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趴着被抖S受狠调教男男/连臀缝也被扒开打过

日期: 栏目:医药健康 浏览:2816 评论:0

不止如此,虽然邰勉被解封了一点点,但他身上的法印扔在,桎梏也在,只是让他多了那么一丢丢的自由,解封了他的眼睛和嘴巴而已。

  卓煜和康冰洋也算是见识过符慕白的眼力和脾气了,他们俩在她面前,可是再也不敢乱摆架子了。

  以至于符慕白现在只是随便夸了他们一句而已,他们却是莫名其妙的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连声道:“符天师过誉了。”

  而此时的邰勉,也终于看见了符慕白。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恨意:“你果然就是符慕白!”

  他就说嘛,当初在广场上的时候,他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被几个普通人绊住了手脚,最后甚至还落入了警方手里!

  原来这臭丫头一早就在算计他了!

  可恨他当然竟然没有认出符慕白,这才一时大意,坠入了她悄然布置下来的陷阱,以至于让自己落到了如今这等地步!

  “邰蛊师,好久不见了啊!”符慕白笑吟吟的和邰勉打着招呼。

  卓煜等人:“……”

  杀人诛心啊!

  邰勉这会儿最不想看见的,应该就是她了?

  亏她竟然还能装出一副好友重逢的模样来,简直比邪师还够不要脸的!

  邰勉也没有想到,再次见面,符慕白对他竟会是这样的态度!

  这倒是直接就把邰勉给干蒙了。

  沉默了一会儿,邰勉突然阴森的笑了起来:“的确是好久不见了。不过,符天师若是想找我叙旧的话,是不是应该给我先换个好点儿的地方呢?另外,我不喜欢听别人称呼我为蛊师。我可是货真价实的天师!”

  “好的呢邰蛊师。”符慕白仍是笑吟吟的道。

 文学



  众人:“……”

  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听清楚邰勉在说什么是吧?!

  邰勉:“……我说了,我是天师……”

  “好的呢邰蛊师。”符慕白笑着打断了他的话。

  邰勉:“……你到底想干什么?”

  “早这样不就完了嘛!”符慕白笑道,“我来这儿的目的,难道邰蛊师你心里还能不清楚?”

  卓煜默默的看了康冰洋一眼。

  想当初,因为蛊师这个称呼,他们可是被邰勉的不配合态度折腾了好几天。

  直到后来他们再不提起邰勉的蛊师身份,邰勉这才稍微配合了点儿。

  但即便如此,邰勉也只是愿意正眼看他们了,仍是不愿意开口跟他们说一句的!

  可现在,符慕白这么轻易的,就让邰勉接受了蛊师这个称呼。

  所以,难道他们真的是比符慕白要差很多吗?

  康冰洋这会儿却是已经顾不上卓煜了。

  他正专心的盯着符慕白和邰勉,不愿意错过他们之间任何的谈话。

  邰勉冷笑一声:“如果符天师是为了跟他们一样的目的而来的话,那我好心劝一句,你最好趁早放弃!”

  邰勉口中的“他们”,指的显然就是卓煜和康冰洋了。

  符慕白看似不解的问道:“我为什么要放弃啊?邰蛊师你要是不能给我一个有力的解释的话,那可就别怪我没办法听你的话了。毕竟,不论你我的身份,单看你我所做的事情,你是害人的,我是抓那些害人的,我想办法让你开口认清你的犯罪事实,这本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就放弃呢?”

  卓煜等人:“……”

  听听,听听人家这话!

  这也太冠冕堂皇了吧?!

  这要是让不知情的人给听见了,还不得以为符慕白才是官方的人,他们这些人才是被请来的外援啊?!

  邰勉:“……我是不会开口的!”

  啊啊啊啊!!!简直气死人了!

  这个符慕白,他以前只听说过她的名声的,但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她还是这么一个……特别会气人的性子的啊!

  她这小嘴一张一合的,竟然一下子就把他给打成了犯罪分子!

  在他们天师界,那害人救人靠的全是自己的本事。

  以前也没人说过,那害人的就是犯罪分子啊?!

  虽然这意思都是一个意思,但犯罪分子这四个字光是听起来,就明显让人更加唾弃了啊!

  邰勉咬牙切齿的瞪着符慕白,简直恨不得把她拆了骨头给活吃了似的!

  “我明白。”符慕白一副“我理解你”的样子,认真点头道,“你是反派嘛,像这种反派经典台词,你肯定是要照着老规矩走一遍的。没事儿,你按流程来,我肯定配合你,包你满意!”

  卓煜等人:“……”

  这场谈话的走势可真是越来越奇怪了,他们已经有些看不懂了!

  邰勉:“……”

  这下好了,他又被打成反派了?!

  邰勉差点儿没被符慕白给气得脑袋冒烟儿了!

  他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这才冷冷的看着符慕白道:“符天师,你好歹也是声名在外的人物,又何必用这么幼稚的伎俩才让我生气呢?你以为,我在盛怒之下会失了理智,跟你说些你想听到的话吗?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你还是早点死了这条心吧。想让我开口,你就拿出点儿真本事来!别弄这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不过是徒惹人笑话罢了!”

  原来如此!

  卓煜等人恍然大悟。

  难怪符慕白说的话这么奇奇怪怪的呢,原来她是打着想要惹怒邰勉的主意吗?

  “是吗?”符慕白并没有被戳穿了心思后的恼怒,脸上的笑意反倒更深了,“邰蛊师,这话我可是不认同的!手段这种东西,有用就行了。至于幼稚不幼稚的,反倒是其次。你觉得呢?”

  邰勉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她:“你倒是够嘴硬的。怎么,难道你还觉得你这幼稚的手段,真能有用不成?”

  真要有用的话,那也不会这么简单的就被他给拆穿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