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全校的玩具:学长这是楼道不可以

日期: 栏目:十大排行 浏览:485 评论:0

这不边灵犀按照往常的习惯,留下最后一个月的时间让学生自选论文范围写一篇期末论文,按照毕业论文的标准。
  消息一出口,边灵犀就听见了异样的声音。这届大一新生真不好带,一个个都唉声叹气的。
  “好了,我知道你们才大一,觉得自己还是个小妹妹小弟弟,但是进了帝京大学的校门就得学会学习。而进了我们教育与研究学院的院门,在座的各位就不再是单纯的学生,你们身上更多肩负的是我们国家未来教育重任。我们学院不培养没有创新思维的学生,更不培养没有耐心的教师。”
  “可是,边教授。我们才大一,这些都不懂了,我们怎么去做调研?”
  说话的女生边灵犀有印象,不就是上次到鲸落帝秀吃饭的刘玲?怎么,连续请了两个月的假期之后,挨到期末了才回来上学?这是以为所有事情都已经解决了,没事了就敢出来蹦跶呢?
  “刘玲,你身为班长理应起到带头作用,而不是带着全班同学一起质疑老师的话。当然我并不是说你们身为学生就丧失了质疑老师的权利。你需要分清楚场合。”边灵犀这还是第一次对一个学生语气相当严重,面目表情的样子有些胆小的同学看着都觉得害怕。
  她边灵犀从不怕事儿,也从来不惹事。
  可有的人要是触及了她的底线,别怪她心狠手辣!
  “刘玲同学不会做实地调研是因为你已经两个月没有来上课了,但是学院那边只有你一个月的请假记录,所以我想问问你剩下的一个月去干嘛呢?”
  “我去干什么事情,边教授好像管不着吧?”刘玲眼睛里仿佛淬着血丝,面色惨白,即使打了一打腮红,也依旧看得出来,边灵犀上课之前就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原本她只是觉得刘玲应该是不舒服,但砍他大冬天的额头上还冒着冷汗,再加上脸色惨白,嘴唇哆嗦。
  她的心里面有种不好的预感!
  “其他的同学还有什么疑问吗?实地调研这门课程我们专门为大家开设了另外一门专业看,修习时间就是这个学期,当然也是我给大家上的课。所以,这门课的期末作业相当于两门课的成绩综合,大家要认真对待。”
  边灵犀把细致的要求发到了班级群里面,没多久,下课铃声就响了起来。一群人蜂拥而出,前后两道门一下子就挤满了学生。
  边灵犀倒是没有慌着走,只是慢悠悠在讲台上收拾课本,看着学生走得差不多了,她才缓慢走下讲台,走到了刘玲的课桌前。
  “你吸毒呢?”
  边灵犀先前是不敢确定的,可是刘玲现在的症状越来越像她以前在边疆见着的一个吸毒人士,那个男人毒瘾发作时也是这种情况,浑身难受不已。
  刘玲这还算好的,或者是还没有完全发作,还处于能够容忍的边缘。
  “谁要你管?”刘玲死鸭子嘴硬,明明胸口处有种爬满了蚂蚁的疼痛感,可她还是硬生生咬着牙支撑着,嘴皮都被咬破了,最后疼得在地上打滚,嘴里面还一个劲儿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喂,你好,孙乐,你先把车子开进学校来,对,我就在在西门第一幢┄嗯┄对┄”
  孙乐接到电话还有些奇怪,但是还是和门口的保安说清楚了原因,再加上边灵犀的担保,保安这才放孙乐进去。
  孙乐开着车在学校里转了两圈才找到边灵犀说的明志楼,西门第一幢。
  “你在干什么?”孙乐看见在教室里推搡着的两个女人,急忙上前护住了边灵犀的后腰。
  奈何她后仰的速度快过了孙乐奔跑的速度,边灵犀的腰还是往课桌上撞了一下。
  “嫂子,你没事吧。”孙乐亲眼看着人从自己手里面划过,压根来不及管旁边发疯似跑出去的刘玲,“嫂子,你坚持一下。我马上送您去医院。”
  边灵犀痛得额头上都是细细密密的汗水,小腹处紧绷的感觉让她心里面有种深深的不安之情。
  她的孩子?难道还没有仔细欣赏过这个世界就要离开了吗?
  边灵犀不愿意,谁都不愿意?!
  ┄┄
  “好痛。”
  “我好痛!”
  晏舒刚刚赶到医院,脸上的妆还没有来得及卸,深沉的眸子盯着床上喃喃自语的女人,心疼得紧。
  “犀宝,老婆,我在这里,没事了,没事儿了,我在了。”
  边灵犀察觉到了自己身处一片纯白色的地方,身边全是来来往往的人群,可是为什么她躺在了手术床上面,满脸雪白色。她吓得着急忙慌摸了摸手术台上自己的脸颊,但是为什么她的手直接穿过了护士的手掌,连自己的脸颊都摸不到。
  呵呵~
  她这是死了吗?
