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为黑人性奴的人妻:呻吟求饶的人妻

日期: 栏目:购物攻略 浏览:299 评论:0

张合欢笑道:“郭总客气了,我哪有什么名气。”这货口是心非,现在微博粉丝都有八万三了,好歹也算得上一个名人,微博的v都加上了。

郭凯旋道:“咱们业内谁不知道南江电视台出了一个综艺天才,您就别谦虚了。”

张合欢发现郭凯旋这人嘴巴巨能说,不过这货也不讨嫌,郭凯旋邀请他们中午一起去吃涮羊肉,附近有家聚宝源,也是京城名店。

严深明还有工作没完成,他现在是的确走不开,表示留下吃工作餐,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展台给布置完,明天蓝台的大领导就会过来,如果看到展台还没布置完成肯定会不高兴。

张合欢跟郭凯旋才刚见面,不过琢磨着这货是奇异视频的市场总监,认识一下也没坏处,于是和郭凯旋一起去了。

郭凯旋要了个小隔间,叫了两瓶红星高照,这在二锅头里面算是高端酒了。

两杯酒下肚叙了一下年龄,郭凯旋今年二十七岁,比张合欢大五岁,他入职奇异视频四年,就已经做到了市场总监的位置,足以证明他出众的市场推广能力。

张合欢知道郭凯旋不会无缘无故请自己吃饭,果不其然,没过多久郭凯旋就打听起《中华好声音》的事情,现在《中华好声音》已经开始做全面宣传,张合欢也不像当初要绝对保守秘密,将创办这个节目的初衷说了,也讲了一些关乎于节目的流程。

郭凯旋听得很入神,他对市场的嗅觉非常敏感,来到展会之后已经了解了不少《中华好声音》的细节,郭凯旋感觉这档综艺有大爆的潜质。

张合欢喝了杯酒道:“郭总,您对我们这档综艺这么感兴趣,是不是想跟我们合作?”

郭凯旋摇了摇头道:“有酷制作怎么可能让我们分一杯羹,虽然我是打心底想寻求合作,可有酷的老总做事很独,一向把我们奇异视频当成对手来看。”

张合欢道:“网播市场这么大,谁也不可能一口吃下去。”

“可不是嘛。”

张合欢道:“郭总是不是手头也有综艺要上,刚好跟《中华好声音》撞档,您从我这儿打听消息是知己知彼。”

郭凯旋笑道:“跟张主任这种聪明人聊天就是投脾气,省得太多的废话,不错,我们奇异视频也在六月有一档音乐选秀类节目,不过我们做的更国际化,也不用瞒你,就是跟平江卫视合作的声动神州,我们这次的综艺集结了国内一线音乐制作人,旨在寻找亚洲新生代完美声线。音响、灯光等也都是采用的国内最好的设备,我们的投入要比你们高出不少。”

张合欢想起不久前在平江卫视和综艺频道负责人李云飞见面的事情,当时李云飞就特别关注他们的这档综艺,原来平江卫视是和奇异视频合作,双方都选择在六月播出,难免会形成竞争。

郭凯旋道:“真希望咱们双方能够共赢。”

张合欢心中暗忖,共赢是不可能的,声动神州应当就是声动亚洲的缩水版,现实中被好声音打得落花流水,倒不是说节目的质量不高,歌手的水平不行,事实上前者的歌手水准不低,很多都是拥有绝对实力的歌坛骁将,但是综艺也是一门玄学,不是看你歌手水平如何强大,而是看你能否调动起观众的情绪。

张合欢目前还没有放出导师转椅的大招,这属于必须保密的核心内容,等海选基本结束,他会将这一核心机密告诉许明峰,今夏,好声音必将燃起一场红色风暴席卷整个综艺领域。

张合欢道:“共赢是不可能的,两档综艺会被拿来比较,口碑好的那个收视率点播率会越来越高,口碑不好的那个在对比下收视率和点播率会越来越低,虽然我们不想比较,可观众会拿来比较。”

郭凯旋道:“我们的导师阵容也相当强大,分成中华区和亚洲区,我们的歌手来自七个不同的国度。”

