陕西要山西派兵支援……

    就这情况能干什么?

    杨丰干脆不管别的地方,就是派兵登陆胶州,让杜松和红巾军一起向济南进军,难道田乐还能派兵支援山东?还是方从哲能从河南调兵支援山东?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大家也都心里有数,真正指望的就是修棱堡铸炮,希望在红巾军进攻时候能拖住,然后用进攻成本的巨大,来迫使杨丰选择谈判。

    可现在杨丰居然直接要谈判了?

    惊喜啊!

    既然这样当然赶紧答应。

    就这样四份邀请书,三份获得了同意的回复。

    就是广州朝廷始终还没做出同意的回复,不过也没做出拒绝的回复。

    广州。

    “一群蠢货,他们真不配这花花世界!”

    骑着马走在广州街头的沐昌祚,看着周围繁华街道说道。

    “玛的,咱们在云南为国戍边,就守护这些狗东西在内地享福,照我说杨丰做的倒是让人快意。”

    他的大将贺世勋说道。

    这时候的广州虽然比不上苏州,但也是顶级都市,尤其是因为浙江投降,朝廷已经阻止葡萄牙人北上,实际上葡萄牙人也不敢北上,毕竟他们现在身份属于逆党,吴淞口的京观足够让他们却步。所以和过去一样,葡萄牙人全都停留澳门进行贸易,广州的出口额骤增,而且南洋公司因为要去印度贩兵,大明向印度贸易量也骤增。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