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情校花私下的yin荡生活|艳妇系列短篇500目录

日期: 栏目:十大排行 浏览:247 评论:0

众太医听到这话,只感到浑身直冒寒气。


  絮良娣那个样子,已经跟一个死人无异,他们又不是神仙,恐怕回天无力。


  可要是不救,太子更会暴跳如雷。


  这种情况下,谁也不敢说出絮良娣没有救的必要,只能装模作样地上前一阵乱忙活。


  芳菲园里一片压抑沉闷,只闻太医忙乱的脚步声。


  有那跟过来看热闹的小丫头,看到这阵势,生怕被无辜殃及,吓得赶紧撤了。


  消息传到了太子妃的寝殿内,众宫婢更是呆若木鸡。


  太子连太子妃死了都不顾,竟然只顾着救絮良娣?


  这也太不像话了!


  早就听说太子宠爱絮良娣,大家也没当回事,今天才算见识到了。


  一个身份来历不明的小小良娣,在太子的心中竟然占着这么重要的位置。


  太子妃的那些宫婢,除了几个真心伤心的,其他的一个个都胆战心惊。


  这些人跟着太子妃平常没少作威作福,可现在太子妃死了,她们的靠山倒了,想到以后没有了靠山,还不知道结局如何,一个个吓得面若土色。


  眼见大半个时辰过去,屋内依旧没传出动静,太子的脸色越发阴沉。


  他只不过出去了两天,这东宫里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太子妃好端端的怎么就溺水了?


  还有絮良娣,他走之前还来看过她,明明看着比以往气色都要好,怎么突然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李则心里忽然打了个突。


  这不会是个阴谋吧?


  是有人存心想害死她们两个?


  “让所有人都到芳菲园来。”李则意识到了事件的严重性。


 文学

  小邓子急忙传令下去。


  不一会儿,一群人就来到了芳菲园,把不大的院子挤了个水泄不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太子妃怎么会溺水?絮良娣又怎么会变成这样?”男子眼睛血红,目光阴冷地扫过众人。


  叶子噗通一声跪倒,泪流满面道:“殿下,半夜时,絮良娣忽然大出血,眼看不行了,云儿便去禀报太子妃,可奴婢在屋里左等右等,也不见云儿带着太子妃过来……“


  说到这里,叶子停下来,抬头看了一眼太子阴沉的脸:“奴婢见絮良娣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心中实在害怕,只得也去找太子妃,回来的路上,却在湖里看到了云儿,不知道云儿怎么忽然落水了,大家当时只顾着救落水的云儿,便没注意到太子妃,谁也没想到……”


  说到这里,叶子哭得更伤心了。


  李则蹙紧了眉头。


  絮良娣半夜突发疾病、云儿失足落水、太子妃又莫名其妙地淹死,事件怎么都凑一块儿了?


  这显然不是意外,一定是有人故意弄这么一出,想搅乱这东宫。


  男人目光沉沉地看向底下跪着的众人。


  凶手究竟是谁?


  除了太子妃和絮良娣,这东宫中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


  他把这宫中其他几位良娣和选侍都想了一遍,唯独没有算上絮良娣。


  毕竟那会儿絮良娣都要死了,一个要死的人怎么可能会害人?


  李则扫了众人一眼,厉声道:“你们当中是不是有人想害死太子妃和絮良娣?快快从实招来!”


  众人听到这话一愣,吓得齐齐跪倒,大喊冤枉。


  李则冷冷道:“孤先给你们一个机会,要是自己主动说出来,孤也许可以饶你们不死,可要是等孤查到你们头上,那就别怪孤我不客气了!”


  随即,他看向跪在最前面的一个女子,沉声道:“月选侍,这事是不是你干的?”


  月选侍是个天声的喜庆脸,听闻太子妃死了,正暗暗高兴,不由自主地喜形于色,没想到突然就被太子点了名。


  女人一愣,随即颤声道:“殿下,这事和妾没有半点关系,昨日妾早早就睡下了,哪儿也没去,天色大亮了才醒来,妾院子的所有人都可以作证。”


  李则冷笑一声,竟不再询问,直接招了内侍过来道:“将月选侍拖下去杖责。”


  月选侍没想到,太子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打她,连忙呼天抢地道:“殿下,妾冤枉啊——”


  后面的一个侍妾跟月选侍一向交好,见到此景此景急忙上前替她求情:“殿下,月选侍昨晚确实哪儿都没去,这个妾可以帮她作证……”


  李则忽然冷冷打断她,冲着旁边的内侍道:“把这个贱人一并拖下去杖责。”


  紧接着,又有几名侍妾被拖了下去,加上太子妃院子里所有的宫婢和嬷嬷,在外面排了一排。


  众人见到太子这个样子,谁也不敢求情了,一个个噤若寒蝉。


  外头很快传来月选侍和那名侍妾的惨叫声,众人听到这叫声,只骇得浑身哆嗦。


  又有一拨人被叫出去,外面立刻传来惨叫声。


  屋内的空气越发凝重了。


  眼见人都打得差不多了,却依旧没有问出实情,男人更是暴跳如雷。


  这时候,里屋的门忽然开了,一名太医走了出来。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霍地站起来,满脸都是紧张:“怎么样?”


  那名太医抬手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脸上露出一丝劫后余生的笑容:“殿下,幸不辱命,絮良娣……醒过来了……”


  男子一把推开太医,抬脚就走了进去。


  可怜老太医被推得一个趔趄,跌坐在地上半天都没能爬起来,还是旁边的一名内侍上前把他拉了起来。


  屋内,几名太医正围着絮良娣做进一步的检查。


  众太医全是一脸古怪。


  刚刚看到絮良娣那个样子,明明差不多没气了,他们也就是象征性地施救了一下,没想到竟真的救活了。


  李则冲进来,看到絮良娣果真醒了,一时悲喜交加:“絮儿——”


  絮良娣看起来似乎很虚弱,她看了太子一眼,眼里忽然有了泪:“殿下……”


  男人急忙走过去,紧握着玉良娣的手,流泪道:“有孤在,你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看着二人亲昵的样子,众太医急忙静立一旁,眼观鼻鼻观心,当自己是空气。


  好一会儿,李则的情绪才平复了下来,扭头问太医:“絮良娣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一名太医对着太子拱了拱手,沉声道:“殿下,絮良娣患的乃是血崩之症,此症相当凶险,要是我们晚来一会儿,恐怕就回天无力了。”


  “血崩?”太子疑惑道,“絮良娣为何患上血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