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错一道题学长就插一支笔作文:玩弄美艳馊子高潮喷水

日期: 栏目:购物攻略 浏览:848 评论:0

 瞬间林楠怔住了,目光愕然的直视着韩茉莉。


  多日来,他混沌度日,思维也是变得迟钝僵化。


  “没错,刚才我接到你妈妈打来的电话,她说在福利院做义工时看到一个婴儿,长得和真真很像,而且是最近收养的。”


  韩茉莉详细做出解释,看到林楠还是一副呆滞的模样,直接把他从床上拽了起来。


  “你别再发愣了,如果真真还活着,她就是你的希望,难道你要在床上窝一辈子吗?”


  韩茉莉苦口婆心的劝说着,把衣服一件件丢给林楠。


  片刻当两人赶到福利院时,天色已经暗下来。


  韩茉莉和院长说明情况,但由于时间已晚,所以双方约好明天上午抱着孩子去做亲子鉴定。


  如果鉴定结果无误,福利院会将孩子交给林楠。


  约定好时间后,韩茉莉望见身边的林楠沉思不语,压低声音问:“阿楠,你要不要看看孩子?至少先确定一下。”


  可林楠却是摇头,神色纠结道:“不了,还是明天再说吧。”


  此刻他不想见到那个疑似林真真的婴儿,生怕第一眼就认出来不是。


  林楠想把这份期待延续到明天。


  回去的路上,韩茉莉再次接到林母打来的电话。


  林母听闻林楠已经去过福利院,并约好做亲子鉴定的时间,她欣慰不已,准备和他们同行。


  翌日。


  林母起了个大早,吃完早餐匆匆带着岑心爱赶赴福利院。


  与此同时,林楠和韩茉莉也从公寓里出来。


  很快双方在福利院门口会合,林楠看到母亲的身影,态度仍旧没有什么变化。


  然而林母看到他不但面容憔悴,整个人也瘦了一圈,心疼之余却又无能为力。


  “阿楠,你看看你的样子……”


  林母叹了口气,满面心疼地打量着他:“你的脸色一点光泽都没有,头发也长了,还有胡子,你多久没刮胡子了?”


  “我为什么要刮胡子?”


  林楠的声音冷得像冰。


  林母无言以对,也只好随他去,被岑心爱挽着手踏进福利院的门槛。


  看到林楠对母亲冷漠决然的态度,韩茉莉本想劝说两句,最终只是摇了摇头。


  “我们也进去吧,你不想早点看到女儿吗?”韩茉莉微笑着问。


  “嗯。”


  林楠只是应了一声,和先前的变化不大。


  接下来,一行四人走进接待室,刚坐下没多久,福利院院长就抱着一个婴儿出现。


  “林夫人你好,孩子我已经抱来了。”


  听到院长的声音,林母连忙起身。


  她走过去做出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想把孩子接过来,但因为小衣服上脏兮兮的,手又缩了回去。


  而林楠的目光也望向几米外,打量着院长抱在怀中的婴儿,心口蓦地收紧。


  他怎么会认不出自己的女儿呢?


  林楠缓缓起身,走到院长面前把女婴接过来。


  “真真,原来你还活着……”


  在这一瞬间,林楠的眼睛情不自禁地湿润了。


  虽然还没有做亲子鉴定,可是他确定这个孩子就是林真真。


  注意到林楠激动的神色,院长温和地告知:“林先生,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在做亲子鉴定之前,孩子还是要留在福利院。”


  “那我现在就去做鉴定!”


  了解到福利院的规定,林楠的心情迫不及待。


  林母也在旁边假装高兴,声音愉悦地感叹:“天意!真的是天意!我只想做点善事回馈社会,却没想到上天眷顾我们林家,这么快就把孙女还给我们了。”


  “是啊伯母,果然是好人有好报。”岑心爱也跟着随声附和。


  见现场的气氛温情脉脉,院长也被感动了,以为这件事真的是一桩奇迹。


  随后,林楠压抑着心中的狂喜,抱着林真真来到亲子鉴定中心。


  简单采集了血样和毛发,工作人员告知需要等待七个工作日左右。


  林楠闻声蹙起剑眉,“要等这么久吗?能不能当日出结果?”


  “可以是可以,不过加急的话费用也会增加。”


  钱对林家来说不是问题,不等林楠开口,林母就直接拍板:“越快越好,我这就去补缴费用。”


  她倒不是盼着孙女回家,而是希望利用这个孩子让林楠重新接受自己。


  过了三个多小时。


  眼下时间已是午后,这期间林楠一直抱着女儿不放手,奶粉也是他亲自喂的。


  林楠心里清楚,做亲子鉴定只是走个流程。


  当他第一眼看到这个无父无母的女婴,立即认定这就是自己的宝贝女儿。


  林真真在轮廓上长的像于娜,清秀娟丽;但五官上和林楠一样精致,即便她还没长开。


  “鉴定结果怎么还没出来……”


  林母等得很不耐烦,来来回回在鉴定中心的走廊里踱步。


  “伯母您坐下休息吧,既然说今天能出结果,估计再过一会儿就可以了。”


  岑心爱照旧那么体贴懂事,一直陪在林母的身边。


  而福利院的院长看到林楠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女儿身上,走过去随意闲聊。


  “大概在一个月前,有天夜里,我们福利院里的一个孩子高烧不退,正想送他去医院打退烧针的,谁知一开门看到脚下有个裹着被子的婴儿。”


  “当时幸好我没有踩上去,否则孩子搞不好会被踩伤了。”


  听到院长的回忆,林楠的脸色由阴转晴。


  他已经很多天没有露出过笑容,在这一刻嘴角上扬着道谢:“谢谢你院长,你们收养我女儿这么久,这份恩情我会铭记于心。”


  “不客气,现在孩子找到父亲了,总比待在福利院里无父无母的长大要好啊。”院长笑呵呵地回应。


  两人正在交谈着,鉴定中心的工作人员拿着报告单出现在走廊。


  “林先生,鉴定结果出来了!”


  工作人员步履匆匆,直接把报告递到了林楠的手上,“经过我们多名人员的反复核验和比对,你们确实是父女关系,完全符合遗传规律。”


  这句话如同一块石头落地了,意味着林楠可以正式将女儿从福利院带走,以后有自己来亲自抚养。


标签: