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住不要掉出来等我回来检查:把腰抬起来一下,要不我没法动

日期: 栏目:购物攻略 浏览:354 评论:0

“三生,师傅走了,咱还去吃么?”

徐静秋有些无语,师弟在《赏宝大会》带领郑家古玩店夺了头名,师傅竟然一个人走了,留下他们两,这也太不着调了。

郑三生也是满脑袋黑线,不过想想他爹的性子也就无话可说了。

“吃,为什么不吃,咱两今天就挑好的吃,让我爹后悔去!”

这话惹的徐静秋“咯咯”直笑,徐静秋本就貌美,这般笑靥如花之下简直就是对站在她旁边的郑三生发出了一记美颜暴击。

郑三生一时间看傻了眼,口中喃喃的说道:“师姐,你真好看……”

这话声音虽小,但奈何两人这会儿站的近,几乎就是肩并着肩,这话自然也就落到了徐静秋的耳朵里。

她的脸颊不自觉的染上一抹红晕,耳朵更是像火烧一样的发烫了起来。

徐静秋轻咳了两声,笑骂道:“说什么呢,连师姐都敢调戏了,我看你是皮痒了!”

郑三生摸了摸鼻尖只是一个劲儿的笑,倒笑的徐静秋越发的不好意思,狠狠的瞪了郑三生一眼之后娇嗔的说道:“傻笑什么呢,大餐还吃不吃了!”

“吃,吃,走,我带师姐吃好吃的去!”

跟徐静秋吃完庆功宴回家的时候,郑多宝正坐在客厅里,他满脸通红浑身酒气,眼睛红彤彤的好似是哭过一场。

看到郑三生进来,郑多宝就拉着他开始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说了起来。

喝醉酒的人是想到哪儿说到哪儿,听了半天郑三生才明白,之前是潘俊杰还有曹振虎请郑多宝喝酒去了。酒席上两人又是卖惨又是赔礼的把郑多宝感动的不行,回来扯着郑三生就说让他就这么算了。

郑三生心里恶心这两人的做派,但又一想,奉天古玩店经过这么一遭名声已经全毁了,曹振虎即便不关门砸招牌,在蓉城古玩界也混不大下去了。这会儿穷追猛打的还会被人说成得理不饶人,再者郑多宝明显对潘俊杰还有些旧情,指不定潘俊杰还得找郑多宝哭诉,一来二去的不仅烦人还恶心。

想到这里郑三生对着郑多宝说道:“爹,只要你以后别再跟潘俊杰搅合到一块儿去,这事儿我就不追着了。”

郑多宝一听连连点头,嬉笑眉开的回屋睡觉去了。

于此同时,蓉城一栋别墅里,方洛看着眼前站着的中年男子冷笑着问道:“事情安排妥当了么?”

“方少放心,人我已经找好了,只是……”中年男子有些犹豫的开口道:“我看那郑三生有几分真本事在身上,这事儿怕是最后也不能成……”

“没关系,就当瞧个乐子……”

第二天,蓉城不少人在翘首以盼着郑三生去奉天古玩店砸招牌,结果等了一天都没见动静,惹的不少人失望了。

经此一事,奉天古玩店的生意一落千丈,曹振虎店里的大多数东西都砸手里了,贱卖都没人敢收。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经过《赏宝大会》一事,郑家古玩店可谓是名声鹊起,重新开门营业的就有不少客人专程过来。也有不少人把物件送到这儿来卖。一片红火的景象。

这可让郑多宝乐的跟什么一样。

这天,郑三生忙了一上午之后接到戴老板的电话,说是有个古玩需要他去帮忙看一眼。

临走前郑三生不放心的叮嘱郑多宝道:“爹,我不在的时候大物件你先别收,其他的等我回来再说。”

郑多宝满脸不高兴的撵着他出了门。

“臭小子,你爹我收东西的时候你还在你娘肚子里没出来呢,还管起老子来了……”

郑三生讪讪的笑了笑,又再叮嘱了郑多宝一遍顺道交代了师姐让她看着一点这才出了门。

郑三生走后不久,店里来了个面容黝黑穿着碎花大棉衣的女人。

那女人先是在店里转悠了一圈,紧接着才揣着手中的布袋子走到柜台前面去了。

郑多宝刚刚接待完一位顾客卖出去一副字画,他哼着小曲儿盘算着这一单能小赚上一笔,心情正好,瞧见这女人过来就笑呵呵的问道:“这位美女你是要买什么东西么?我们郑家古玩店卖的都是正品,你可以随便看看。”

女人小心翼翼的将布袋放在柜台上问道:“掌柜的,你们这儿收物件不?俺跟街上打听了一圈,都说你们店是这条街上最厚道的……”

郑多宝一听这话顿时乐了,“大妹子这话你可就说对了,只要是真的好东西,满大街你再找不到比我们家出价更公道的了。”

说话间女人已经打开了她的布袋子,露出了里面的物件,是一个盖盅的模样,上宽下窄,样式精美。

郑多宝戴上白手套,小心的将物件从那布袋子里拿了出来。

只见那盖盅不过10厘米左右的高度,器身上用“半刀泥”的刻法剔刻有牡丹花纹饰。胎质灰败,釉色匀净,青中泛黄。盅底下胎呈火石红的颜色。乍一眼看上去极似北宋耀州窑的风格。只是这盖盅的底部有一道指甲盖大小的缺口,破坏了整体的完整性。

郑多宝一见这东西两眼就发了亮,又再仔细的在手上端详了片刻后才开口问道:“大妹子,你这物件哪儿来的啊?”

女人用她带着豫州口音的普通话说道:“这是俺家祖上传来的东西,前些年有人到俺村子里收,说俺这是啥北宋耀州窑的东西,值老鼻子钱了,当时俺没舍得卖。这不俺男人生病,把家底都掏空,没办法只能把这东西拿出来卖……”

说话间女人表现的很是不舍,“掌柜的,你跟俺说句实话,俺这宝贝,你能给几个钱?”

似是觉得这句话问的不妥当,女人又满脸警惕的说道:“临来前儿俺也跟人打听过,你可别想糊弄俺。”

郑多宝笑了笑,“大妹子,我们郑家古玩店这招牌可传了百年了,谁不知道我们家最公道了。我儿子之前在《赏宝大会》上还得了头名呢,要真确定你这是真品,绝对不会坑你,这点你放心!”

听了郑多宝的话,女人似懂非懂的跟着点头。

“这肯定是真的,俺家祖上早年也富贵过的,这是那时候传下来的宝贝,你就说能给几多钱吧……”

郑多宝再次仔细的检查了一遍,他心里有八成把握这东西绝对是耀州窑的真品,心下欢喜,这要收上来,找个正好这口的藏家转手卖出去,绝对能赚不少。

想到这儿,郑多宝压下脸上的喜色,正色道:“大妹子,我实话跟你说吧,你这东西要是品相完好的话,绝对能卖个三四十万,但是呢,你这物件它是有瑕疵的,所以价格肯定也是大打折扣的。最多我就只能给你15万……”

女人一听眼睛都瞪大了,“额滴个娘咧,还是掌柜的你厚道,俺刚刚在路口那家尚谷斋里面问过,那家就只开了10万,你这一下就涨了5万。俺也不去别家问了,估计没有哪家有你这儿厚道了。俺男人还在医院等着俺回去,俺就卖你了!”

两人正说好价格呢,一旁的徐静秋听见了立马上前来拉着郑多宝就到一边儿去了。

“师傅,师弟走的时候可是叮嘱过你的,大物件等他回来确认过再说,看时间他也快回来了。不如我们等会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