张合欢笑道:“奇异视频真是财大气粗,郭总,咱们刚刚认识,就别谈竞争了,好好谈谈咱们的友情,说不定以后会有合作的机会。”

郭凯旋笑道:“张主任跟我想到一起去了,咱们肯定有合作的机会。”

张合欢道:“我也觉得跟郭总投缘,要不这么着,以后我就叫您郭哥,您叫我小张,这样显得亲近一些。”

郭凯旋道:“咱哥俩一见如故,走一个肥的。”

两人倒满了玻璃杯,一饮而尽,一斤酒下肚,郭凯旋意犹未尽,又叫了一瓶。酒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却是男人感情的催化剂,两人才刚刚认识,第一顿吃饭,可一斤酒喝完顿时感觉心中亲近了许多,一个叫着郭哥,一个亲切叫着兄弟,只差没拜把子去了。

“兄弟,你们南江电视台带来了什么项目?”

张合欢道:“电视剧《寻秦记》,我编剧的。”

郭凯旋道:“你编剧的?你还懂编剧?”

张合欢笑了起来:“郭哥,您对我了解不多,我不但懂编剧,我还兼职写小说,最近会有我的两套新书上市,其中一套就是《寻秦记》。”

郭凯旋道:“有片花没,给我看看。”

张合欢把片花找出来发给他。

郭凯旋看得很认真,看完之后,由衷感叹道:“牛逼啊!这剪辑太漂亮了,纯粹大片的质感,我不是捧你,国内能把电视剧做出这种电影质感的可不多。”

张合欢跟他走了一杯,微笑道:“徐柯导演帮忙剪辑的,他是我那家公司的艺术总监。”

郭凯旋望着张合欢愣了一会儿,又从头把推广片看了一遍:“的确是徐大导演的风格,老弟,你厉害啊,居然能说动徐导帮你剪推广片。”

张合欢笑道:“主要是我帮他写了一部电影剧本,友情赞助分文不取,所以他不好意思,说起来我跟他也算是忘年交。”

张合欢说得越是风轻云淡郭凯旋越是觉得这小子了不得,又看了几个花絮,终于忍不住道:“《寻秦记》的网播权卖出去了吗?”

张合欢道:“有酷出五千万想拿下独家网播权,但是我们台长因为上次《我们是演员》综艺被踢出局的事情非常恼火,目前还没答应有酷的报价。”他是故意说给郭凯旋听,其实最近关于限古令的传言正在盛行,估计有酷也应该听到相关消息了。许明峰肯定知道自己发给他推广片的意思,到现在都不提起买断网播权的事情,应该是也犹豫了。

郭凯旋道:“五千万买下独播权价格倒也不低了,这部剧准备上星吗?”

张合欢道:“有酷和蓝台是深度合作关系,如果将这部剧卖给他们,最后肯定是蓝台上星播出。”

郭凯旋道:“现在卫视方面对电视剧的播出审核越来越严,反倒是网播方面相对自由一些,你有没有听说过总局最近要整顿古装剧市场的消息?”

张合欢点了点头,郭凯旋身为奇异市场总监不可能不了解最新的政策动向:“目前还没有正式下文,不过上头应该不会矫枉过正,古装剧的市场需求这么大,也不可能会一棒子打死。”

“兄弟,你打我的话来,古装剧市场肯定要进入严冬,尤其是穿越剧,这次主要是针对历史虚无主义,就算对好剧长期不会有什么影响,短期内的影响还是有的。”

张合欢道:“照你这么说,我们这部剧不用卖了。”

郭凯旋笑道:“得分什么人买,什么人来做,卫视方面我虽然不能保证,但是网播肯定没问题,这样吧,我想看看你们的样片,如果成片效果的质量和推广片差不多,我都可以买来做,我不瞒你,我最近一直在尝试一条抛开卫视,单独网播的可能,如果能买断独家播映权,有酷给的价格我也能给。”

张合欢发现郭凯旋也是一个痛快人,两人约定过两天看看成片效果。

第二斤酒又下了肚,郭凯旋是个海量,跟张合欢非常投缘,今天有点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张合欢有阵子没喝那么多酒了,他跟郭凯旋也很投脾气,而且他也想跟此人拉近关系,以后是否合作暂时不谈,至少帮寻秦记的网播权多找了一个下家。

