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董事的屈辱后续16:征服美艳市长宁雪

日期: 栏目:购物攻略 浏览:383 评论:0

席间的歌舞赵彦无心欣赏。

也没心思去拍便宜爹的马屁。

此刻他只是无情的干饭机器。

练武练的是肉身,修仙修的是神魂,此刻他能感受到自己的神魂在不断壮大,自己的修为也在不断进步。

更坚定了他要当皇帝的心思。

就算只是个傀儡皇帝,天天吃各种灵丹和灵果总没有问题吧。

赵彦的吃相非常难看,不过也没有人在意,因为他本来就不太聪明。

聪明人谁会在这个时候干饭,而且还干得那么难看,当然是要着重展现出皇家风度,顺便恭维皇帝才对。

咚咚~

古震敲了两下桌子。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

连干饭人赵彦也停了下来。

古震环视一周,沉声说道:“今日早朝得报,北海妖族生乱,北海州各郡县深受其害,生灵涂炭。尔等身为朕之子,大虞亲王,生来锦衣玉食享万民供养,自当回馈天下,今朕欲以尔等为北海各郡守,抵御妖族,恢复民生,不知尔等可能担起责否。”

“儿臣愿为父皇分忧!”众人连忙匍匐在地,心潮澎湃,激动不已。

他们知道,皇帝即将突破玄仙前往中三天,这是对他们的一次考核。

北海各郡都遭受到海妖所害,已经生灵涂炭,十室九空,民不聊生。

他们各自前往担任哥郡郡守,抵御妖族是军事,而恢复民生是政事。

哪个郡经营得最好,那在军政上就压了其他人一头。

军政无双,当为太子。

他们明争暗斗那么久,现在就要进决赛圈了,谁又能不感到激动呢?

古震大笑:“这才是我大虞的亲王,才是朕的儿子,李大伴宣旨吧。”

“诺。”李大伴上前一步,拿出一张圣旨展开,一个个文字宛如游龙一般飘浮在空中,旁边还盖着大印。

“虞皇诏曰:北海妖族生乱,州内民生凋零,今有诸王……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封朕之长子秦王古昊为北海州莱阳郡守,次子景王古封为弘阳郡守,三子靖王古亮为海阳郡守,四子寿王古涛为青阳郡守,五子代王古尘为华阳郡守,六子雍王古钟为宁阳郡守,七子燕王古寒为上阳郡守,八子珲王古傲为中阳郡守,九子洛王古翊为下阳郡守……巴拉巴拉钦此。”

海州刚好九个郡,皆以阳为名。

众人一时间忘了谢恩,因为谁都没想到古翊居然也被皇帝加了进去。

不过随后又不以为然,抵抗妖族和治理郡县都需要人才和钱粮,他们各自有母族支持,或朝中大臣支持。

而老九古翊毛都没有,拿头去治理下阳郡?所以只是皇帝为了显示自己一视同仁,加进来打酱油的而已。

至于陈国余孽会不会帮老九,这他们都没放在心上,老九要是真敢跟陈国余孽勾结,那简直是自寻死路。

“儿臣叩谢皇恩,必不负所望!”

九人叩恩。

“嗯,免礼吧,海州军情如火,接旨后三日内各自出京赴任,年后朕会亲自巡视海州各郡。”古震说道。

现在距离过年还有九个月。

他们只有九个月的“考试”时间。

九个月后古震亲自批改“试卷”。

分高者,为太子。

最后这句话虽然没说出来,但所有人心里都有数,纷纷攒着一口气。

家宴结束后,诸王各自出宫。

都走得很急,忙着回去找自己的家臣商议,准备赴任事宜。

“五哥,我……我该怎么办啊,没想到父皇竟然把我也算进去了。”赵彦一脸茫然无措的抓着老五古尘。

古尘拍了拍他的手:“你什么都不干就行了,父皇不会苛责你的。”

话音落下,甩开赵彦快步而去。

他也忙着回去准备赴任的事,哪有时间在这里安慰赵彦啊。

要是竞争失败,他们都会很惨。

赵彦这个人畜无害的废物反而会过得比他们都安稳。

“唉……这……这……”

赵彦在原地急得跺脚,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垂头丧气的蹬车离去。

这一幕也被禀报给了古震。

古震沉吟片刻:“拟旨,丞相楚雄有佳女名岚,赐婚于洛王古翊。”

李大伴身体颤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毕恭毕敬的答道:“诺。”

