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冲刺校花雪白翘臀*挺进朋友人妻在阳台

日期: 栏目:官网大全 浏览:147 评论:0

可是,能因为这份感情伤的越重,不也正代表着爱的最深吗?

  温眠当年跟封沉携手并肩的时候有多般配,顾樱正是那个从头到尾见证着的人。

  正因如此,顾樱不想有任何事瞒着温眠,“班长前几天好像跟封沉联系上了。今年的同学会就在下个月举行,封沉据说会去参加。”

  顾樱说,“据说,封沉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

  封沉这两个字像是落在温眠心口的炸弹,她脑海中“嗡”的一声炸开了锅。

  温眠脸上的慌乱掩饰不住,“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阿樱我先走了。”

  望着仓皇离开的温眠,顾樱沉沉的叹了口气,“如果参加同学会的话,也不知道你俩现在见面会有多尴尬。如果不参加,不见封沉,你应该会后悔吧?”

  自顾樱嘴里提到过封沉之后,温眠一直都魂不守舍。

  回家的路上还差点被车撞了,那车在她面前不远处停下,她这才回过神。

  抬头一瞧,是厉擎天来接她回家。

  ……

  浴室里传来稀里哗啦的水声。

  姣好的身影映在浴室的门上,厉擎天坐在卧室的床边静静看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文学

  等温眠穿好浴袍从浴室出来,他倏忽间站了起来,朝她走去。

  温眠被他拉到床边坐下。

脚腕上忽然觉得一阵凉意,她看见厉擎天抬起她的脚踝,给她扣上了一根简单的链子。

  她隐约看见,上面刻着几个字母。

  “这是什么?”

  “送你的。”他语气淡淡的。

  带好了之后他也没松手,反而握着她白皙的脚腕,轻抚着把玩,“很适合你。”

  “你怎么会忽然想到送我这个?”温眠抬高了脚,低头看了看,才发现脚链上写的是她和他名字的大写字母。

  她轻轻拨弄了两下。

  他提醒说,“摘不下来的。”

  “啊?”她没听清。

  他忽然笑了一下,“这个脚链,你摘不下来的。除非,我亲自摘下。”

  温眠不信邪,低头寻找脚链的解扣,却真的找不到从哪里解开。

  她正准备抬头问他,却被他翻身压在身下。

  “既然我送了你东西,你是不是该给我些什么谢礼。”

  “你想要什么?”

  “你放在行李箱里的那枚铜钱扣,我拿走了。”

  温眠的心骤然一紧。

  正想说点什么,他炙热的吻,已经劈天盖地的落了下来,堵住了她拒绝的话。

  正当温眠以为他要剥光自己,跟自己上床的时候。

  他倏忽间吻了下她的眉心,将她抱在怀里,宠溺的蹭了蹭她头上,“睡觉。

同学会的邀请也发到了温眠手上,虽然她只在沿城大学上了一年。但封沉回来了,温眠的存在就自然会被人想起。

  接到邀请,温眠想了许久,还是决定去参加同学聚会。

  温眠跟顾樱坐在角落的位置,并不怎么显眼。

  封沉也真的出现了。

  只是,封沉出国留学了几年,现在退去当年的青涩,事业有成,身边已经有了新的女友。

  据说,已经很快要结婚。

  有好事的女同学便开始嘲笑温眠。

  她当初放弃封沉,现在自己过的像个弃妇。同学会还是跟顾樱过来,别人都有男朋友送,她却孤零零的像是个弃妇。

  一对比,天差地别。

  温眠看见封沉过的好,她反而觉得松了一口气。

  他跟封沉很早就认识,他们是高中同学,青春期的悸动总是难免,他们情不自禁的相恋,然后靠近同一所大学。

  封沉的家庭条件并不好,是温家司机的儿子。

  他上学时,并没有什么钱,却还是攒了许久的钱,给温眠买女生喜欢的东西。

  那时候的温眠跟封沉是极其相爱的。

  如果不是中途出现了那档子事,他们现在或许早就幸福的结婚了,而不是嫁给厉擎天,每天过着胆战心惊的日子。

  世界上没有后悔药,过去的都过去了。

  是她先嫁给了厉擎天,辜负了封沉,只要封沉过得好就好。

  温眠有些鼻酸,找了个借口,起身去卫生间。

  从卫生间出来,就看见封沉站在走道里,高大的身形被灯光拉的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