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夹得真紧H:发疯似的索要

日期: 栏目:十大排行 浏览:186 评论:0

元仕进瞧着她,想一想点头说:“笙儿娘,笙儿是我们家最有学问最有本事的人,你按他说的办事说话,绝对错不了。”


  元仕进放心的出了房间,他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听到后院传来戚善母子和元希珍说话的声音,他面有了笑容,走了出去,却碰到快步赶来的元达和。


  他收敛住面上的笑容:“老大,你赶过来有事吗?”


  元达和仔细的瞧了瞧元仕进的时候,舒了一口气,说:“爹,元三儿爹在村头说着话就倒了下去,这一会大家帮忙送人进城里看大夫。”


  元仕进听元达和的话,赶紧跟着他身后往村口走:“他一向身体没有毛病的,这一会突然倒下去,有没有伤到头?”


  元达和追在元仕进的身后,说:“十一叔把他扶住了,老村长大叔也赶过来看了,鼻子下面都捏红了,他还醒是不过来,这才决定往城里送。”


  他们父子走到的时候,村里的牛车已经把人搬到车上,元仕进走到车边叫了几声人,那人眼皮子颤了几下,大家满怀希望的启用着,他还是没有醒过来。


  村长坐在车架前,对车夫说:“赶紧走,这一会不能耽误了。”


  老村长跟着牛车走了好几步,给元仕进扯着停了下来,他回头满眼茫然神情望着元仕进,说:“昨儿晚上,我去瞧他,他还和我说,今年他家里面的事情多。


  我当时劝他,人没有什么大事情,回来只要好好养着便好了。这一会,我没有想过他会倒下去,他可不能倒的,他是他家里面的主心骨。”


  元仕进心里面相信城里的意思,劝老村长说:“他吉人自有天相,这一会大家瞧着他倒下去,又立时送他去城里看大夫,有大夫在,他会没有事情的。”


  老村长想一想大家说话的时候,他弟弟眼皮还颤动的事情,心里面又定了几分,他再想一想他爹去世的年纪,心里面更加稳了下来,他弟弟的年纪,还不到去的时候。


  元仕进送老村长回家后,他转身又去村头,见到大家望着山上的路,商量着还是要上山,从河边运一些石头铺一条山路出来。


  只是这一会村长不在家,大家也只是说一说,元仕进和大家说了一会话后,各自又转了回去。


  他回家和家里人说了刚发生的事情,林氏愣了愣:“我记得他的年纪不大啊。”


  元仕进点了点头,林氏叹息道:“他们家开春事就有些不太顺,这一趟事过了后,他们应该去拜一拜祖宗,和祖宗们好好的说一说话。”


  他们家当年分家的时候,元仕进给林氏推着拜了好几次祖宗,最终决定分了家。


  他现在听林氏的话,想起在外面的元达笙,决定还是要拜一拜祖宗,他把话说给林氏听,林氏连忙去准备供品,她还招呼戚善和元希珍过来,问了问她们现在是能不能帮忙?


  戚善听她的话,往后面退了一步,元希珍笑着说:“祖母,我来帮忙。”


  林氏瞧着戚善笑着说:“有我和珍儿在,你去照看喜儿吧。”


  戚善转头往房间走去,这一会孩子正睡着,但是她这几日不方便,的确不能沾手供品的事情。


  厨房里面,林氏仔细和元希珍说着这些方面的事情,元希珍听了后,只觉得祖母在这方面比她娘要精明太多,她家里面供祖先,她娘准备得没有这般细致。


  申时前,元仕进提着供品去拜祖先,他到的时候,老村长正好从里面出来,两人互相瞧了对方一眼,然后各自忙去了。

15210039352055204.jpg

  元仕进拜过祖先后,他的心定了下来,他和林氏说:“叫老大和老二家回来一起吃饭吧?”


  林氏赶紧安排元希珍去叫人,戚善把喜儿交到他祖父的手里面,祖孙两人一下子亲近起来,林氏听到房间里传出来的笑声,跟着面上有了笑容。


  柳氏和骆氏很快的带着菜过来了,元达和兄弟反而留在后面,他们兄弟凑在一处说话,说的也是元达笙在外面的事情。


  元达笙还没有平安书信送回来,家里面的人,总是有几分的担心。他们兄弟不在人前提起,也不敢在爹娘面前提及小弟的事情,只能兄弟两人悄悄的说上几句好话,宽慰各自的心。


  晚上,一家人坐着用餐的时候,元仕进夫妻满脸欣慰的神情,小儿子这一会也许到了京城,长孙在城里没有回来,他们都是为了前程奔波。


  元达和说了说听来的消息,老村长的弟弟夫妻已经从城里回家了,老村长弟弟的身体,只是好几日一直不曾睡好,晕过去后,他反而好好的睡了一觉。


  元仕进听到这个消息后,他反而笑了起来说:“他从前年青的时候,行事就不同旁人一样,那个时候,他爹娘在的时候,还追着他骂过不知道多少次。


  现在年纪大了,遇到事情了,还是那般的稳不住事情。他一路睡进城里面,大夫没有笑话他吗?”


  元达和兄弟也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事情,两人惊讶的瞪大眼睛瞧向他:“爹,你以前没有说过这样的事情?”


  “有什么好说的,谁年少无知的时候,不会做几桩糗事的。我们这一辈的人,自然不会和你们小辈说这样的事情。这一次,他要是不出这种让大家担心的事情,我们还不记得他年轻时候的事了。”


  果然最了解你的人是发小,最知道你的人是发小,最能够为你保守秘密的是发小,但是最能让你最后生气的还是发小,他们会在恼怒你的时候,在小辈们面前,提及你年少无知犯下的有趣过错。


  元家小辈都忍着笑意,互相瞧来瞧去,庆幸他们的爹娘不喜欢追着他们打骂,同辈们都互相知道对方几桩的糗事,谁也不会轻易提及对方的事情。


  元希珍有些羡慕的瞧了瞧兄弟们,她和小伙伴们会因为出嫁各自分开,也许有的人,自出嫁那一日起,她们便无再见面的机会。


  元希珍偏头瞧了瞧戚善母子,以后小婶婶和弟弟要跟着小叔叔一家走,她和他们相处的时光也不会太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