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被下春药双腿主动张开:车里疯狂索要

日期: 栏目:十大排行 浏览:276 评论:0

 “明白了!”

        皮天成带头大声回答。

        太好玩了!

        看霸剑吃瘪的模样太有趣!兽宫果真比自己老爹掌管的虚宫好玩得多。

        “明白了!”

        三昧仙君与周笑兴奋地把头猛点,其实他们什么都没有明白。只觉得师尊好厉害。

        “明白了……”

        岳朗垂头丧气。他已经知晓,自己就是被霸剑师尊算计,才流落兽宫之中。虽然自己也觊觎兽宫宫主的刀法,但霸剑师尊的做法,令他既不解又受伤。

        “明白什么了?”

        厄因珠呆呆地咬着手指,从一开始到现在,她什么都不明白。

        真小小低头看着这神态各异的五人,知道自己任重而道远。

        她侧坐在自己的凳子上,目光悠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你们知我兽宫,为什么要纳徒?”

        为什么要纳徒?

        这是个什么鬼问题?纳徒不是应该的事情吗?您看哪个宫主不纳徒?纳徒好处多多呀!以后出门打架都有人捧场子!

        心里这样想,但三妹和周笑不敢说,毕竟师尊问了,这问题的答案就一定不简单,鉴于自己一开口就一定错的想法,他们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因为大梦道尊他老人家,需要一支特殊战队。”本来就没等待众人的答案,真小小自问自答起来。

        特……特殊战队?

        我们?

        许三妹被这个意外之外的回答给深深震惊了,他低头看看自己,又侧头看看还虚境的周笑,着实想不出来,宗主他老人家什么任务,需要战力如此渣的战队!

        难道是比做饭?

        那周笑势必是大师兄!

        “你们觉得,以一敌多少才算厉害?”知道自己这些懵懵懂懂的弟子心里都在想些什么,她睨着眸子,轻轻发问。

        “弟子无能,如果同阶的话,弟子觉得……以一敌二已经是我极限了。”感觉师尊正瞪着自己,许三妹汗涔涔的,恭恭敬敬拱手回答。

        “不,我的理想是以一敌十,老娘要当天下最厉害的兽……咳,女修士!”厄因珠双手叉腰。

        “如果是师父的话,大概可以以一敌百?”周笑红着脸,小声恭维。其实溜须拍马的事情他在三梦天内做得可是行云流水,但不知道为毛面对这看上去与自己年纪别无二般的兽宫宫主,他气短得厉害,感觉自己什么小手段在她面前都无处遁形。

        “错了。”

        听到诸弟子的回答。真小小轻轻摇头。

        嘶!

        岳朗倒吸冷气,难不成兽宫这里,是教导以一敌千之术的?

        想想兽宫宫主那惊艳的一刀,他内心骤然一团火热!甚至被霸剑师尊厌弃算计的心伤都扫到了一边。

        “不战而屈人之兵,一张嘴说死一个大罗,一份算计破灭一个宗门,以一人之力,祸害万万人,才算厉害。”

        真小小翘起了嘴角。

        呃……

        在场五人,当下被真小小的言论所震惊。

 文学

借着众人的震惊,真小小笑着说道。

        “我要传你们的,就是祸害大道,你们……不对,你们中的三人,本就是祸害中的祸害,小泥鳅中的泥鳅,不用怀疑自己,你们一定可以继承我的衣钵,搞崩几个山门。”

        想想灭宗大法能在皮天成,三昧仙君和周笑手里发扬光大,真小小就兴奋得厉害。

        “这跟涡云老大说得不一样呀!我来这里,是来学兽法的!”厄因珠大声反驳。

        众人一听,顿时明白师父为什么要说“五人中的三位”!因为这里还有两个是师尊没看上眼的小垃圾。

        祸害大法?

        岳朗瞠目结舌,一头黑线。

        “可我的剑……是霸道浩然的剑法!”他弱弱提出质疑,听上去祸害大法,从本源上就与他的剑气善恶相悖。

        “心浩然而剑浩然,而当你一人面对一整个魔道淫宗,你根本打不过的时候,你的浩然剑气完全没有什么鸟用,现在我教你一种极限生存之道,能在魔道淫宗活下去,还贱兮兮,静悄悄地干掉所有邪恶大佬,你学是不学?”

        面对岳朗这种木头,真小小循循善诱。

        我的浩然剑……没有什么鸟用……

        我靠!

        这话太伤人自尊了!

        不过要是为了正义,男子汉大丈夫,我忍辱负重,我愿为达到浩然的目的而进行不浩然的行为!

        “我学!”咬牙切齿,岳朗用力点头。反正今日一天,他三观已经崩坏了好几回,没有什么能比被霸剑师尊遗弃更糟糕的事情了,现在落在兽宫宫主手里,她要自己怎样,自己就怎样!

        “我懂了。不战而屈人之兵,以最小的付出换取最大利益!靠自己一人的努力和算计搞金钱搞战兽搞事业搞垮不道德之人的家底!”

        周笑一边哆嗦,一边兴奋地打起响鼻。

        “所以说刚刚师尊明知极宫霸剑宫主算计岳朗大哥,还非要气势汹汹去极宫讨说法,正是拿捏了他的短处,轻轻松松为我们搞银子!”

        捏起地上那一枚枚沉重的储物口袋,周笑……开窍了。

        “说得很对,以后你就是五人里的大师兄。”

        孺子可教也!

        之前真小小就最看好周笑,现在他又第一个彻底领会自己的深意,真小小不禁笑着对他点点头。

        “周笑是老大,小皮老二,三妹仍旧排第三,至于老四嘛……”真小小的目光在厄因珠与岳朗之间来回扫荡,真不知道应该更嫌弃哪一个才好。她犹豫了半天才下定决心:“小珠老四,小朗老五。”

        我?

        大师兄?

        周笑如被雷击,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之前被召集到兽宫门口,眺望那威严的宫门浩瀚的兽塔,他只满心期待能被留在此地,即使是继续烧火做饭也好,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真的成为了传承弟子,还特么是传承序列第一!

        “这不合适吧?”

        周笑已经腿软得抖成了面条。

        “合适,怎么不合适了,这是依纳徒试炼分数排出的一二三,你们都是凭实力争取到的地位,下个月,去向霸剑要银子的重担,就交到你头上了。”真小小对周笑寄以厚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