  手术台面前的妇科主任满头大汗,旁边的助手不断替她擦着汗滴,惹湿了鼻梁上的眼镜镜片,主任抢救了很长很长时间,最后宣布了放弃。
  “胎儿保不住了。”
  ‘边灵犀’盯着那个即将成型的小东西就这样被扔进了手术专用垃圾桶,她捂着自己的嘴呜呜哭了起来。她想去把自己的孩子拿出来,她不要她待在那么脏的地方,可是她无能为力,她的缥缈的手掌一次又一次穿过了没有成型的小孩子的身体。
  一次又一次,绝望又孤独。
  边灵犀一会儿看着手术台上自己没了心跳,却在眼角间留下了一滴泪水,一会儿看着自己的孩子静静躺在垃圾桶里面,她的心为什么这么痛?
  真的好痛好痛?!
  “死亡时间,中午时间一点三十二分。”
  主治医生冰冷的声音宣布了她的死讯,如同本就寒冷的冬季我们还在结满冰棱的地窖里躲猫猫。
  画面一转,边灵犀突然出现在一个黑森森阴暗潮湿的房间,一个男人满脸憔悴,抱着一具尸体一动不动,嘴里面一直在嘀咕着一句话,“犀宝,老婆,不要,你不要离开我,孩子离开我了,现在就连你也要离开我吗?”
  男人身边围着好多好多人,边灵犀看见了自己的父亲满眼通红,还有乐微和呦呦姐,他们都哭得晕倒了好几次,也被医生抢救了好几次。
  男人就这样一直抱着她的身体,什么都不吃,什么都不说,一直这样直到有人把他敲晕┄┄
  “犀宝┄”

 文学

叶清下午刚从郊区那边谈了一个合作案回来,连忙赶过来看了小两口。没想到一进门就见到了晏舒不修边幅的样子。
  一向喜欢干净的晏大神死气沉沉的在病床前面守了一夜,早上还去拍了一个先前累积下来的广告代言,晚上还要兼顾周氏集团打进欧洲市场的案子,是个人都经不住几方蹂躏啊,更何况晏舒现在因为边灵犀的原因,什么事情都听不去。
  叶清刚才过来的时候就向主治医生咨询了边灵犀的情况,只要孩子还在那就好。
  “小晏,你先吃点东西。我已经问过医生了,孩子已经保住了,现在只需要静养就好。”
  这小两口果然都是一个样,全都是倔脾气的人。叶清了解晏舒,但是不了解边灵犀,但在这段时间的交流之中,她也能够明显看出来,小晏这个心上人也是个工作狂。
  所以,想要静养保胎还是需要下点功夫。
  “不要,不要┄┄”
  “不要仍掉我的宝宝┄┄”
  “求求你┄┄”
  “晏先生,你快起来,别哭了┄┄”
  边灵犀感觉自己想要摸摸他的脸,可还是无能为力,他就像是躲不过的梦魇,穿身而过。
  晏舒听到声响,连忙从洗手间跑了出来,脸上还有没有清洗干净的洗面奶泡泡。
  “犀宝,醒醒。”
  “老婆,你醒醒。”
  晏舒叫了好几声,床上的小女人才微微睁开眼睛。
  “这是哪里?我不是死掉了吗?”
  边灵犀的脑袋有些发懵,一时间没有分清楚梦境和现实的区别。
  “傻瓜,你现在在医院里面,说什么死不死的傻话。”晏舒见她醒过来了,心才渐渐安定下来。
  “老婆,你下次可不能吓我了,你不知道我接到乐子电话说你和宝宝出事了,我的心里面有多慌。”
  的确,他当时慌得直接开不了车,投资方老板都觉得他们合作多年以来,晏大神第一次在公众场合出差错,一听见是晏大神老婆出了事情,投资方老板二话不说,亲自开车把晏舒送到了医院,人家还好心的在急救室门外等到了平安的消息才悄悄离开。
  当时晏舒的脑袋里想的全是边灵犀的身影,压根没有发现这些问题。他之所以知道,还得益于孙乐一个小时之前说的那些话。
  “晏先生,我们的宝宝没事吧?”边灵犀刚醒过来,身上还很痛,特别是左边腰上,轻轻起身都扯着痛得厉害。
  “宝宝没事,现在就是妈妈的身体太虚弱了,还需要在医院里面待几天才能回家。所以这几天时间妈妈要乖乖的,宝宝才能健健康康的来到这个世界。”
  “我一定好好在医院待着,这次再也不忙着跑回家了。”
  “那就这样说好了,这次老公全程陪着老婆,陪着你们,我也是哪里都不去了。”
  “那不行,爸爸还需要出去赚钱养家了。”
  “放心,爸爸的钱还够养妈妈和宝宝两辈子。”
  工作狂对上工作狂,即使再想要放空身心休息,那也是不可能的。
  两个人说了会儿话,没多久病房门就被人轻轻推开了,来人是孙乐和叶清。叶清一进门看她已经醒了,赶忙放下心来。
  “灵犀,你现在觉得怎么样,还好吗?”
