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12月17日保加利亚最新消息:(赵沫 禹烟)妻子的背叛小说在线阅读

日期: 栏目:十大排行 浏览:209 评论:0

电视剧压缩成了电影。

  除夕这天各大电影院同时上映。

  电影院。

  高清画面中。

  一个年代久远的舞厅里。

  一群年轻人打扮得像是留洋归来的学子。

  男人穿着西装。

  女人穿着裙子,巨大裙摆层层叠叠。

  戴着帽子,手里拿着蕾丝伞。

  他们交头接耳的交谈着。

  忽然。

  画面一转,所有人都昏迷不醒躺在地上。

  “号外,号外,一桩离奇失踪案。”卖报小童沿街叫卖。

  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拿着报纸。

  报纸上有十四个失踪男女的名单。

  有些是名门之后,甚至有不学无术的混混。

  身份鱼龙混杂。

  眼镜男人是报社编辑。

  随手将报纸放进包里。

  偶然一次。

  他发现了失踪这群人中的七人。

  他们摇身一变。

  变成了留洋归来的学子。

  迅速融入了上流社会。

  原来。

  他们被军统选中。

  偷偷送出国培养成为卧底。

  为军统收集情报。

  完成秘密任务。

  十四人当中有七个人脱颖而出。

  被选中完成一个暗杀任务。

  剩下的七人则是留下继续训练。

  很快他们也被派出来完成任务。

  第二组七人比另外七人稍显逊色。

  但是也是从众多人当中挑选出来的。

  他们的第一个任务是找出隐藏的‘特务’。

  第一组七人在完成任务当中发现。

  暗杀的目标是个爱国者。

  这和他们宣誓忠君爱国不同。

  违背了自己的誓言。

  于是两组人开始打起来。

  一组想要救人。

  二组要杀人。

  就在一组要将二组全灭的时候。

  新的任务出现了。

  找出倭国秘密实验地点。

  一组七人和二组暂时达成协议。

  先找出倭国秘密实验地点。

  其他的事暂时先放一放。

  经过千辛万苦。

  重重苦难之后。

  十四个人终于找到倭国秘密实验基地。

  并顺利潜入。

  就在他们要烧毁基地的时候。

  传来了枪声。

  原来。

  那个眼睛男人报社编辑是军统派来监视他们的。

  原本送出去的消息如石沉大海。

  想要揭露倭国阴谋的消息被按下了。

  十四个人面临抉择。

  他们毅然决然放了火。

  基地各处燃烧熊熊火焰。

  这时响起了旁白:实验基地烧毁了,十四个人再也没有出现。

  有人说他们投身了革命事业

  有人说他们被抓住处决了

  烈火中永生

  他们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电影落幕。

  所有人站起来用力鼓掌。

  赵沫看着演员表。

  摘下眼睛擦了下眼角。

  他看着身边的老父亲,“爸,电影结束了。”

  赵安平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荧幕上静止画面中是十四个年轻人。

  禹烟站在当中。

  她一声装备,手里拿着枪威风凛凛。

  旁边都是熟悉的面孔。

  有几个赵安平吃饭的时候见过。

  ——

  保姆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

  出国的戏是最后拍的。

  他们这会儿才回来。

  归家心切。

  阿斌把车子开出了赵沫的速度。

  车上的人激动不已。

  终于完成了。

  禹烟叹了口气。

  就在刚刚系统播报。

  她完成了任务。

  现在有一亿存款。

  还可以兑换性价比最高的歌曲。

  禹烟觉得以后的日子,混吃等死就好了。

  可是很快就打破了她的美梦。

  手机刚到手里就接了个电话。

  赵沫打给她说,公司需要启动资金。

  一亿先从大哥账户里划过去了。

  也就是说,一亿存款没有了。

  禹烟叹了口气。

  想要当个咸鱼咋这么难。

  “不高兴?”

  储以南感觉到了她的情绪变化。

  车上的人都看向禹烟。

  “烟姐怎么啦?”

