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高H肉辣灌浆男男|我被同桌扒开双腿摸出了水

日期: 栏目:购物攻略 浏览:758 评论:0

“你先不要说这些没用的,就一件事儿,合同里规定的柜台使用面积,是我们来决定的,最近我听说你们强占一些柜台面积,这位张总更是蛮横无比。”陆峰朝着艾尔米道:“你先不要说什么态度,这件事儿怎么解决?”

  “还在说柜台的事儿。”张总嗤笑一声,双手抱在胸前,靠在椅子上神色不屑,说道:“陆总,格局打开一点好不好?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们在乎那点柜台?现在诺基亚在国内销量可是非常不错的,只要我们愿意,随时可以开辟出一条销售渠道来,为什么跟你合作?是在帮你啊!这你都不明白?”

  也就是陆峰心脏强大,一般人听到这话,怕是会气的当场抽过去,一个人连吃带那的,结果口口声声说是在帮自己。

  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艾尔米似乎也认同这种说法,朝着陆峰道:“我的一片苦心,希望你能理解。可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个样子。你知道在佳峰电子的柜台上摆上诺基亚的产品,意味着什么嘛?你知道多少国内企业想要这样的背书嘛?”

  “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陆峰一挑眉道。

  “我就是希望你明白,佳峰电子终究是一家国内企业,还是要注意自己的身份,现在国内消费者对国际企业什么态度,你也应该清楚,但凡沾点洋气,产品就好卖的不是一丁半点,你真以为传呼机大卖,是自己营销的好嘛?”艾尔米的话语里满是傲慢。

  “这么说,还是沾了你们的光了?”

  “陆总,你不会真以为自己有资格跟我们坐在一块吧?”刘润趁机出言道:“之前只不过是因为传呼机市场大家坐在一块,这前提还是大陆市场,真要在国际上玩,你连给我们提鞋都不配!”

  其他人听到这话忍不住笑了起来,一来是觉得这段时间陆峰在传呼机领域内压着他们打,心里确实很窝火,可是这么一说,心里好受多了,二来是刘润说的实话,这帮人不过是代表着这些国际企业的小触手,真要动用整个庞然大物来斗。

  佳峰电子不过是只小蚂蚁而已。

  徐立华脸色铁青的坐在那,这顿饭绝对是他吃过最窝囊的一顿饭,大家不再是和和睦睦,而是摆出了身份和阶层,仿佛他们就是饭桌上供人取乐的小丑。

  杜国盈已经坐不住了,若不是陆峰在这,他怕是早就起身走人。

  “哈哈哈哈,嘿嘿嘿。”

  只有陆峰坐在那笑着,看着众人忍俊不禁,在场众人看到他如此发笑,一个个都有些懵了,不知道哪儿好笑。

  “陆峰,什么事儿那么好笑?说来听听,让我们也乐乐。”刘润开口问道。

  “我笑你们这些人,一点招都没有了嘛?开始用国际企业这层身份来说事儿了?给你提鞋都不配?你就不怕我拖下你的鞋,抽你的脸?”陆峰脸上的神情一紧,沉声道:“艾尔米,你这是要跟我翻脸啊?”

  “不是跟你翻脸,而是你这个人,不知道感恩。”莫妮卡抢在艾尔米前面说道:“你只知道自己付出了什么,完全不在乎我们付出了多少?你知道你这么做,多伤人心嘛?”

  “啧啧啧,不愧是国际企业,倒打一耙的本事真的强。”陆峰从兜里掏出一包烟,点着一根道:“我应该谢谢艾尔米小姐,跟我这样的人厮混在一起,真的是侮辱你了。”

  “陆总,请注意你的个人素质,不要当众抽烟!”莫妮卡提醒道。

  “哦哦哦,不好意思,忘了告诉你,我这个人没有素质。”陆峰站起身朝着众人道:“各位都是国际企业的人,我坐在这不合适,那我就要失陪了。”

  杜国盈听到这话,立马站起身,随时准备走人的状态,徐立华深吸一口气也站起了身。

  艾尔米看陆峰满脸不爽的样子道:“陆峰,国内有句话叫做见贤思齐,你也有国际化的雄心,我当初选择跟你合作,也是想拉你一把,国际化不仅仅是产品卖向全球,更重要的是融入国际化的这个圈子,需要一个人带你走进来。”

