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杨晓雯大战黑人续写: 白嫩人妻沦为他人胯下

日期: 栏目:购物攻略 浏览:379 评论:0

滨江有三座长江大桥,但走得最多的依然是中间的这一座。

由于车流量大,拥堵很正常。尤其赶上节假日,堵七八个小时都是常事。魏金圣等人早上来时不怎么堵,回去时遇上了堵车。

雷处看了一眼前面慢慢蠕动的车辆,给爱人发了个微信,放下手机笑问道:“金圣,刚才那个韩昕就是在南云截你胡的?”

“就是他,说起来怪我,当时以为他真是个后勤民警,大意了。”

“哈哈哈。”

“雷处,您笑什么呀,这事一点都不好笑。”

“能让你吃瘪,不是谁都能做到的,怎么就不好笑了。”雷处回头看看坐在客车后面几排的部下,又笑道:“早知道过江会堵车,我们应该在滨江住一晚,让那个韩昕请我们吃夜宵。”

“还真是,他坑过魏科,他应该请客!”

“可惜高速上不能调头。”

领导和同事们纷纷调侃,魏金圣也禁不住笑道:“雷处,老徐,来前我之所以给肖支打了好几个电话,非要借这个机会见见韩昕,就是让你们见见他,记住他的样子,省得将来跟我一样稀里糊涂被他给坑了。”

一个缉毒民警不解地问:“魏科,我知道他厉害,不厉害也不会被授予二级英模。但他在滨江,现在还调到了什么留置支队,跟我们八竿子打不着,我们怎么可能会被他坑?”

“他的工作关系虽然调到了留置支队,但事实上并不从事看护工作……”

魏金圣介绍了下韩昕的近况,很认真很严肃地补充道:“而且,江南省厅很可能会抽调他参加年后的毒品查缉大比武。如果我们东海队又跟他们分到同一个战场,到时候就要跟他交手。”

雷处这才意识到老魏同志的良苦用心,不禁笑道:“现场查缉不同于侦办其它毒案,真要是跟江南队分到同一个战场,我们是要留点意,要重点关注韩昕。”

“还有苗局,苗局也是个老缉毒。在南云边境检查站干了十几年,查缉经验可能比韩昕都丰富。”

“听见没有,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不能因为人家侦办的毒案没我们多,就小看人家。”

……

与此同时,韩昕和晚上过来接他的姜悦,刚驱车赶到歌舞厅相对集中的青年路继续蹲守。

对普通上班族而言,现在已经很晚了。

但对喜欢出来玩的人而言,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前面的几个娱乐场所刚开始上客,路边的车辆川流不息,这会儿不太可能有情况,要再等两个小时才可能有发现。

韩昕捧着手机,跟远在燕阳的妹妹视了一会儿频,想到今天下午在陵海分局禁毒大队的交流,禁不住拨通耿万雨的电话。

“老板,我和萌萌正在……”

“你们的工作需要保密,正在忙什么别告诉我,我也不想问。”

耿万雨糊涂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

韩昕回头看了一眼女友,举着手机笑道:“之所以这么晚给你打电话,是想问问你知不知道暗网。”

“知道啊,暗网谁不知道,我还上过呢。”

“你会上?”

“以前好奇,就上过几次,不堪入目,全是负能量,后来就没怎么上了。”

“以后有时间要上,好好研究研究,对我们而言那是一个新战场,今后想收集有价值的线索可能全靠它了!”

耿万雨反应过来:“明白。”

韩昕想了想,接着道:“这个任务交给你和谢萌,考虑到这方面你们不是很专业,我也不是很懂,我打算明天请示下领导。如果领导同意,等你俩哪天有时间,我请两位专业人士教教你们。”

“行,我们明天下午就有时间。”

“领导那边还不知道能不能同意呢,你们先干活。”

“是!”

刚挂断电话,姜悦就噗嗤笑道:“什么不是很懂,明明是完全不懂好不好。”

韩昕嘿嘿笑道:“老婆,我现在好歹也个是大队长,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这是私下里说的,又没当着你部下面说。”姜悦嘻嘻一笑,好奇地问:“你是不是想请吕哥教他们?”

“你怎么知道的!”

“除了吕哥你还认识哪个专业人士?”

“侯文,侯文也懂。”韩昕想了想,又笑道:“范子瑜可能也懂一点,不过他现在专业反电诈,不一定有时间,在这方面也不是很专业。”

聊到他在分局刑警大队时的同事,姜悦笑道:“差点忘了跟你说,范子瑜找了个女友,谈了两个多月就要结婚,今天下午专门跑我们窗户发请柬,问我你到时候能不能去喝他的喜酒。”

“他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过年结婚,安排在正月初六。”

“他动作挺快、效率挺高的,新娘子是哪儿的,漂不漂亮?”

“也是我们陵海的,我看过照片,长的还行,好像在开发区的一个企业做财务。”

“周科洪呢,老周有没有动静?”

“周科洪暂时没找到合适的,参加遴选考试也没考上。”

正聊着老同事们的八卦,一个熟悉的号码打了进来。

韩昕连忙划开通话键,看着前面的练歌房入口问:“黄主任,什么指示?”

崇港分局指挥中心主任老黄走进研判室,俯瞰着指挥大厅笑道:“韩大,你又去青年路蹲守了?”

“你怎么知道的?”

“我刚看过监控,看到了你的车。其实你用不着去那儿挨冻,完全可以来我们指挥中心看监控。”

“监控有死角,并且晚上也不是很清晰,我还是喜欢在现场盯着。”

“那就辛苦你了。”黄主任笑了笑,突然话锋一转:“韩大,这么晚给你打电话,是受我们局领导委托想跟你商量个事。”

韩昕下意识问:“商量什么事?”