随后便拟旨去了。

古震在原地静座,喃喃自语的说道:“不管你是真傻还是装傻,都是朕的儿子,朕也算是给你机会了。”

大虞仙朝看似繁花似锦,实则如烈火烹油,一切安稳,只是因为他如今还在,能压下去一切反对的声音。

等他去中三天,虞国必定生变。

毕竟丞相楚雄的势力太大了。

除了老九古翊,另外八个皇子在朝中各有支持者,背后还有母族。

一旦丞相楚雄与他们任何一个人联姻,那这个人就肯定会登上大位。

而楚家的威势也会更上一层楼。

等他走后有谁还能压得住楚家?

所以这是他绝不允许的事情。

直接把楚家强行跟最弱的老九绑定在一起,楚家为了保住恩荣就必须推老九上位,就要跟诸多大臣翻脸。

因为朝堂上许多大臣都不会容许一个有陈国血脉的皇子登上皇位。

楚家跟他们斗的话,在这个过程中自然就削弱了楚家。

最后就算老九成功登上皇位,那楚家也肯定是惨胜,会元气大伤。

至于楚家元气后面能不能恢复,那就要看老九是真傻还是假傻了。

如果老九没能登位,那继位的新君也肯定不会放过元气大伤的楚家。

九个儿子都是他亲生的,其实谁当皇帝都行,但楚家必须要被削弱。

肉要烂在锅里!

而且老九如果当上皇帝的话也有个好处,能收服那些陈国余孽的心。

让大虞实现真正的四海升平。

古震是一国之主,自有其胸怀。

站在他的角度,根本没有喜欢哪个儿子和不喜欢哪个儿子的说法。

他不会选择最喜欢的儿子继位。

他只会选择最合适的儿子继位。

当天夜里,一个消息震惊了虞都城,皇帝派诸王出宫治理海州郡县。

都知道这是要做最后角逐了。

可还没等众人消化完这个消息。

又一个大新闻砸晕了他们。

皇帝赐婚丞相楚雄之女楚岚于九皇子古翊,并规定年后即刻晚婚。

换句话说,也就是诸王考核结束后,等太子选出来后,两人就完婚。

皇帝金口玉言,从这一刻开始,楚家就被动和老九古翊绑在了一起。

很多人都很懵逼,这是个什么信号?难道是准备扶持老九当太子?这是在给他增加实力了?

有不少大臣直接连夜进宫,请求皇帝收回赐婚成命,并不许古翊前往海州,理由是怕他被陈国余孽蛊惑。

由此可见朝堂上对古翊这个陈国余孽何等反感,没办法,都害怕古翊登基之后,朝堂就容不下他们了啊。

但皇帝压根儿就没有见他们。

只有少数人能看出古震的用心。

这少数人中就包括丞相楚雄。

“真是岂有此理,我妹妹何等出色,怎么能嫁给一个废物呢!另外八个皇子,随便哪一个不比洛王强!”

“就是,爹,皇上怎么能这样,我楚家对大虞可是功劳赫赫啊!”

楚雄的两个儿子对此十分愤怒,感觉受到了皇帝对他们楚家的羞辱。

倒是当事人楚岚本身很平静。

她身材高挑,穿着一身大红色宫装,端庄华丽腰线纤细,臀线起伏跌宕,冷峻的面孔看不见有表情波动。

“住口,就是因为我们楚家功劳赫赫才会如此。”楚雄呵斥了两个儿子一番,看向女儿:“你怎么看。”

“皇命不可违,更何况,比起另外八人,女儿也更钟意洛王,洛王虽弱,但如此正好。”楚岚嘴角上挑。

透露出强烈的自信和野心。

楚雄有些感慨,两个儿子毛毛躁躁,女儿进退有节,可惜非男儿身。

随后他叹了口气:“没想到陛下忌惮我楚家到了如此地步,为了我楚家的未来,也必须推洛王上位了。”

“爹爹,纵然我家与全朝为敌,但只要洛王能继位,我楚家必定会更胜往昔。”楚岚斩钉截铁的说道。

楚雄皱眉,他觉得自己这个女儿自信过头了:“可洛王若是假痴呢?”