  “怎么滴?我得先去华尔街拜个码头啊?你们这国际化,我怎么听着一股帮派圈地的味道,我也留一句话,你已经做了初一,那就别怪我做十五,我这人一向吃软不吃硬,就说这么多,手下见真章,走了。”

  陆峰说完朝着杜国盈一招手朝着大门口而去,徐立华见此也跟了出去。

  在场的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蔡天伦和刘润对视一眼,心底暗暗冷笑,诺基亚在大陆全靠佳峰电子的渠道,真要是闹掰了,最大的得利者可就是在场的众人了。

  只不过现在大家正在往‘价格同盟’上谈,不好开口说什么落井下石的话,要不然,真的有好戏看了。

  艾尔米看到陆峰头也不回的走了,心里还是有些打鼓,生怕陆峰来真的,合同一旦作废,诺基亚可就完犊子了。

  莫妮卡撑得最稳,端起面前的红酒,很是优雅的说道:“我们继续。”

  张总傲慢的抬了抬下巴,嘴里发出一声冷哼,她是真心认为国际企业能够让国内企业疯狂追求,那份高傲是从心底溢出来的。

  “价格方面,我认为可以接受,除了我们几家外,市场并没有任何威胁,若是合适的话,价格同盟的合同,随时可以签。”莫妮卡提议道

  陆峰三人下了楼,徐立华很是气愤道:“太过分了,哪儿有这样的?简直是侮辱人,国际企业又怎么样?国际企业就能欺负人嘛?”

  “徐总,你刚才怎么不说?”杜国盈看着他道。

  “我这人就是太喜欢给人留面子,这事儿办的是真恶心,我还是从宁波赶过来的,还当着我们的面搞垄断,是真不要脸,我现在是越来越觉得,陆总之前说得话对,国内企业若是发展不起来,普通消费者,就是任人宰割的绵羊!”徐总气愤的说道。

  “所以啊,吾辈当自强,我们才是自己人。”陆峰拍着徐立华的肩膀道:“在传呼机市场他们就不敢这么说话,为什么?就是因为有你我这样的有志之士在啊。”

  徐立华长舒了一口气,看上去被气的不轻,他也算是国内有名的青年才俊,今天落这么个下场,关键是不敢说话,万一得罪了在场的人,后面真的要往国际上发展,说不定就给你使绊子。

  “窝囊啊!”

  “窝囊是因为你还心存幻想,现在情况你也看清楚了,谁才是跟你站在一条线上的,心里有个数儿。”陆峰朝着他道:“回去吧。”

  “那我先回去了啊,有空去宁波,我做东,肯定好好招待。”徐立华客气着。

  “放心吧,国内企业都是好兄弟。”

  俩人互相加油打气着,恨不得互相扶持,让国内通讯业突飞猛进,冲出亚洲面向世界,好一番惺惺相惜,徐总上车离去了。

  目送着徐总的车子远去,杜国盈感叹道;“徐总也是个性情中人啊,只有国内企业团结一致,才能有未来。”

  “性情中人?真要是性情中人刚才就应该开口说话。”陆峰朝着杜国盈道;“传呼机下一步怎么办,你清楚了没?”

  “下一步?”杜国盈懵了,纳闷道:“怎么了?”

  “刚才你没听见嘛?两千六的终端市场价格打的很激烈,波导在两千六以下的价格吃的都快撑死了,回去后推出一个新品牌,主打两千六以下的价位,争夺市场。”陆峰沉声道。

  杜国盈傻眼了,刚才不还惺惺相惜嘛,陆峰翻脸有点快啊!

  “知道了,这件事儿尽快安排。”杜国盈说完问道:“那诺基亚怎么办?”

  “一个诺基亚而已,小意思,这回这出闹剧,应该是新来的莫妮卡折腾出来的,跟我来这套?”陆峰哼了一声朝着车子走去,嘴里嘀咕道:“玩不死你!”