  禹烟摆摆手,“没钱了。”

  “导演说了片酬会尽快打过来。我这里还有点存款。”

  沈心词从包里翻出一张卡递到禹烟面前。

  “钱不多。”

  一个急刹车。

  车里的人差点被甩出去。

  阿斌回头看着禹烟:“小妹,你差多少钱?我有点。”

  禹烟看了他一眼,“你留着娶媳妇吧!”

  “我只是感慨一句,有需要我会说的。”禹烟把面前的卡推了回去。

  “钱要用在刀刃上,省着花。”禹烟又说了句。

  “哦。”沈心词把卡收了起来。

  李强看着她,“小烟,你真的不需要帮忙?”

  “是的,就是存款花的差不多了。”

  保姆车很快启动。

  到了禹宅门口。

  有一群人冒出来。

  将保姆车团团围住。

  “禹烟。”

  “储以南,储神。”

  “李强,阿斌。沈心词。”

  车上的人茫然地对视。

  “给我签个名,好喜欢你们的电影。”

  “你们简直酷毙了。”

  由于粉丝太过热情。

  惊动了这里的片警。

  把人走请走以后。

  保姆车才慢慢开进院子里。

  禹烟一下车。

  看到赵沫和赵安平站在门口。

  赵安平慈祥地笑着:“回来了。”

  “嗯。”

  其他人都上前打招呼。

  “伯父好。”

  “赵伯伯好。”

  “好好好。”赵安平笑着招呼众人进屋。

  “原本想着给你们准备庆功宴的,现在也出不去了。”

  “就在家里吃,随便准备了一点点。”

  禹烟好奇地朝后院看。

  后院厨房门口摆了几张桌子。

  走到面前一看。

  满满一桌子菜。

  旁边架子上还有洗干净的青菜和下火锅的材料。

  “哇~”好丰盛。

  禹烟笑着对赵沫说道:“辛苦了。”

  赵沫扶了下眼睛,“是我和爸一起准备的。”

  老父亲慈祥地看着禹烟,“好像瘦了,多吃一点补补。”

  阿斌已经找了个位置坐下,“小妹,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一点。”

  众人憋着笑。

  禹烟夹了个鸡腿到他碗里,“吃你的,少说话。”

  储以南捂着嘴笑了。

  他端起一杯酒,“赵伯伯我们喝一杯。”

  赵安平脸臭臭的看他一眼。

  很勉强地喝了一杯。

  众人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

  赵沫端起酒杯,“大家喝一杯。”

  众人都端起杯子。

  “小七,储神,还有沈心词,李强你们的表现太好了。”

  赵沫唯独没有提阿斌。

  阿斌在一旁哼哼几句,“我们当然好了。哼!”

  他傲娇地看着赵安平,“爸,你说呢?”

  “好,都很好。”赵安平笑呵呵的。

  “小七,听说你最近手头有点紧。”

  他拿着一张递给禹烟,“一点零花钱。”

  阿斌凑过来用蚊子小声说“一亿,一点。”

  禹烟听清了。

  她瞪大眼睛,“不用了。”

  忍住心疼万分不舍把卡推回去。

  婉拒了。

  老父亲没有说什么。

  “吃菜,被客气。我订了好几天的食材。”

  “你们好好休息一下,补充营养。”

  老父亲絮絮叨叨,他自己没有吃多少东西。

  拼命给禹烟夹菜。

  送走了老父亲。

  禹烟窝在沙发上,“终于回家了。”

  储以南坐在她旁边,“什么时候去见家长?”

  “家里都催好久了,吃个饭好不好?”

  太快了吧!

  储以南带着蛊惑人心的声音。

  禹烟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储以南笑着出去打电话。

  禹烟站在门口向他挥手,“晚安。”

  储以南回头笑着说道:“晚安。”

  他笑着往小门那边走。

  禹烟伸了个懒腰。

  关上门。

  洗了澡头发还没干。

  上楼走到门口。

  看到白球蹲在房门口。

  禹烟和白球对视。

  “宿主,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禹烟一拍脑袋。

  终于想起还欠它大餐。

 文学

  “呵呵,你刚才怎么不出现?”