“就算是装傻,但他修炼一道是装不了的,天资奇差,修为更弱,赤霄天终究是靠实力说话的,他没有实力,只能靠我们。”楚岚抿嘴一笑。

随后她又话锋一转:“而且女儿对他还算了解,他是装傻,但也只是有小聪明而无大智慧,不足为虑。”

在一开始听说皇帝赐婚她给洛王古翊时她如遭雷击,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

只有嫁给洛王,才能借洛王的手来实现她的抱负,只有最弱的洛王才能被她控制住,其他八王都不可能。

“罢了,洛王离京时,你去送送他吧,既然陛下钦点了,那我家就全力支持洛王。”楚雄也燃起了斗志。

楚岚抿嘴一笑:“女儿身为洛王未来的妻子,自然是要去送行的。”

她看不上洛王但不耽误利用他。

她心里倒是有个喜欢的男人,可惜为了自己的抱负,为了楚家,她也只能放下情情爱爱,嫁给洛王为妻。

等有朝一日她掌控了这个偌大仙朝的权柄时,再与那人谈情也不迟。

也只有这样,才配得上那人。

……………

赵彦还不知道他的心机小婊贝未来想给他戴绿帽子,此时他正头疼。

因为老三古亮这个莽夫来了。

“古翊!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马上去进宫跪死不受,求父皇收回赐婚成名!”古亮怒目圆睁的呵斥道。

赵彦苦笑一声:“三哥,父皇金口玉言,又岂是我能够拒绝的?我自知配不上楚岚,也只想偏安一隅不卷入大位之争……”

“我呸!陈国孽种,也配卷入大位之争?知道配不上楚岚,就赶紧去求父皇收回成命,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古亮现在就已经不客气了。

赵彦心中生恨,甘霖娘,等老子当了皇帝,看我草不草泥马就完了。

既然你非要自己跳坑。

那就别怪我铲土把你给埋了。

“是,是,三哥息怒,小弟现在就进宫求父皇收回成命。”赵彦脸色苍白的连连点头,显然被吓到了。

古亮更不屑一顾:“呸,瞧瞧你这样子也想吃天鹅肉,还不快去!”

“我我我……我现在就去。”赵彦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直接向皇宫而去。

“来者何人,止步!宫门已闭,有什么事明早再来,擅近者死!”

玄武门上方的守将呵斥赵彦。

“我是洛王古翊,还望将军速速开门救我性命,否则小王危矣……”

赵彦说着,直接就一屁股坐在门口嚎啕大哭了起来,哭得撕心裂肺。

“这……”守将连忙去通报皇帝。

不多时,赵彦感觉眼前一花,下一秒人已经出现在了一座宫殿里。

“你堂堂亲王,竟哭啸宫门,成何体统!”古震脸色漆黑的呵斥道。

赵彦打了个激灵,随后连忙扑在地上哭道:“儿儿臣一废人也,哪能配得上楚家女,求父皇收回成命。”

“放肆!朕金口玉言,又岂有朝令夕改之理。”古震冷冷的说道。

赵彦嚎啕大哭:“父皇,求父皇收回成命,儿近些年胆战心惊,只想安稳度日,不想涉及其他,更不想坏了兄弟感情,只求父皇救儿性命!”

在演技这方面,他不输白导演。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你可还有一亲王的样子!”古震怒气冲天。

他现在都怀疑这儿子不是装傻,是真傻了,不然也装得太像了吧。

随后他问道:“可有人逼你!”

“没有,没有人逼儿臣,儿臣只是自知配不上楚家女,亦不想横生事故。”赵彦当即否认了有人逼迫他。

虞都城任何事都瞒不了皇帝。

他要是说是古亮逼他,那就有特意来告状的嫌疑,可如果是皇帝主动发现古亮逼他,那效果又不一样了。

毕竟他本来就从小胆小怕事,被古亮逼迫来拒绝赐婚,也是合理的。

赵彦已经是个成熟的老阴币了。

古震面无表情:“天家皇子,又如何配不上区区楚家女?此事休要再提了,你且出宫吧,莫惹朕厌烦。”

话音落下,随手一挥,赵彦再次回过神来时,就已经在皇宫外面了。

很快,宫里下了一道口谕。

靖王古亮德行有失,被勒令禁足一月,各种钱粮消减一半。

赵彦知道后顿时忍不住笑了。

他们只有九个月的考核时间。

古亮慢了一个月那就步步慢。

可以说,这家伙已经出局了。

这煞笔也真是绝了,其他几个皇子就不恨他吗?偏偏只古亮来闹事。

这不是把刀往他手里递吗?