  “陆总,我们想要朝着国际化走,就不能太得罪这些企业了。”杜国盈小跑着追了上去道:“这也是他们的底气所在。”

  “什么叫国际企业?得到国际资本扶持,并且在全球市场占据主导地位的才叫国际企业,就凭他们?真想在国际上站稳脚跟,是打出来的,不是舔出来的。”陆峰说着话拉开车门坐了进去道:“只要撂翻几家,亮亮肌肉,我们就是国际企业了。”

杜国盈开着车往回走,陆峰坐在后排闭目养神,他透过后视镜看着后排的男人,俩人不过差几岁而已,然而看上去陆峰却比杜国盈沉稳了太多。

 文学

  刚才饭局之上,杜国盈对于徐总还心生相惜,毕竟此刻这帮企业摆出一副外人的姿态,只有这两家企业在国内苦撑着,现在波导对佳峰电子也没有太威胁,然而陆峰还是要大举屠刀!

  杜国盈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陆峰不敢干的事情,艾尔米说的其实也有道理,诺基亚手机入驻佳峰柜台后,给消费者的感觉就是跟外资有着说不清的关系,好像佳峰电子真的沾了一点洋气。

  这是诺基亚折腾的底气所在。

  但是就想依靠这一点,加上一个容貌甚佳的艾尔米就想拿捏陆峰?

  怕是想多了。

  杜国盈毫不怀疑,陆峰就算是给诺基亚扬了,也不是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

  饭局散去,艾尔米回到公司,回想起陆峰愤怒离席,生怕自己用力过度,让他做出不可控的事情,看向莫妮卡道“要不我打个电话,安抚一下他。”

  “安抚谁?”莫妮卡问道。

  “陆峰啊!”

  “你安抚他干什么?你现在就是要给他压力,往死了压,只要他肯低头,以后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你现在跟他低头,他立刻又觉得牛逼了。”莫妮卡朝着艾尔米道“不许给他打电话,等着他来跟你道歉!”

  “就是啊,艾尔米,你不知道多少人喜欢你,就凭你的长相、学历、家室,多少男人跪在地上求着你青睐呢,你跟他低什么头?”张总朝着艾尔米拍马屁道“更何况你还是外国人,陆峰真要是跟你在一块,他绝对光宗耀祖了,你是不知道国内的情况。”

  不管是莫妮卡还是张总,都没跟陆峰接触过,艾尔米算是跟陆峰相处过一段时间,是不是光宗耀祖不知道,但是艾尔米觉得,陆峰此刻怕是把她祖坟刨了的心都有。

  这个男人跟她们想的那些人不一样,他太过刚烈!

  “你不要担心,就算他最后没有屈服,大不了我们再按照合同执行,最终什么都不会亏损,但是一旦成功,就可以蚕食掉佳峰最好的销售渠道。”莫妮卡朝着张总说道“这几天在几家销量最好的柜台,在广告宣传、柜台位置上争取。”

  “您放心,这方面我最擅长!”张总自信道。

  “那就先这么安排。”莫妮卡看到艾尔米还是有几分犹豫,安慰道“你不要把他想的那么强大,相信我,这种办法我们只占便宜,他若是反抗比较激烈,大不了退回来嘛。”

  “好!”艾尔米点点头,仔细想了一下,这确实是个稳赚不赔的方法。

  陆峰回到公司后,连着开了两个会,都是关于人才储备中心的,魏艳丹在这方面下了大功夫,相关资料整理了两个大文件夹,同时关于人才储备中心改革方案也提出了一厚摞。

  已经是傍晚六点多,偌大的会议室内坐着三十多岁号人,气氛有些严肃,陆峰抽着烟看着眼前的一大堆文件夹,其中更多的是人才储备中心管理方案图。

  “目前来看,我依然觉得把人才储备中心放在事业部下管理比较好,大家也很同意这个方案,关于人储内部的改革,我们趋向于做等级,例如一级人才、二级人才、特级人才什么的,就仿造国家那个科学院去弄!”魏艳丹把一份结构图拿过来说道。

  “你不要这么搞,人才储备中心里面都是年轻人,对这个没感觉的,你得让他们觉得特别厉害,什么一级二级的,他们听完觉得特别老土。”陆峰直接否了,沉思了一下道“依我看弄天地玄黄吧,听上去酷一点,而且人才储备中心不仅要储备实习生,我们这些高管也弄进去。”

  “天地玄黄的话,这怎么弄?”旁边的副总纳闷道。

  “分成黄院、玄院、地院、天院。黄院就是刚进来的实习生,玄院是中下层管理,地院就是中层管理,天院则是高管。这么划分的话,对于刚进来的实习生有激励作用,好像就差两三个等级,他们就能进天院了,要给他们希望,要不然来十个人跑八个,也不像话。”陆峰朝着众人说道。

  现场众人纷纷点头,论画饼这件事儿,还得看陆总啊!

