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尾巴进到里面了TXT:客厅有人在厨房偷偷做

日期: 栏目:十大排行 浏览:188 评论:0

距离卜离,不足两米。


  那竟然是个一身白衣的青年男子,皮肤赛雪一般,不见嫣红。


  头发和眉毛,都是白色。


  就连眼珠子都是白的。


  整个人看起来极为病态,仿佛得了绝症。


  可就是这么一个病态的青年男子,却让卜离眼底深处,不禁浮现一抹恐惧。


  他仔细打量卜离,而后微微一笑:“小公主盗了神药门传承香炉出走,在这红尘里转了一圈,似乎有些变了。”


  卜离咬着牙,一言不发。


  “让我猜猜,是那宅子里,那个经脉尽断的蝼蚁?”


  青年男子手指着徐家祖宅的方向。


  “你什么时候也对我这些破事这么感兴?”


  卜离冷声问道:“给不给?”


  “不巧,炼制玄阳冥魄之毒解药的其中一味药材,帝君于半月前尽数收归国库之中,寻遍圣地,是一株都找寻不到,就算是我去请了圣阶医者,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怎么会这么凑巧?”


  卜离大怒:“你骗我?”


  “小公主可冤枉臣了,那味奇珍名为照阳花,帝君第六子将入生死境。”


  卜离闻言,怒容一滞。


  入道境之后,就是生死境,生死境,可分生死。


  照阳花,本就是渡生死的关键奇珍,被圣国帝君收拢,助六皇子一臂之力,倒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可这样一来……


  卜离眼中闪过黯然之色。


  “徐南,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无能为力……”


  内心戚戚,卜离道:“那我换个条件。”


  说出这话后,卜离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文学

  眼前,是无尽的黑暗和鲜血。


  杀戮,背叛,尔虞我诈……


  那是地狱一般的地方。


  她从小成长的地方。


  “我要自由!不想再回那里!”


  卜离几乎是歇斯底里吼出来的。


  青年男子惨白的目光在卜离身上转了一圈,而后嘴角勾勒起一抹说不出意味的笑容。


  “只要不出圣国范围,臣可以做主给你自由,但小公主,你可千万要紧守秘密,一旦暴露你前朝小公主的身份,只怕你的脑袋就得悬挂在圣城门楼上了。”


  卜离于寒风中瑟瑟发抖。


  咬着牙,倔强点头:“成交。”


  ……


  卜离回到徐家祖宅的时候是四更时间。


  她毫无睡意。


  看着漆黑的夜,莫名有些紧张。


  天刚朦胧,她依旧坐在窗边,双手撑着膝盖,看着窗外。


  屋内那楠木桌子上,莫名就多了一张纸,上面写了两个字。


  成交。


  卜离拿起一看,眸子里便多了几许哀伤。


  天空大亮时,细雨早停。


  卜离穿着一身古装长裙,持着手机,在门外开得正艳的寒梅树下鼓着腮帮子,嘟着嘴拍照。


  红梅与俏脸,相得益彰。


  她配文:“龙国的古装真漂亮,梅花开得漂亮,我也漂亮。”


  轻点发送。


  大门嘎吱一声敞开。


  披着大衣的徐南走了出来。


  脸色苍白,吸了口冷空气,便有些咳嗽。


  “你这么弱,不多睡一会,跑出来做什么?”卜离俏生生的问。


  徐南看向卜离,微微一笑:“你穿这一身,挺好看的。”


  “嘻嘻,是吧?我也这么觉得。”


  卜离得意。


  “什么时候走?”徐南忽然问了一句。


  卜离笑容沉下去,撇嘴道:“关你什么事?”


  “龙国,经不起你折腾。”


  徐南深深道:“还是走吧,你不属于这里。”


  “好!我走!马上就走!”


  卜离生气,将手机扔给徐南,居然真的转身就走了。


  徐南拿着那小巧的手机,看着卜离的背影。


  直到卜离消失在视野里,长长呼了口气。


  而后,他转身进屋,将手机随意放在桌上,拿着自己的手机,拨通了龙千帆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


  “国主,我准备入京。”徐南道。


  龙千帆诧异:“你入京做什么?”


  “千裂门来人时,我去抵命。”


  “哈哈哈……”


  龙千帆大笑。


  良久,笑声歇下。


  “数日前,我也是这么想的,泱泱龙国,不可为你一人遭了灭顶之灾。”


  徐南皱眉:“那……”


  “可若是就这么把你交了出去,天下人怎么看我?史书上,又该如何评价?”


  徐南怔了怔,心中有一股暖流淌过,旋即心头一沉:“国主……”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龙千帆沉声道:“你护龙国江山,我与龙国,当不负你……迟早有一天,龙国将如真正的巨龙,翱翔九天!那一天,不会太远。”


  电话挂断了很久,徐南还是没回过神来。


  他已经废了。


  唯一还能有用的,就是这条命。


  可国主居然拒绝了。


  其中固然有思及徐南功劳的可能,但更多的,恐怕是有其他的谋算。


  可,怎样的谋算,能挡得住千裂门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