他逼迫赵彦去拒绝赐婚,说小了是德行有失威逼手足,说大了那就是不满皇帝,对抗皇命,这不是找死?

“哗啦啦!”“哐当!”“砰!”

“混蛋!这个狗混账!”

古亮在王府大发雷霆,各种东西砸了一大堆,都无法减轻他的愤怒。

被禁足一月,就失了先机。

一个月后他才到北海,还怎么跟老大,老二,老五他们去竞争?

所以他对赵彦可谓是恨之入骨。

“三哥慎言,小心隔墙有耳,传到父皇耳中,便是你不满意惩戒,心怀怨念了。”老六雍王古钟劝解道。

他和古亮一母同胞,也是古亮夺嫡的助力,比起暴躁的古亮要冷静。

古亮听见这话,纵然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也只能被迫冷静下来,咬牙切齿:“老六,老九那王八蛋害得我被禁足一月,现在该如何是好?”

“三哥今夜不该去的,大哥二哥他们哪个不恼,可都没人去找老九的麻烦,因为这非老九能决定的,而是父皇的意志。”古钟幽幽叹了口气。

古亮脸上闪过一抹羞恼:“事情都已经出了,还说这些有何用,现在的关键是想办法弥补我犯的过错。”

“三哥放心,等小弟我到了宁阳郡后,也会帮你照看海阳郡,等你来了也不会落后太多。”古钟承诺道。

古亮感动:“麻烦六弟了。”

“何谈麻烦,本一母同胞,自当同舟共济。”古钟大义凛然的说道。

古亮亲自送古钟出了门。

“真是个蠢货!比老九还蠢!”

古钟骂骂咧咧的说了一句,上了马车之后便说道:“去代王府。”

他已经抛弃这蠢货了,这辆车都已经要翻了,赶紧跳车才是硬道理。

现在楚岚要嫁给老九,所以无论如何楚家都会支持老九出来争位。

老九自然不可能再支持老五。

因为在古钟看来,古翊这个废物落在楚家手里后就已经身不由己了。

不是他想不争就能不争的。

所以代王老五又成了孤身一人。

自己这时投靠他正是雪中送炭。

毕竟自己能带给他的助力,可比原来的老九能给他的助力要大多了。

至于为什么古钟自己不争,其实很简单,他意识到自己不是那块料。

一开始想扶持亲哥哥老三,但是没想到亲哥哥老三是扶不起的阿斗。

再跟着老三,他前途无亮啊!

老三真是比老九还蠢一百倍。

想到老九,古钟神色又惊疑不定起来,他今晚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呢?

如果是故意的话,那他可就太可怕了,一出手就直接弄出局一个。

不过想到老九的过往,和与他接触的过程,古钟又觉得自己多虑了。

老九绝对没那么聪明。

只是老三太蠢了而已。

………………

接下来的三日期间。

不断有朝官反对洛王参与争位。

不过都被皇帝和丞相挡了回去。

自古以来,皇权和相权相争。

一旦两人联合,那就无敌了。

所以渐渐的大臣们也默认了九皇子参与争夺大位,只是也已经暗中准备好了联手阻止他竞争成功。

赵彦对此有所耳闻,不过他却丝毫不慌,因为他就算什么都不做,楚家也会用尽吃奶的力气推他上位的。

他不搞反向操作拉后腿就行了。

同时,除了被禁足的老三之外,另外七位皇子都已经出京赴任了。

各自带了许多钱粮和人才兵甲。

赵彦依旧是不慌不忙,因为他没什么好准备的,而且他相信楚家那边已经帮他准备好了,坐等他去接收。

“王爷,明天就是第三天了,您是不是该去相府拜访一下?”

皇帝不急太监急,一个小太监见赵彦居然还悠闲的在自家王府池塘里钓鱼,实在是忍不住提醒了他一句。

小太监叫小桂子。

是古翊的亲信,是他母亲生前安排到他身边的,已服侍他数年,也是唯一一个知道古翊是装傻卖傻的人。

“去不得。”赵彦淡淡的说道。

他现在表现出的就是不愿意娶楚岚,要是屁颠屁颠去相府,不就暴露他两天前那个晚上是故意算计古亮?