  “谢谢清洁的关心,我还好,宝宝也很好。”
  边灵犀说到宝宝的时候脸上笑容十分温柔,叶清一个成熟的女人都看得如痴如醉更何况是晏舒?
  从前边灵犀从未想过自己会在23岁的时候就结婚生子,她为自己规划的路线是30岁之前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就会相亲结婚生子,但是她足够幸运,这一天提前到来了。
  边灵犀醒过来已经是晚上了,大家都忙在医院忙前忙后的,都没有吃晚餐。正好边灵犀也觉得很饿,索性就凑成一桌一起吃了。
  边灵犀这次住的还是上次那个病房,她因为不方便下床,晏舒就把晚餐端到床上餐桌给她吃,他也是随便薅了把椅子坐在床边和她一起吃饭。
  而叶清和孙乐就在沙发里吃饭。
  “晏先生,我的怎么都是粥啊?”边灵犀看着桌子上清汤寡水的晚餐,食欲都没有了。
  天知道她现在胃里面空空的,就想吃些暖和的,还想吃面条。
  “我想着你刚进医院所以就买得清淡了一些,不过我就怕你不喜欢吃,所以多买了一份番茄鱼粉,想吃吗?”
  还好叶清未雨绸缪,买晚餐之前先去咨询了医生,不然要真的听取晏舒的建议,她估计今天晚上晏舒可没有好果子吃。
  “清姐,犀宝的身体不好,还是吃些清淡的就好。”晏舒出声制止了两个人之间的‘眉目传情’。
  他也是为了自家媳妇儿好,才醒过来万一吃了这些东西反胃了怎么办?
  叶清也知道他的担忧,但是她觉得他有些害怕得太过了。
  她三年前怀孕的时候也是吃着东西,而且流产之后医生也说了能吃。
  况且她买之前特意问过了医生,是可以吃的。
  “你们男人就是不了解女人怀孕时候的难受,想吃的东西偏偏不让吃,那得多痛苦,再说了这鱼粉是你大哥亲自做了送过来的,我还能害了你老婆和孩子不成?”
  唐棣不禁打得了流氓,还能欧做得了一手好饭。这些技能都多亏了叶清的‘懒惰’,他才慢慢学会的。
  只要他在家,也请每天都能够吃到他亲自做的饭菜。可谓美哉!
  “晏先生,我想吃嘛~”边灵犀故意嘟起小嘴,眨巴眨巴眼睛,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得晏舒心里面一阵心疼,“只能吃一点点。”
  “嗯,我保证。”
  计谋得逞,边灵犀赶忙接过叶清手里的一大碗鱼粉,开心的打开了保温桶盖子。
  顿时,一阵番茄香气飘散混入空气中。
  恰到好处的番茄香味,再加上弥漫的鱼香,软硬适中的鱼粉裹上浓郁的番茄汤汁,吸上一口感觉瞬间进入了天堂,花香四溢,弥漫着温情。
  晏舒知道大哥做的饭一向不差,可是真有她表现的这么美味吗?
  晏舒对此还存有疑惑,可是自己带着质疑的心情挑了一口鱼粉入嘴,他顿时被大哥的厨艺折服了。
  “清姐,你确定这是大哥做的?”
  叶清挑眉自豪到,“这是当然,不是你棣哥做的,还能是谁做的?”
  唐棣最近准备转业结婚,组织上舍不得他这个好苗子就此遁入商场,混成笑面虎,所以给了他一个月的假期。唐棣最近可是在家苦练厨艺,就是为了随时随地满足叶清的奇葩胃口。
  为此,叶清做梦都笑醒过好几次。所以她不容别人质疑棣哥,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小晏弟弟也不行。
  “看来大哥的厨艺又长进了不少,下次我一定让棣哥教教我,下次我老婆想要吃鱼粉,就不用麻烦大哥了。”我亲自做给我老婆吃。
  叶清白了他一眼,不就一份鱼粉?至于吃醋吃成这样?你就算是再修炼几年你也比不上我们家棣哥。
  叶清傲气的扬了扬下巴,朝着晏舒挑衅到,“小晏,你比我和你晏哥小了好几岁,所以啊,你还是省省吧,我们加起来可是比你多吃了六年的盐巴。”
  晏舒无所谓到,“怎么清姐这是向我炫耀你们年纪大吗?”
  咳咳~叶清吃进去的东西混着淡淡的辣椒,闻言直接呛到了喉咙,一直咳嗽个不停。
  好在孙乐还特意给她留了一瓶矿泉水,见她难受的样子,他连忙打开瓶盖,顺手递了过去。
  “慢着,喝这个。”孙乐手都还没有伸直,一只大手就拦住了他的手,从他手里面抢过了矿泉水瓶子,自己一口饮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