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后菊乡村|端庄美妇献身

日期: 栏目:十大排行 浏览:171 评论:0

依依郑重地问谢太后:“太后,你是不是吃了营养粥、甜腻的糕点?”


  谢太后别开头,不想跟她说话。


  不过,眼底的心虚出卖了她。


  谢德妃的眼底藏着一丝阴沉,针锋相对,“你医术不精,治不好母后,还要怪母后进食吗?”


  “德妃你头发长见识短,我不怪你。”依依的小奶音冷到了极致,“但是你用你的无知谋害太后,我不会让你逍遥法外。”


  “本宫谋害太后?”谢德妃好似听了个天大的笑话,“除非你有证据证明本宫谋害太后,否则,今日你出不了寿康宫!”


  “狐狸尾巴露出来了,我会亲手砍断哒。”依依忽然露出小奶兔般的笑靥。


  谢德妃顿时觉得毛骨悚然。


  今日必须借机除掉野丫头!


  否则,她在后宫还有地方站吗?


  她在内外命妇里的声望,还能回升吗?


  众多内外命妇窃窃私语。


  小郡主这是要把谢德妃往死里逼!


  不过,小郡主连陛下都敢怼,都敢欺负。


  更何况是谢德妃?


  锦嬷嬷忽然想起什么,吩咐宫人把这几日在寝殿洒扫的宫女叫过来。


  那小宫女名叫晓晓,是刚来的,负责内寝的洒扫。


  “小郡主,这几日晓晓来寝殿打扫,太后对她青睐有加。”


  锦嬷嬷觉得奇怪,晓晓只是平平无奇的宫女,为什么太后跟她有说有笑?


  依依酷飒地喝问:“晓晓,你是不是偷偷进献美食给太后吃?”


  晓晓咬死了没有,“奴婢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乱来。”


  “若查出来你给太后进献美食,不仅你要死,你的家人也要受你牵连。”锦嬷嬷威胁道。


  “奴婢不敢,奴婢没有。”晓晓低头。


  诸多逼问之下,她依然否认。


  依依瞧着她颇为冷静,不像寻常的宫人惊慌失措。


  谢德妃冷冽的声音响起来,“拜你所赐,寿康宫草木皆兵,哪有人敢冒着砍头的死罪给母后进献美食?”


  “我瞧着德妃你敢得很。”


  “你!”谢德妃气得咬碎金牙。


  “我这只小黄鸭的鼻子灵得很,这三日若你碰过营养粥、各式糕点,小黄鸭都闻得出来。”依依摸着小黄鸭的鸭头,“太后吃过什么,小黄鸭凑近闻一闻,也能闻得出来。”


  “不就是一只家畜吗?还成精了不成?”谢德妃刻薄的嘴脸越发的让人讨厌。


  “德妃你是担心小黄鸭揭发你谋害太后的阴谋吗?”依依无辜地眨巴着眼。


  谢德妃:“……”


  众多内外命妇:“…………”


  这时,小黄鸭跳到晓晓的肩头,嗅了又嗅。


  嘎嘎嘎~


  某只凶兽太过分了!


  老子又不是警犬!


  闻得出一朵花吗?


  晓晓紧张地把它赶走,神色有异,“快走!”


  萧景寒冷沉道:“你不敢让小黄鸭闻,就是心里有鬼。”


  锦嬷嬷猝不及防地扇去一巴掌,怒喝:“贱蹄子,还不如实招来?”


  晓晓匍匐在地,痛哭哀求:“奴婢伺候太后尽心尽力,没做过谋害太后的事。太后,救救奴婢……”


  “不必为难小宫女……”谢太后缓过劲儿。


  “还不快滚?”谢德妃暗暗松了一口气。


  “德妃,你当圣旨是放屁吗?”依依道,“给太后进献不能吃的吃食,就是谋害太后。你明目张胆地放了这宫女,是包庇她还是担心她供出主谋?”


  “母后不为难她,本宫只不过是顺着母后的意思。”谢德妃阴郁道。


  “之前的杀鸡儆猴,看来没人畏惧。”依依道,“锦嬷嬷。”


  锦嬷嬷吩咐侍卫,去查晓晓的家人,找到后统统杀掉。


  晓晓这才慌了,哭着磕头,“不要!锦嬷嬷,奴婢认罪,放过奴婢的家人吧……”


  锦嬷嬷:“谁指使你的?”


  晓晓的嘴唇颤抖了两下。


  “贱婢,你家人的性命都捏在你的手里,若你说错半个字,他们都要无辜丧命!”谢德妃眼梢凝着一丝阴毒。


  “你现在不供出主谋,你的家人一样会死。”依依软糯的童音颇有气势,让人信服,“若你招供,我保证你的家人不会受到主谋的戕害。”


  众多内外命妇:“……”


  萧家四兄弟:“…………”


  小崽崽,你可真敢保证!


  晓晓偷偷地瞄向谢德妃。


  谢德妃的眼眸眯了眯,缭绕着阴鸷的戾气。


  晓晓终究下了决心,“德妃指使奴婢这么做的……奴婢不敢,德妃就用奴婢的家人威胁奴婢……”


  “太后恕罪,小郡主恕罪……”


  “贱婢,你竟敢攀诬本宫!”谢德妃疾言厉色地怒斥,“太后是本宫的亲姑母,怎么会谋害太后?”


  “有其女必有其母。九公主偷偷给太后喂食,德妃你也这么干,为了博得太后的宠信,不顾太后的死活。”依依的小奶音带着几分嘲讽,“太后,你的亲侄女,亲孙女,把你当作在后宫稳固地位的工具人,你是开心呢还是悲哀呢?”


  谢太后:“……”


  谢德妃:“…………”


  众多内外命妇:“………………”


  天啦噜!


  小郡主讽刺当朝太后!


  不过,一针见血!


  谢德妃内心慌急,但面上不动声色,“本宫明白了,这是枭王府的一出好戏。小郡主勾结寿康宫的洒扫小宫女,诬蔑本宫。”


  “来人!把这贱婢拖下去乱棍打死!把小郡主关押暗房!”她陡然下令。

15210039352081571.jpg

  “德妃你急了急了急了,说明你心虚。”依依不紧不慢道,“德妃,你被陛下禁足,在后宫的地位一落千丈,若非太后求情,你根本不能踏出寝殿半步。所以你只能用非常的手段讨得太后的欢心。”


  “你血口喷人!”众目睽睽,谢德妃端着宠妃的风范,盛气凌人地教训,“你只是王府小郡主,有什么资格质疑本宫?”


  “侍卫何在?还不把她拖下去?!”她怒极。


  侍卫进来,气势如虎。


  萧景夜杀气凛凛,“谁敢?!”


  萧景翊、萧景辞不约而同地轰出一掌。


  为了小崽崽,他们暴露武功修为,又有何关系?


  几个侍卫摔飞出去。


  “在寿康宫动手,枭王府要谋逆吗?”谢德妃满面怒火,五官狰狞扭曲。


  “心怀不轨的人是德妃你。”依依又奶又酷,“德妃你谋害太后,明知故犯,德不配位。你应该换个封号,阴妃比较适合你的人设。”


  “你!”谢德妃怒得呼去一巴掌。


  众多内外命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