  “有现成的菜,我去煮。”

  好不容易把白球安抚好。

  禹烟刚刚睡下。

  手机响了一下。

  禹烟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一觉醒来到了中午。

  禹烟下楼洗漱好。

  看到储以南站在门口。

  他穿了西装。

  阳光照在他身上,像渡了一层光。

  禹烟看得呆了。

  咽了下口水。

  白球大摇大摆的从她面前走过去。

  禹烟想起欠它的饭。

  抱起它顺了下毛。

  “储哥,你穿这么正式,要去领奖?”

  储以南挑了下眉毛,“睡一觉就忘了。”

  昨天答应吃饭。

  禹烟干干笑了,“要不改天?”

  “时间不早了,让伯父伯母久等不太好。”

  储以南:“没关系,等多久他们都愿意。”

  禹烟上楼换衣服。

  她的衣柜里。

  只有一条黑色的裙子比较正式。

  套了一件大衣禹烟就这么出门了。

  储以南看了一眼。

  默默牵起她的手。

  两人一起走出去。

  经纪人兼司机傅纯早就在门口等着。

  看到他们两人出来。

  笑了下,“储哥,禹小姐。”

  半小时后。

  车子停在一家高级餐厅门口。

  储以南和禹烟两人戴着墨镜。

  手腕着手走进去。

  立刻有人上前。

  领着他们上楼到了一间包厢门口。

  禹烟和储以南刚走进去。

  储父储母看到他们立刻站了起来。

  储妈妈脸上带着温和的笑。

  她挽着禹烟的胳膊,“小烟过来坐。”

  顺手把一只玉镯子套在禹烟手上。

  禹烟偷看储以南一眼,“阿姨,这太贵重了。”

  虽然不识玉。

  电视上都是这么说的。

  准没错。

  储妈妈拍了下她的手,“不贵重,你喜欢就好。”

  禹烟再次看了储以南一眼。

  “你妈太热情,招架不住。”

  “喜欢就要,不喜欢放着。”

  两人无声交流。

  禹烟把手放下去。

  她担心打破了镯子。

  储妈妈笑着问,“小烟,你家里长辈在吗?改天去拜访一下。顺便谈一下婚事。”

  禹烟差点被呛到,求助地看着储以南。

  储以南回了个放心的眼神。

  “妈,小烟还没有告诉家里。”

储爸和储妈对视一眼。

  储妈妈吸了吸鼻子。

  神情哀伤,“我家的小子就是个木头。”

  “好不容易开窍了,我们着急啊。”

  “和他一样大的,孩子都小学毕业了。”

  “小烟,你年纪小,他已经老大不小了。”

  禹烟笑着摆摆手,“没有,我觉得刚刚好。”

  储妈十分赞同,笑着说道:“年纪大一点知道疼人。”

  “小烟,你住哪里?我没事可以找你逛逛街。”

  储以南把一碗汤放在禹烟面前。

  “她不喜欢逛街,平时都是网购。”

  储父笑着说,“年轻人都喜欢网购,再说了他们出门不方便的。”

  一顿饭吃完后。

  禹烟立刻选了家自助餐厅。

  白球已经等得炸毛了。

  飞快的打包了两袋子食物结账。

  一通操作把老板看愣住了。

  禹烟打了个车回家。

  马路对面老父亲和赵沫从暗处走出来。

  赵安平看着身边的儿子,“小二,你给小七找几个优秀的相亲对象。”

  “好好开开眼界。”

  赵沫点点头,“我这就去安排。”

  赵安平冷哼几声。

  他介意的是储家父母发朋友圈炫耀。

  两家这才解除婚约。

  丝毫不顾忌对方的颜面。

  要是储家父母知道禹烟是赵家千金。

  就是之前他们想尽办法解除婚约的姑娘。

  不知道作何感想。

  ——

  禹烟一回到家。

  立刻打开袋子摆在白球面前。

  白球像个大爷一样。

  等着开饭。

  阿斌走出来,“小妹,你去哪里?吃饭了没有?”

  “吃了。”禹烟笑着点了点头。

  阿斌应了一声。

  回头看着禹烟:“爸说晚上一起去吃饭。地址有点远。”

  “去。”禹烟想也不想应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