要是发现他那么心机深那么坏。

不知道多少人又要睡不着了。

赵彦就是要继续苟,让所有人都轻视他,然后他给所有人一个惊喜。

小桂子急的团团转:“那王爷您也不能就这么什么都不做啊,我们明天总不能空着手就去下阳郡了吧。”

“你说得对,我的确不应该什么都不做。”赵彦突然丢了鱼竿说道。

小桂子眼睛一亮,王爷终于要开始做准备了,然后就听见赵彦兴奋的说道:“我该去看看我三哥有多惨,而且六哥背他投靠五哥的好消息他还不知道吧,我要去给他分享一下。”

小桂子:“…………”

“去不得,王爷,去不得啊,靖王殿下因你而落难,您现在去看他就会让人觉得您心胸狭窄,这可不利于您啊!”小桂子急急忙忙的劝告道。

赵彦说道:“无需多言,备车,等了两天,三哥气想必消了些,我要去向他道歉,这绝非我本意,是我牵连了他,我必须要得到他的原谅。”

小桂子瞬间眼睛一亮,对啊,王爷平时装出的就是胆小如鼠的样子。

而且最畏惧性情暴戾的靖王。

得罪了他后又怎能安心居于家中而不闻不问呢?这完全不符合人设。

所以赵彦等了两天,是等古亮消气,然后再去道歉求饶,这很合理。

在正常人看来这是多此一举。

但赵彦做出来,这就很合理。

不多时,靖王府。

“参见洛王殿下。”

门口的卫兵向赵彦行礼。

这些兵是派来监视古亮禁足的。

“我来拜访兄长,快去通报。”

赵彦手里亲自提着礼物。

“遵命。”一个卫兵转身进府。

不一会儿卫兵出来请赵彦进去。

赵彦提着礼物来到偏厅,都不在大厅招待他,可想而知多看不起他。

不过赵彦不在乎。

先笑不是笑,笑到最后才是笑。

“小弟见过三哥。”

赵彦对着古亮拱手。

“哼!你还敢来,怎么,是来看我笑话的吗。”古亮冷冷的说道,端起一杯茶浅尝,都不拿正眼看赵彦。

赵彦点了点头:“啊,对。”

“噗嗤——”古亮一口茶喷出,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赵彦,随后勃然大怒:“你说什么!你敢看我笑话!”

赵彦又点了点头:“啊,对。”

“你……小人得志!你以为有楚家撑腰了,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古亮气得脸色铁青,浑身都在颤抖。

赵彦又笑着点头:“啊,对。”

古亮:“…………”

他心中狂吼:虎落平阳被犬欺!

“好好好啊,好个老九,谁都没看出你还有这么小人的一面,还真是小人难缠!你以为我本禁足一月就彻底出局了吗?”古亮恶狠狠的说道。

赵彦顿时又笑了:“啊,对。”

古亮想吐血,赵彦这副态度气得他手脚发颤,他努力想反驳,想证明自己还行:“实话告诉你,我六弟……”

“三哥,说到六哥,我今天还有个关于他的好消息要告诉你。”赵彦打断了他的话,一脸喜气洋洋之色。

虽然对于他打断自己说话十分恼怒,不过还是好奇的问道:“什么。”

被禁足,与外界断了通讯,他收到的消息有延迟,还不知外面的事。

“六哥已经投靠五哥了,他跳下了你这艘破船,不用被你牵连,难道不是喜事吗?”赵彦笑呵呵的问道。

古亮勃然大怒:“胡说!我与六弟一母同胞,他又怎会弃我而去!”

不过他脸上却有慌乱之色。

“三哥,这不正说明你做人太失败了吗?连你一母同胞的胞弟都弃你而去了。”赵彦毫不客气补了一刀。

“你…小人!你……鬼!给我鬼!”

古亮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彻底失去了仪态,再也冷静不了,面目狰狞的,指着赵彦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那三哥你慢慢哭吧,毕竟前天晚上我在父皇面前也哭得挺惨的。”

赵彦脸上的笑容毫不掩饰,就差明写着小人得志,小人来扎你心了。

“你……你是故意的!混蛋!我就知道你是故意的,你一直在伪装!”

古亮目赤欲裂,咬牙切齿,栽在这么一个小人手里,他意难平啊!

“那又怎样?谁又会信呢?我今天是来道歉的,毕竟我被三哥你欺负得胆小如鼠,又怎么敢算计你呢?”

赵彦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随后又瞬间收敛,切换自如,颤颤巍巍的说道:“三哥既然不肯原谅小弟,那小弟……小弟改日再来向三哥赔礼。”

然后小心翼翼的转身离去。

“混蛋!混蛋!混蛋!”

古亮还在屋里歇斯底里的叫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