黄主任坐了下来,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水,笑道:“你们中队帮了我们分局大忙,这么晚了,外面那么冷,你还亲自在外面蹲守,快成我们分局的情报中队了。

我们局领导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这不是快过年了嘛,让我问问你们哪天有时间,想请你们吃顿饭。当面表示感谢,顺便给你们拜个早年。”

仔细想想,特情中队这段时间好像真是在为他们分局服务的。

韩昕乐了:“黄主任,你们局领导打算慰问我们?”

“你们是市局指挥中心的直属中队,我们分局可没资格慰问,主要是想聚聚。”

“用不着那么客气,再说我们的队员各有各的任务,很难凑齐。”

“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

吃顿饭的时间肯定有,但有领导在,队员们肯定放不开,而且不能喝酒,参加这样的公务宴请实在没什么意思,简直是在浪费时间。

韩昕权衡了一番,婉拒道:“真没有,黄主任,你们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况且收集情报线索本来就是我们的工作,真用不着那么客气。”

英模就是英模,跟“程疯子”一样不喜欢应酬。

黄主任并不失望,也不觉得有多遗憾,接着道:“既然你们实在没时间,那等你们哪天有时间再聚。考虑到你们帮了我们分局大忙,而且接下来要继续合作,我们局领导今天下午研究决定,打算从你们中队引进个人才。”

“黄主任,你这是开什么玩笑。”

“没跟你开玩笑,不过你放心,引进归引进,但引进过来之后还接受你指挥,依然在你领导下工作。”

“可我们中队只要辅警……”

“我们要引进的就是会收集情报线索的辅警,编制太紧张了,正式民警想引进也引进不成。”

黄主任知道他正在蹲守,不想再绕圈子:“我们分局可以协调一个工勤编,换作平时很难解决,但现在不是平时。你们刚协助我们侦办了一起涉案金额上亿的组织传销案,破格录用一个辅警,就算在我们分局内部也不存在什么争议。”

崇港分局的领导太厉害、太会做人了!

他们的这个“投资”,绝对能获得十倍甚至几十倍的回报。

退一万步说,就算将来特情中队很难再帮他们收集到有价值的线索,他们至少能收获一个经验丰富的特情。

韩昕越想越觉得有意思,不禁笑道:“黄主任,我不是不识好歹,主要是现在想从我这儿引进人才的单位太多,而我们中队又没几个人。”

“韩大,我知道市局要帮你们破格解决两个事业编,除了市局还有哪些单位?”

“纪委监委啊,他们那边要从我们中队引进两个人。今天跟杨局、肖支一起接待来我们滨江参观考察的东海市局同行,下午去了趟陵海,陵海的张区长也想挖我的墙角。”

只要他们能干出成绩,他手下的特情就很抢手。

毕竟事业编尤其工勤岗又不是行政编制,不少安置到公安系统的退役士官,发现工资待遇一般,而且没什么上升空间,干一段时间就辞职了。

黄主任不认为他是在吹牛,更不想错过这个变向收编特情中队的机会,急切地说:“韩大,我知道你是陵海人,我不是说陵海不好,但你的队员大多是市区的,让他们去陵海合适吗?”

“陵海那边也只是‘引进’工作关系,人还是在市区工作。”

“陵海想引进是陵海的事,我们先谈我们的事。韩大,无论如何,给我们分局一个特情。我已经向局领导请示汇报了,局领导也开会研究决定了,你不能让我自己打自己的脸。”

张区长要挖墙脚,那纯属吹牛。

但如果不吹吹牛,就要欠崇港分局一个天大的人情,到时候特情中队就真成崇港分局的编外中队了,要死心塌地帮他们收集情报线索还这个人情。

见吹牛效果不错,韩昕笑道:“要不我明天征求下队员们的意见,而且这么大事要向我们王支和刘政委请示汇报。如果有队员感兴趣,并且王支和刘政委没意见,那我就给两份简历你,你向局领导汇报下,看看破格录用谁。”

“行,就这么定,我等着你的消息。”

“最迟明天下班前。”

现在就业压力那么大,至少在陵海,工勤岗还是很吃香的。

出入境大队那么多辅警,迄今为止只有一个小姐姐解决了事业编。而禁毒大队那么多专职禁毒社工,全是政府购买的岗位,并且几乎没有解决事业编制的希望……

姜悦听得清清楚楚,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能帮部下解决编制,对韩昕而言比发现一条重大线索都高兴,放下手机笑道:“看来以后要多往开发区分局和长州分局辖区跑跑,争取一年内把该解决的编制都解决了。”

姜悦见他如此嘚瑟,不禁调侃道:“你这么大本事,怎么不帮我爸解决事业编!”

“你爸学历不够,年纪也大了。”

“可他在城北派出所干了几十年,就算没功劳也有苦劳啊。”

“理是这个理,但我现在的官太小,说了不算。要不先等等,等我做上局长,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力排众议,给你爸解决编制。”

韩昕咧嘴一笑,又煞有介事地说:“天大地大,没帮你爸解决编制的事大,我才不管人家会不会说我任人唯亲呢!”

姜悦差点笑岔气,摇晃着他胳膊说:“说得好像你学历很高、能力很强,真能做上局长似的。就算你学历很高,能力很强,将来真能做上局长,我爸也早退休了,沾不到你这个女婿的光。”

韩昕轻拍着她的手,笑道:“既然来不及,赶不上,那我只能先给你爸解决薪资待遇。从下个月开始,工资到账之后转一半给你爸,给他加工资,先把工资待遇搞上去。”

“搞什么搞,你的工资本来就要交给我。就算给一半我爸,我爸还不是存起来留给我们,连他自己的工资、存款和房子将来都要留给我们!”

“老婆,话说你爸你妈有多少存款,他们打算给你多少嫁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