  “那就按陆总的办,这四个院,到时候内部的管理再进行规划。”魏艳丹把规划图拿过来,放在旁边助理面前,助理在规划图上写着四院的规划。

  “人才储备中心我是委以重任的,如果说研发公司是集团的大脑,那么人才储备中心就是集团的心脏,人才储备中心还要担任起培训的重要,更是贯彻企业文化的重要部门,所以直接由集团总部管理,集团事业部分管。”陆峰朝着众人道“要广纳人才,只有人才汇聚,才能快速发展。资金、人才是两条大腿,只要有了这两样,天下何处不可去?”

  “最近我们也在重点关注,之前储备中心的人才流失确实很严重,也是我们工作的失职。”魏艳丹站在一旁承认自己的错误。

  “也不是你的问题,主要是发展需要。不仅是国内,更重要的是国外,我们现在就要有国际视野,什么事情都要考虑全球,在人才招揽这一块,更是需要有吸纳全球人才的能力,所以除了这四院外,再开设一个别院,主要是吸纳一些国外的人才,跟国外高校建立人才输送合作。”

  在场的一群负责人听到这话,脸色凝重了起来,国内的高校合作都很困难,跟国外合作?

  若是一些普通大学,也没有必要,他们也不了解海外学校的情况,很容易被骗,至于海外名校,人家根本不会搭理你的。

  “陆总,海外学校合作这方面,我觉得困难比较大。”魏艳丹说出了众人心里想的。

  “这个确实,海外学校的一些情况我们不了解,容易被骗。”

  “这个事情还需要慢慢的斟酌,最好是弄出一条流程来,里面的内容较为复杂。”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生怕陆峰把这件事儿给他们定成考核指标,那时候他们就是全国抓外国人充数都不一定能完成任务。

  “海外学校是很困难,所以你们目前把国内做好,我呢,去开辟海外市场。”陆峰翻看了一眼文件夹,问道“现在人才储备中心还是设立在苏州嘛?”

  “对,在那边厂区的一栋楼里,现在有差不多两百多名实习生正在培训,每个月都会有部门去那边挑选人。”魏艳丹回答道。

  “我有时间去看一下,扩大吸纳人员的同时,也要做好副中心,像是深圳这些大城市都要有,培训上面也不要太过于拘谨了,企业的经历、文化、认同这些都要有,就是不能让他们跑,该打鸡血就打鸡血,让他们觉得干一年是主管,干两年是副经理,干三年是区域负责人,干五年就是高管,明白嘛?”陆峰朝着魏艳丹道“你得给他们希望。”

  “这方面我们加强,接下来会对储备中心的管理形成一套系列方案去执行。”魏艳丹答应道。

  “就先说到这吧,后面再聊,对于一些难搞的学校可以花点钱嘛。”陆峰说着话站起身,跟魏艳丹小声道“现在很多学校不是开始搞什么就业率嘛,你跟学校的一些关键人聊一下,来一个人给五十块或一百块的抽头,来了就按住灌输企业文化,这样一来留存率就高了嘛。”

  魏艳丹暗暗点头,说道“陆总,这些孩子们寒窗苦读这些年,家里都盼着分配正式工,我们这么做是不是有点。”

  “你看你这个人。”陆峰撇了她一眼道“怎么那么不会思考问题呢?不再包分配是大势所趋,这些孩子迟早是要面对社会的,单纯的他们面对这个肮脏的社会,还不是被坑?我们是做什么?我们是在拯救他们啊。你想一下,一个大学生自己找工作,然后吭哧吭哧去干活儿,最后不给工资,这种事儿现在多不多?”

  “确实挺多的。”魏艳丹点头道。

  “对啊,这么一比较,我们是不是在做慈善?”陆峰拍着魏艳丹的肩膀道“你要明白一个道理,刚开始说点夸张的话语,是为了引导他们走向正确的道路。”

  “您说的确实有道理,我们能给他们一个底线,他们还小,不知道这个社会是没有底线的,也是个好事儿。”魏艳丹感悟道。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