聊得正高兴的时候,乔胜男打来了电话,问张合欢在什么地方,她刚跟大哥乔胜天联系上了,乔胜天正在高尔夫球场打球呢,让她跟张合欢一起过去。

张合欢这边的酒局也差不多结束了,本想打车过去,乔胜男听说他在喝酒,就让他原地等着,自己过去接他。

郭凯旋陪着张合欢走出聚宝源,看到车旁的乔胜男,低声向张合欢道:“女朋友?”

张合欢笑了笑,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在郭凯旋看来就算不是女朋友也一定关系暧昧,在他们这种年龄想寻找单纯的男女友情很难。

张合欢道:“去哪里?顺路把你送过去。”

郭凯旋摇了摇头道:“我回展会,就不耽误你们二人世界了。”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道:“酒后要小心驾驶。”

张合欢哈哈大笑,感觉跟郭凯旋有些臭味相投。

郭凯旋站在原地看着张合欢上车,向车里的两人挥了挥手。

乔胜男也朝他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驱车离开,闻到张合欢身上的酒味儿:“喝酒了?”

张合欢点了点头:“遇到一朋友,中午喝了点儿。”

“不少吧?身上酒味挺大。”

张合欢道:“你属警犬的,这么喜欢闻?”

乔胜男拉开扶手箱,扔给他一瓶矿泉水。

张合欢咕嘟咕嘟灌了两口:“放心吧,我头脑清醒,绝不会误事。”

乔胜男道:“你见了我哥千万别胡说八道。”提醒张合欢,就是提防他再说出自己是他女朋友的混账话,哥哥对自己那是从心底呵护,张合欢对自己的那一套对他可不适用。

张合欢笑道:“你是怕他过分解读咱们之间的关系?”

乔胜男道:“你这个人啊早晚要毁在这张嘴上。”习惯性地去拿烟,中途又被张合欢握住了手腕:“别抽了。”

乔胜男横了他一眼:“手给我拿开。”

张合欢老老实实把手缩了回去,乔胜男坚持拿了一支烟点上,抽了一口烟道:“岳开山最近正在布局海外。”

张合欢道:“资产转移吗?”

乔胜男道:“他要是真敢有违法行为,绝对逃不出去。”

张合欢点了点头,以岳开山沉稳的性格应该不会盲动冒进,结合岳开山之前的那番谈话,看来他应当是感到了威胁,来自于安国权的威胁,一个人只要是活着,在世界上就会留下轨迹,安国权怎么做到将行踪藏匿得那么好,难道他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另外一个人。

乔胜男将张合欢一车拉到了蓝山高尔夫球场,乔胜男下午正在这里和朋友打球。

下车的时候,乔胜男又交代张合欢:“我哥那个人说话可能不太好听,你有个心理准备。”

张合欢道:“他比我大,我凭什么要让着他?”

乔胜男笑了起来:“你自己看着办,好像你今天过来是求他办事吧?”

张合欢不说话了,求人气短,从乔胜男这这番交代来看,乔胜天应该是比较强势傲慢的人物。

两人换乘电瓶车来到球场,远远就看到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正在挥杆击球,一旁还有几人围观,那男子三十岁左右,身材高大,肤色黧黑,一看就知道长期坚持户外锻炼。

乔胜男告诉张合欢那人就是她的大哥乔胜天。

张合欢粗略估计乔胜天的身高大概在一米八五左右,其实看乔胜男就知道她哥哥身高低不了。

乔胜天打出了低于标准杆一杆的小鸟球,赢得一片喝彩,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妹妹,将球杆交给助理,摘下手套,笑着迎了过去,露出满口雪白整齐的牙齿,张合欢认为他的牙也没比自己白多少,关键是他皮肤黑。

乔胜男亲切叫了声哥,然后将张合欢介绍给他:“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南江电视台的张合欢,我朋友。”

乔胜天主动向张合欢伸出手去:“幸会,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